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武侠 >

再世仙妻+番外 作者:慕子辰(二)

时间:2019-08-07 09:54 标签: 重生 甜宠
第072章 与其有旧 林阁璟顺着他的力道直起身来,不着痕迹的从他掌中抽回手,含笑转了话题:师兄晚来不知,方才在那处师弟瞧见了一块牌匾,还不及看清就被此人攻击,不如此时师兄与师弟同去看个清楚? 听面前青衫少年提起牌匾,姬一眼底滑过一丝暗色,面上却

第072章 与其有旧

  林阁璟顺着他的力道直起身来,不着痕迹的从他掌中抽回手,含笑转了话题:“师兄晚来不知,方才在那处师弟瞧见了一块牌匾,还不及看清就被此人攻击,不如此时师兄与师弟同去看个清楚?”

  听面前青衫少年提起牌匾,姬一眼底滑过一丝暗色,面上却仍是温和如ch.un风的笑容,闻言缓缓点了点头,两人便一前一后的朝着原处走去,停步在了那木j.īng_凝聚而成的翠晶牌匾下,再度看向木j.īng_之上被人刻画出的几个篆字。

  “百C_ào仙宫?”

  林阁璟听他话语中仿佛有些奇异,顿时知晓此人怕是知道些什么,心念电转之间立即偏过头去目带疑惑之色,轻声问道:“师兄这样神色,可是知晓些什么?”

  “那是自然。”那人听他开口询问,唇角笑容不变,眸中仿佛闪过j.īng_光,回话时却垂下眼帘不急不缓,“这百C_ào仙宫说来却是大名鼎鼎,可对为兄这种剑修却是一点作用都无,但师弟却不妨去碰一碰运气,说不准能得到些好东西也未可知。”

  林阁璟是当真不知晓此处到底是什么地方,不然也不会一直心中没底了,如今听闻面前这人知晓,心中顿时涌起一股淡淡怒火,他出宗之前就猜测石武让宗内众人来此仙宫,定然是知晓一些什么的,只不过没有告诉药尊一脉和永渊,就是为了能够在此处找人暗算于他——可他不知道的是,此处连石武也并不知晓是什么地方,刺杀在此不过是怡逢其会想要找个机会杀他,并非石武对此地胸有成竹。

  他心中并不清楚这些,心中戾气反倒更深,也不由担心起此处诡异,石武又在暗处虎视眈眈,和自己失散的永渊会不会出事,奈何现下他什么都不清楚,此处又无法使用什么通信之物,眼见着面前此人好似是对这仙宫有所了解,就忙不迭低声请教道:“不知师兄此话从何说起?,,姬一眼光在他身上掠过,见他当真是一无所知,第一次微微皱了眉毛,变了神色的那张面容,仪态却更是高贵令人屏息:“师弟已然进了此处,居然不知此处名讳渊源?”

  林阁璟眼见着那张面容稍稍变化,却一点无损那俊美容颜,不禁更是想起了此时不见的永渊,一时间倒是真的有几分心焦了,目光闪烁立即接话道:“这……师弟一直在山中潜修,一出山就逢这仙宫出世,只来得及稟报师长前来历练,就径直进了此处也未曾多想,因而……对此处几乎一无所知。”

  “若是如此,倒是为兄唐突了。”姬一见他这么说着,眉眼间仿佛多了几分忧色,意以为他是在担心此处会有什么危险,便微微一笑指着那牌匾问道,“方才为兄说出那话,乃是因为师弟身上木气莹然难以掩饰,想必就算不是个单木灵根,也是木灵根为重的双灵根修士,不知为兄此话说的可对?”

  林阁璟听他问起灵根,心中立时一紧。

  他的灵根特异始终不知是什么,如今显现出来的都是单木灵根的样子,可他自己清楚他并非单木灵根,这一点却不会告诉姬一,因此口中掩饰说出便是与妹妹一般的灵根:“师兄明鉴,小弟乃是水木双灵根,只一直修木系之法,方才掩盖住了水系之力。”

  “怪不得,水生木乃是常理,倒是为兄失礼相问了,还望师弟莫要见怪。”

  姬一见他不曾犹豫说出自己的灵根,见他眼神清澈回答极快不像说谎,心中便觉得些许愉悦,以为他是不防备自己才如此,唇角微笑渐深轻声解说道:“实在是因为这百C_ào仙宫,乃是一位渡劫期大能的居所,此居所更是为这位大能选取继承人的地方,因那位大能乃是一位地级药尊,更是一身纯粹木气身负单木灵根……”

  听到这里林阁璟心中一惊,他的灵根被修士看来,都是单木灵根的样子,唯有他自己觉得不对,因此有些拿不准到底是不是,何况此时身边还有姬一看着,自然不能现下就去试试,不由暗中记下了此处方位,面上却露出些许失望之色,禁不住开口说道。

  “那位大能挑选继承人的条件,只能是拥有单木灵根的修士?”

  对于能够得到渡劫期大修的传承,几乎没有修士时不动心的,青衫人露出这样的神色也是寻常,更坐实了他并非是单木灵根,一直立在他身边注视着他的姬一见此,含笑接着开口补充道。

  “不错,且这位大修要的不光是只拥有单木灵根,还需要修为不曾破心动期的修士,这般道基未定方好择选良才。”

  “师兄知道的分外清楚,倒是让师弟有些汗颜。”

  林阁璟见他知道的这样清楚,又见他神色淡淡胸有成竹的模样,还有如此出众的容貌和剑道修为,前世在三宗大比中仿佛从未瞧见,隐约升起了几分怀疑心思,思索瞬间不由开口试探道。

  “不过师兄看起来,倒也不像是单木灵根,怎么……”

  “来之前未曾知晓是百C_ào仙宫,一直在内中转来转去不能脱出,更连方向都迷住了。”

  姬一听他提及自己来的因由,目光霎时幽暗几分,看起来倒是并未起什么疑心,唇角的淡笑却薄了:“说起来,还是多亏了师弟在此与几人斗战,引发了此处的灵力波动,姬某这才顺着波动找了过来,还望师弟不要怪姬某唐突。”

  林阁璟见他并不想提及此,仿佛其中有什么秘密一般,虽知晓面前这个不知身份的剑修只需一招就能要了他的命,根本不必绕个圈子去害自己,心下稍去的警惕却还是再度提了起来,面上也多了几分腼腆之色:“师兄救了小弟的命,说这样的话太过客气了。”

  说罢这话他不等那人开口,目光中又多了几分好奇,再度开口时却明目张胆的试探。

  “不知师兄可是散修?”

  “不是散修,不过闲人。”姬一侧过身来面对着他,眼见着青衫人在问出这句话时,眼神明亮之余,白皙的脸颊上仿佛多出一抹淡红,不由微微眯起了眸子,含笑弯下身来靠近那人,问道,“身份之事涉及姬某秘事,师弟也不要为难为兄,可好?”

(书本网:www.bookbenw.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