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武侠 >

不重生怎么和死敌谈恋爱? 作者:悲怆刺蘼

时间:2019-08-02 09:21 标签: 前世今生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重生
文案: 万俟(mq)昶(chǎng)这货可能是蠢到连老天都看不过眼了,穷途末路之时竟回到了十八岁那年。 虽然他无比悲剧的人生在重生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可是万俟昶你怎么突然就爱上死对头了啊喂!! 难不成老天给你换了个爱情剧本、安排你回到过去的主要目

文案:

万俟(mòqí)昶(chǎng)这货可能是蠢到连老天都看不过眼了,穷途末路之时竟回到了十八岁那年。

虽然他无比悲剧的人生在重生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可是万俟昶你怎么突然就爱上死对头了啊喂!!

难不成老天给你换了个爱情剧本、安排你回到过去的主要目的是谈恋爱???

其实谈恋爱也不错啦~~上辈子呼延瞬救过他一命,以身相许再好不过了~~

阅读提示/排雷

作者停笔已久,虽然非常努力想讲好这个故事,可还有很多不足。文笔问题不能避免,欠缺的地方只求看官们放过~

尽量轻松向的架空文,开头写设定的时候一不小心废话多了点,到后面就不会了~

全文也没有实际参考对象,作者是逻辑全死光星人。考据慎入。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前世今生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万俟昶,呼延瞬 ┃ 配角: ┃ 其它:相爱相杀

==================

  ☆、第 1 章

  “呼延,这场仗已经打了十几年,是时候结束了。”

  万俟昶漂浮在半空中冲着城墙里喊完话,然后心平气和地望着站在最高处的那个人。

  呼延瞬迎风而立,原本那一头如丝绸般泛着淡金色光芒的白色长发,如今变成了暗淡的浅灰色,暗示着他的灵力枯竭。连呼延瞬自己都想不到,自己会有这样灰头土脸站在万俟昶面前的一天。而对面那人却是一副胜券在握的表情,不仅如此,从那人如黑缎一般的头发到一尘不染的白靴,里里外外都透着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如今的万俟昶和呼延瞬,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这十几年来,他们都变了太多太多,早就不复当年在学院时的模样。而隔在两人之间的也并不仅仅是这一堵城墙,还有那蹉跎了近二十年的时光。

  万俟昶讨厌死亡,更憎恨战争,他早就厌倦了打仗,可呼延瞬这人怎么都不肯低头。每一次他派去谈判的人都失败而归,不管他做出多少让步,对方就是不愿投降。

  就这样,两人带着一众法师斗士你来我往地斗了十几年。

  大大小小的打斗没有上千次也有好几百,死伤的士兵加上平民高达数十万。终于,万俟昶今天率领众人攻到城下,而以呼延瞬打头的神族后裔一派只剩下皇宫这一最后据点。

  他们已经没有退路了。

  呼延瞬沉默良久,终于还是开了口。

  “万俟,神裔败了,对你又有什么好处呢?”嘶哑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无奈的语调,这样的呼延瞬是万俟昶从未见到过的。

  距离他初见呼延瞬的那一天已经过去了将近二十个年头,一直以来他都认为,呼延瞬永远不会变。即使如今呼延瞬已经三十多岁了,也该骄傲地像个小孔雀,一开口尽说些气死人的话,让人恨不得拔光他的羽毛才好。

  出身贵族,天骄之子。

  不管将呼延瞬立于多恶劣的环境之中,都无法让他低下头颅,他永远都是骄傲着、藐视众生的。这也是为什么,二人初见之时不欢而散,从此还成为了“死敌”一般的关系。

  那时的秋岚学院里,呼延瞬是贵族神裔派的核心成员,万俟昶则默默成了平民代表,两个人一碰面便火花四溢。

  当时的二人不过是十多岁的少年,在学院里不管怎么折腾也只不过是小打小闹。以前的万俟昶总以为自己恨死了呼延瞬高高在上的样子,如果有一天能折弯他的头颅,肯定要高兴得恨不得举天同庆。

  可如今,真的即将走到这一步了,万俟昶的内心毫无波澜。

  不仅如此,他的内心甚至是有些不忍的。和同一个人斗了二十年,从年少时期的小打小闹一直到成年人之间的战争,他似乎和呼延瞬斗出了感情。即使呼延瞬输了,他也不想在这一刻折辱对方。

  “呼延瞬,已经没有再打下去的必要了。”万俟双手背在身后,提议到:“我们坐下来好好谈一谈,不管怎么样,我都不希望结局太惨。”

  “惨?”

  呼延瞬突然笑了,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你说我惨?”

  他看着万俟昶,表情有些古怪。“万俟,就算过了二十年,你的脑子还是和妖兽一样,蠢得没救了。”

  “我不想和你吵架。”万俟昶皱了皱眉头,继续说道:“你能不能别像个闹别扭的小孩子一样,这个世界不是围着你转的,不是你想要怎么样就能怎么样。事已至此,坐下来和我签订条约才是你最好的出路。”

  “出路?我还能有什么出路?成王败寇的道理我还是懂的。”

  呼延瞬又变回了他往常那副目空一切的模样。他对万俟昶的说法嗤之以鼻,无所谓地说道,“可是吧,万俟,我不会投降的,你逼我也没用。你想赢、想打胜仗,就得从我的尸体上踩过去。”

  “你这又是何必。”

  万俟昶知道呼延瞬这个人脾气倔,不愿听别人的话,也知道他最不愿听的就是自己的话。可是到了这个地步,难道呼延瞬真想让自己亲自动手了结了他的x_ing命才肯罢休?

  “怎么?你不会是下不了手吧?”呼延瞬一脸嘲讽地看着万俟昶。“你的圣母心都泛滥到我身上来了?你可别忘了,你以前有多讨厌我,每次提起我都是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

  呼延瞬模仿着万俟昶的音调,说着,“‘像呼延瞬那样视凡人如Cao芥、自以为高人一等的神裔,活着只能浪费粮食。’怎么,这可是你说过的话,难道你也不记得了?”

(书本网:www.bookbenw.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