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彼可敌仇 作者:锒铛缠

时间:2019-10-09 17:26 标签: 虐恋情深 年下 边缘恋歌
文案: 爱上我的木川师父十年 却发现他心里放不下的是我的父亲 父亲早在战争中离去 我又如何与他这个白月光相比 身为亡国的落魄幼主 所有故意遗忘的仇恨这时成了我最后一根稻C_o 从此没有爱 只有仇恨 为了巩固势力 我娶了一个这辈子都最对不起的女人 但是我

文案:

“爱上我的木川师父十年

却发现他心里放不下的是我的父亲

父亲早在战争中离去

我又如何与他这个白月光相比

身为亡国的落魄幼主

所有故意遗忘的仇恨这时成了我最后一根稻C_ào

从此没有爱 只有仇恨

为了巩固势力

我娶了一个这辈子都最对不起的女人

但是我没有办法

我绝不能放弃我的木川师父

……”

“因为国家的变故

我受樊城所托养了他整整十年

可我不能爱他

因为我不能背叛对我那么好

我那么喜欢的樊城

当生死来临时

一切的执着都化烟而去

……”

内容标签: 年下 虐恋情深 边缘恋歌

搜索关键字:主角:樊擎,钟离木川 ┃ 配角:金士宇,俞应栊,磨戬,磨萨 ┃ 其它:年下养成,破lun之恋,HE

第1章

  

  仁公三十四年,樊仁公樊城在与边境外族狄人一战中陨身,其所率士兵皆战死沙场,无一生还。狄人延边境突破关口长驱直入,自此樊国不在,狄国兴起。狄国皇帝为树正统威望,狄化樊人,在全国范围内搜罗前朝史书,尽焚于都城白门前,大火连烧三r.ì不绝,城内城外亦三r.ì无人出入。樊国史册尽毁,零星记载也只在市井乡民中被当做野史暗地传诵。

  “当r.ì,那樊仁公自知无法生还,便派遣自己一宠臣快马前往安yá-ng救下自己独子,樊擎——”

  “这位小老头儿,你怎知晓,仁公独子被宠臣所救呢?”

  话音未落,说书人鞋子一脱便甩到那人桌前,“臭崽子,怎滴老拆你爷爷的台。”

  “无凭无据的东西本就乱说不得,历史可容你瞎编篡的。”那小孩十来岁手里捏着花生灰溜溜逃出酒蕼。

  “狗屁历史,历史还不是谁当家了谁写,还不如我这老汉说得真实。”

  说书人一手仍握着说书的快板,另一手拾起瘫在地上的布鞋,急忙穿上,脸上堆笑,“各位看客见笑了,且待老夫再细说来——”

  酒蕼中人皆是下地c-h-ā秧的农民,夏r.ì干活累了来寻个消遣罢了,哪管什么真不真。他们最喜听前朝野史,因为野,所以更有添油加醋的传奇色彩,与花生和酒乃绝配也。

  再说那小崽子被说书人用鞋帮子甩了一下后,手里一边捏着花生吃,一边在外面瞎溜达。夏r.ì太yá-ng甚是毒辣,他尽量朝路边树荫下的沟渠里走。走着走着,突见前面似有一人趴在沟底,那人身上的衣服在yá-ng光下还折s_h_è着金光。他迟疑了片刻,又朝嘴里送了颗花生,慢悠悠地走过去。他看到那人身穿很名贵的料子,整个人都在发光,头发束得整齐,却又有些许乱发掉出。他将那人埋在土里的脸翻过来,一翻过来,他便被这人美得呆住了,整张脸上虽沾有灰尘,却盖不住五官的j.īng_致,肤肌的白嫩,更何况,那人脸上还涂抹着贵人才用得起的胭脂水粉,脸蛋透着粉红,眉毛弯弯被画得细黑。那人眼睫微颤,干裂的嘴唇微微翕动,“水,水,水——”

  他慌忙将剩下的几颗花生塞进怀里,一把拽起那人,朝背上一扔,往家里飞奔。

  他刻意绕开爷爷说书的酒蕼,从后面茅C_ào地的后门进了屋。他把那人放在自己的床上,扶他起来喝了一碗清水。

  那人猛地将水喝尽,然后竟抓住了他端碗的手腕,哭着呢喃道,“木川师父,木川师父,我错了,错了,你带我回去,带我回去吧,别丢下我,别丢下我。”那人带着恳求的哭腔朝他怀里蹭,抓着他手腕的那只手的袖口滑落,手臂上竟都是些殷红的一条条伤痕。

  小崽子小心将那人放下,枕着他床上带有针线补丁的深蓝色枕头。再放下水碗,趟过院子,听着前堂爷爷隐隐的说书声和快板的声响,直奔后屋茅C_ào地。

  茅C_ào的花序长得很好,且有止血的功效。他一把一把得lū 下一株株的花序,放在衣角包成的小兜兜里。捧着小兜兜他又跑回屋里,连门也没关。他将茅C_ào的花序放在破碗里用石块捣碎,然后敷在那人的臂弯上。他掀开那人的两只袖子,直到胳肢窝处都还有伤痕。他心中又惊又忧,这人是受到什么样的歹人虐待了。他再扯开一片那人的前襟,胸前竟也是数条红色伤痕密密地j_iao叉着,有些伤痕还在渗着血珠。小崽子手上沾了些C_ào药,往那人胸前的伤痕上铺,不知道是不是太凉的缘故,那人突然就醒了过来,反应极为激烈。“不要过来,不准碰我。”那人大叫着坐起,下意识地裹紧自己胸前的衣襟,一脸慌张却又冷淡,眼神不知如何放,也没看他。他着实被吓了一跳,“嘘——”他做手势示意那人别吵,自己还朝前堂张望,“别大声,我爷爷还不知道我救了你呢,我不是坏人,你看我就是个孩子,不会伤害你的。”那人这才稍稍抬眼,眼神如虎般凌厉不可靠近,不过片刻又柔了些,似乎确认了对面这个孩子没什么杀伤力。

  说书老汉听后堂屋里似有人叫喊,C_àoC_ào了结了说书,“乡亲们,今r.ì差不多到时辰了,明r.ì再约如何”

(书本网:www.bookbenw.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