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情燃+番外 作者:二人贝

时间:2019-09-12 03:52 标签: 强强
文案 我们是什么关系? 情人,我们是最好的情人。 我爱着他,他爱着 【第一人称|互攻|主角想七想八内心戏多】 内容标签: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时川,久倏然 ┃ 配角: ┃ 其它: 楔子 第1章 序章 我有一个恋人,姑且容我这么称呼一回吧。 他长得很漂亮

文案

“我们是什么关系?”

“情人,我们是最好的情人。”

我爱着他,他爱着……

【第一人称|互攻|主角想七想八内心戏多】

内容标签: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时川,久倏然 ┃ 配角: ┃ 其它:

楔子

第1章 序章

  我有一个恋人,姑且容我这么称呼一回吧。

  他长得很漂亮,公认的,特别是那双眼睛,每回他冲我望来,都显得那么专注,专注得就仿佛……凝视着什么稀世珍宝似的,是以纵使我知他本无情,也总会恍惚。

  我记得我曾在情热时追问过他:“我们是什么关系”。那次我居下,迎接过一阵冲击后恍恍惚惚开了口,刚问完我就后悔了,还好声音不大,我只盼他没听到。他那天罕见地多要了几次,我虽心头欢喜,却也稍感体力不支,完事儿后便昏昏沉沉要去会周公,迷糊中感到额上贴来一片温热,似有人低语:“情人,我们是最好的情人。”

  我不知道是否是周公早早入梦思我多想、为我解惑,抑或这就是他的回答。

  其实又有什么分别,我心里一直清楚的。

  

  他不仅人好看,名字也好听。

  还记得第一次见面,我轻佻地问他:“美人,你叫什么名字”,引得周遭响起一片吸气声,然后,我脸上挨了一拳,嘴角破了,吸气声顿时翻了倍。出手的不是他,他从没跟我动过手,是他旁边的男人,看那样子,颇有些恶狼护食的架势。我抬手擦了擦嘴角,只似笑非笑地瞄了那被拦住的男人一眼,随即望回皱着眉头一言不发的他,执着地重复我的问题。

  他架着那男人离开,经过我时薄唇轻启:“久倏然。”

  久…倏然…

  很少见的姓。

  名字很好听。

  可我很少叫他的名字,因为我是个游戏人间的花花公子,像我们这种人设,开口都是“宝贝儿”、“美人”、“心肝儿”什么的,惯会使些甜言蜜语哄人。

  他总想我正经唤他名字,不叫名字便不理人,却叫我更爱逗他,变着法儿地乱叫一气,直到实在无词可蹦,我才肯老实顺他的意。

  

  这些年,我不知道是痛苦多些,还是欢愉多些。大体还是喜乐参半吧。

  不过对久倏然来说,定是无奈居多吧。

  

  我们搞到一起的过程很是俗套而没新意——心怀不轨的花花公子碰到失意醉酒的大美人,一时把持不住将人拐上了床,俗称酒后乱x_ing。

  我是很信喝醉的人约莫是没什么力气抵抗些什么的,他那天也的确未曾反抗过什么。

  一开始很顺利,我很满意地一步步挑逗起他的欲望,不费吹灰之力。可后来的发展却跟我想象的有了点出入。大约是我平时一味流连花丛,疏于锻炼,竟连个醉酒的家伙都压不住。不过,我只略挣扎了下也就过了,可见我对他从一开始就没什么底线。

  他技术很好,即使醉酒动作也够温柔,可我实在娇生惯养惯了,又没什么这方面的经验和准备,仍是觉得疼得不行,一直咬紧牙关憋着呻|吟。后来他贴近我,在我耳侧啄吻着,朦胧中我伸手去抚他脸颊,却触到一片冰冷的s-hi意。我怔愣片刻,复又被他揽入怀中,沉沉浮浮中只听到他喃喃唤着“宇哲”。

  我扯着嘴角笑了。

  

之后我便常常去找他,稀里糊涂就成了长期炮友。

  这一晃,就过了三年多。

  

  

  

正文

第2章 情人01

我在锦玉花园有一处“私人”房产,只有我自个儿知道,就连久倏然我都没告诉过,这也算是我在他那儿为数不多的秘密了吧,也不是我刻意瞒着他,只是我的事,若是我不主动说,他又哪有兴趣来探究呢。

锦玉花园名字听着阔气,其实就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地界,住着的也都是城市里最常见的老百姓们。楼房盖得时候早,卡着七层建的,正好不用安电梯。我买的顶层,附赠了一层小楼阁,还挺合我心意。

小区内有些娱乐设施,姑且这么叫吧,其实就是一般公园、医院的标配“健身”设施,很受老人和小孩子们的喜爱。我刚来时还保有那么一丝童真,也上去荡了荡腿,玩不溜,也就没再碰了。

从窗户往下看,楼下总不缺遛弯荡腿的,这里物业管得松,不少摊贩也都明目张胆地吆喝着贩卖吃食,每天早上和晚上尤为热闹。每次来这儿,我都很放松,说出去可能没人信,我是很喜欢这种平平谈谈的氛围的,就感觉,怎么说呢,特别有生活气儿。

今天是周六,本来我不该在这边的。

久倏然是高中老师,平时要备课,也累得很,所以我们通常就是周末的时候聚一聚,我也不想在他忙的时候惹他烦。不过他昨天给我发消息,说是要出差一趟,让我这周不必过去。

他们当老师的也真是不轻松,上课一站就好些时候,喉咙也不能歇着。久倏然还是常年带着高三的,晚自习就得上到十点,下了班还要在家熬夜备课。好不容易周末能休息休息吧,还时不时就要出个差去外地其他学校交流、考察什么的。

这样,即便我再闲,跟久倏然的相处时间也依旧少得可怜。

还没惆怅完呢,手机铃声突兀地响起,打断了我的思绪。我抻了抻胳膊腿儿,不情不愿地从新购置的懒人沙发上艰难地爬起来,心头有几分疑惑,不知这个时候还会有谁找我。

我是个标准的纨绔子弟,吃喝玩乐都很在行,正经事儿那就一概不通了。平时结交的也都是些跟我差不多的、混日子的“狐朋狗友”们。

(书本网:www.bookbenw.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