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火屑+番外 作者:江户川乱深(中)

时间:2019-06-12 08:38 标签:
玉良想着,凭借他现在和李焱的关系,以及对对方的了解,谁使了什么手段谁先接近的谁只要说清楚就OK,但是黄玉良不喜欢自己的消息未经允许被泄露,而且是几乎不要钱的贱卖。 手机响起,樊华传来一张图片,黄玉良查看一下,眉头皱起来,紧接着电话就来了。 帮

玉良想着,凭借他现在和李焱的关系,以及对对方的了解,谁使了什么手段谁先接近的谁只要说清楚就OK,但是黄玉良不喜欢自己的消息未经允许被泄露,而且是几乎不要钱的贱卖。

手机响起,樊华传来一张图片,黄玉良查看一下,眉头皱起来,紧接着电话就来了。

“帮我查查这地儿。”

“你……”

“乖,我要带你小情儿去了,有什么需要注意的提早说,遇到危险就不好了,嗯?”说完樊华便挂了电话。

樊华传来的图片是之前自己已经模拟出的地图,地形定位在了新疆南部的一处沙漠,黄玉良对那里了解不多,只知道有甚多神异诡秘的传闻,然而难以推敲着源头,一时才搁置着,想着等从寒净寺弄出常明瑾再说,一时竟也没想起被樊华偷走了。

黄玉良没想起这东西,也是因为一直保存在自己那瞳孔辨识保险柜里,如果说樊华的秘术能做到这种程度的伪装,那还真是有点邪门的。

从樊华的语气来看,他是知道这地方不寻常,也是势必要探查出个结果的,一时三刻既然骗不了他回京,那也只好先查着,若是李焱跟樊华一并死在那片荒漠,恐怕是这辈子连尸首都找不见了。

听着背后的屋里惨叫连连,黄玉良还是想在屋里的那个人是樊华该多好。

为了沙漠地图一事,黄玉良又特意约了一次常明瑾,常明瑾对此事倒是没什么隐瞒。

狐妖之属,其尾作为灵x_ing化形,然而必有一尾是最初的根本,这一尾也是最大、妖力最盛的一只。胡二娘施法寻获的这张地图,正是藏匿七尾玄狐初尾的地点。

寒净寺前代掌门本元大师一生回收这害人之物,穷尽心思也未完成,正是因为那石像上的封片断绝了追踪之法。在常明瑾母子细思之下,认定这东西不能毫无镇压地被存放,若是不能直接追踪本身,那么就追踪镇压之物。

这一方式的进展实际上也甚为缓慢,想是祖上的赤白二狐也有此考虑,所以极为谨慎地选择了几种物件,但是最终经过查阅,还是被胡二娘找到了些蛛丝马迹。

传闻,化莲的九尾狐曾有一高僧挚友,其圆寂后结出11664颗舍利子,而与胡家的石像一同放置的,就有一袋细碎舍利。所以胡二娘大胆设想这就是那高僧传下的舍利,又以此舍利作为媒介搜查了全国遍布最密集的地点,其中,就有常明瑾后来和黄玉良一起去过的不老村。

这些舍利大如黄豆小如细砂,实在难以为人所察,胡二娘断定什么红字幡绫什么长生秘法均不是特为石像所设,这舍利才是关键;并且,在常明瑾受困寒净寺时所见,寺中石像亦是被存于佛塔被黑锁所缚,想必镇压石像的邪念就确实要用佛法之力。赤狐所留玄经残卷上的追踪之法已是何等的玄妙,但是这初尾的地点仍是被严重干扰,更奇怪的是,在那里的舍利相较其他地点,却是最少。

最后,有一个问题常明瑾没说,黄玉良也没问。这最大的一具狐尾,不用想也是要收回的,原先的设想是黄玉良和李焱去取,先且不说他们两个人类会否遇到什么危险,常明瑾自己前去必然稳妥得多,但常明瑾有意避之,那其中就肯定有什么玄机。

黄玉良需要更多筹码。

李焱后来见到了樊华和铁山口中说的伊娃,一个板寸头、皮肤黝黑、一米八几、浑身肌r_ou_一点不比男人逊色的女人,从五官轮廓来看应该和铁山一样是俄罗斯人。

伊娃寡言,但办事利索,这对李焱来说其实并不算什么好事,从樊华的表现来看,伊娃准备好所有物资的时间比他预计要短。李焱当然是不知道樊华怎么和他们相识,上那艘小飞机前被灌了一碗真?迷汤,就呼呼睡过去了。

拜药劲儿所赐,李焱一睁眼就吐了,再回过神来看,飞机窗外是一片萧杀荒芜的漠原,除了满眼的黄沙丘壑外别无它物。

虽然说李焱去过不少地方,但沙漠的确是第一次来,亲身经历的观感比从电视电影上看要壮观得多,一眼望不到边际的那种无助感,会让人想要跪伏在自然威严之下。

樊华看出李焱显露出的神色,嗓子眼冒出一声轻笑,指了指边上的储物箱,“这是给你准备的东西。”李焱的一些随身物件被樊华收缴,其中有一样让他很感兴趣,就是作为钥匙链的中国结,这玩意儿在光照下流光溢彩变幻莫测,一看就不是凡物。樊华的秘术武装中,有一能力是对眼睛的加强,可以一种特殊的方式辨识魂魄、妖力、力场的走向或附着,一般来说相当于解析咒语所用,修得此术倒是“归功”于他的咒术一直处于三流水平;在用此能力查看后,樊华发觉这中国结上竟是自己从没见过的流动之力。然而,樊华并不准备马上盘查这件事,基于自己对燕子一族的了解,他们家也难免会有什么神异的事物,暂且看不出这东西有什么异处,就先放置。

李焱打开储物箱,里面的物资一应俱全,包括衣物、鞋子、宿营用具、登山镐等等。“地图给我看看。”接过樊华的地图,李焱倒也看不太出来什么,只感觉窗外的景色哪都像,又哪都不像,“你怎么辨别的?”

“九牛二虎之力,黄玉良在这地图上留了个心眼,他做出更精细的了,但是这张图的比例只留到这儿,更细致的在他自己脑袋里。”樊华笑着,“这张图的原型肯定是我二姨做的,已经足够细致了……跟你说了你也不懂。”樊华看了看窗外,“快到了,你赶紧换衣服。”

一想到下了飞机就要进沙漠,凭自己在市区穿的这一身还真不行,只能不情不愿在樊华面前换了。

看着李焱精瘦的背脊腰线,腰眼上那只燕纹随着李焱的伸展而跃动,樊华忍不住上手摸了一把,惹得李焱回手就是一拳打在他脸上。

“至于吗这么大反应?!”

“滚蛋啊。”

“哎~”樊华踢了踢李焱,“你是原本就喜欢男人,还是被黄玉良掰的?”

“管着么你。”

“我觉得你倒没有gay的感觉。”樊华几乎是无视李焱愠怒的脸,“被掰的吧?黄玉良功夫好,我知道。”

李焱一听,心里的火烧得更旺了,这话里的意思简直不能更明朗了。

樊华把脸凑到李焱面前,指了指自己,“考虑考虑?踹了他跟我吧?”

李焱瞥见到樊华手指上的戒指,气倒是消了一半,知道对方是故意想激怒他,对这种人的恶趣味,不搭理是最好的处理方式,“谢谢您了,我怕薛家大小姐毒死我。”

樊华顿时觉得极为没趣,“他倒什么都跟你说。”

前面驾驶舱的铁山探出半个身子,“快到了啊,都收拾收拾,别吵吵了。”铁山指着李焱的靴子,“系紧着点,真进沙子了走不了几步等着磨出血吧你。”

伊娃将小飞机停落在沙漠接连山脉线的一处石地,极为壮观的景象,向前看去是一望无际的沙丘,向后又是巍峨耸立的岩山,除了窸窸窣窣的沙蝎虫属,几乎没有任何生命迹象。

铁山率先在周围勘察了一下,而后跑了回来对樊华,“我怎么觉得你上回的坐标跟这回有点不一样儿?”

“是啊,因为得着更精准的了。”樊华看了李焱一眼,李焱了然,是他从黄玉良那得到更确切的地址了。

“但是这跟上次也没啥不一样,你有谱没?”

樊华叫了正在整理物资的伊娃,几个人围在一堆,“我跟你们说一下线索,据比较可靠的消息,确切的地点应该是一座佛塔,或者塔的遗迹,再次也得跟佛教有点关系,一会搜查的时候多注意着点,有任何像壁画、佛像之类的,马上汇报。”

伊娃和铁山试了试无线电,随后分头出发。

“黄玉良怎么跟你说的?”李焱看着俩人走远,“他俩可能不明白这里的缘由,但是我接触的不算少了,你跟我说完整。”

李焱说得不无道理,樊华琢磨着,再说燕子一脉既然是见过奇珍异宝,想来也应该对玄妙异所有比常人更敏锐的观察力,遂将黄玉良的一些想法说了。

“他有明确说过佛塔?”

“只是说有可能,”樊华想了想,“因为这儿有过一个传说,说是玄奘三藏取经回来的时候,路过这里,然后被一只九节环蛇咬了,但是和尚慈悲,不仅没赶它走还念经给它听,这蛇慑于佛法庄严,自己溜了,然后特别羞愧,整天就想着玄奘给它念的那段经,最后r_ou_身化成了一座九层的佛塔。”樊华说完,见李焱若有所思,“这事肯定就是胡说的,因为这片不属于丝绸之路,而且金环、银环蛇也没法在这边生存……”

“你不懂。”李焱无视樊华一脸的震惊,仔细想着这一则传说里的信息点。

因为先前黄玉良有和李焱讨论过一些古旧传说的解读法,这些故事都是以寓言的方式来记录一些只想让知情者获悉的信息,不太明白的也就听个乐趣。

既然黄玉良已经提及了这一则故事,就证明至少有五个以上被筛掉了,那么这个故事中提及的几个点,就都是有意义的。

从地形来看,什么最像蛇?那无疑是河流,这种地势形态水源稀少,如果是河的话太过显眼,又因为环蛇在沙漠难以生存,那八成指的是干涸的古河道。蛇咬伤了玄奘,那也就是说与佛法结缘的地方是河道的一处尽头。

李焱调了调无线电,“铁山、伊娃,进山区看看这儿附近有没有河道,如果有的话报一下位置,离得越近越好,咱们不会偏离目标太远。”

“收到!”

樊华不轻不重推了李焱一把,“可以啊。”

“我跟你说个事儿。”李焱想了想,“这藏着什么,我是真不知道,但是我会尽力帮你,这件事完了,你能不能放了小玲儿?”

“你求求我。”

“你……”

樊华在李焱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先找着东西再说吧!”

(书本网:www.bookbenw.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