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杀手 作者:边夫人

时间:2019-06-12 08:31 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文案 白谨喜欢沐盛喜欢到所有的偏执都为他转变。 沐盛喜欢白谨所以将他从偏执中拉了出来。 原型灿白 脑洞来自b站饭剪辑的视频杀手 但知不知道,看没看过都不影响阅读。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沐盛,白谨 ┃ 配角:谢寻,梁涛

文案

白谨喜欢沐盛喜欢到所有的偏执都为他转变。

沐盛喜欢白谨所以将他从偏执中拉了出来。

原型灿白

脑洞来自b站饭剪辑的视频“杀手”

但知不知道,看没看过都不影响阅读。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沐盛,白谨 ┃ 配角:谢寻,梁涛,周逸,谢寒 ┃ 其它:

  ☆、一

  沐盛发现他常去的那间酒吧换了位钢琴师。

  之所以会注意到,是因为那位新来的钢琴师气质太干净了。惯常穿着一身的白,简单的穿搭在他的身上却让人感受到一种和酒吧格格不入的纯粹,灵活的手指跳跃在琴键上,音符划出,每一首钢琴曲都是一场至愉悦的精神盛宴。

  在对他有所关注后,沐盛也注意到,每次有人想上台和他搭讪时,都会被黑衣保镖给拦下来,而纵使那些人怎样带着些许刻意地引起喧哗,都不能使那位少年分出一丝一毫的注意。那些人最后总是悻悻离去的背影也给这位钢琴师增添了更多的神秘色彩。这些都更加加深沐盛对他的关注度—沐盛还知道,那些黑衣保镖是实际上是属于这间酒吧老板的。

  以上种种因素,导致沐盛在察觉那位钢琴师从台上下来坐在他身边时,他完完全全地愣住了。

  “怎么这么惊讶?我看你关注我很久了啊。”

  周围的视线都隐晦地投向了这个小角落,钢琴师却是一副坦然自若的样子,他冲沐盛笑了笑,随后叫了一杯j-i尾酒。

  “确实惊讶。”沐盛过了好几秒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话一出口,他便有些懊恼,却见钢琴师面上带了惊讶,“你的声音……”

  “怎么?”沐盛笑了起来,他的低音炮和他看上去稍显稚嫩的外表反差极大,笑声低沉悦耳,两人离得又近,钢琴师的耳朵略微带上了抹粉色。

  “有点惊讶罢了。”钢琴师的声音倒是没有什么大的起伏,他轻轻晃了晃手中的杯子,蓝色的玛格丽特微起波澜,修长的手指在它色彩的映衬下,仿若上等的和田白玉,莹润而带着光泽。

  沐盛完全被那只手吸引住了。

  “你会弹钢琴吗?感觉每次都听得很认真。”钢琴师再度开口,抿了抿手中的j-i尾酒。他的长相大概不算世人眼中特别好看那种,眼角微微下垂,巴掌大的脸很是白皙,整个人看上去便是一副无辜的模样。

  “会一些吧,我更擅长架子鼓。”沐盛说道,然后又收获了钢琴师惊讶的一枚眼神。两人就着音乐的话题聊了一会,言笑晏晏。在钢琴师笑起来的时候,沐盛发现他还有着很是可爱的虎牙。

  真是太该死地符合他审美了。

  沐盛心里想着,虽然说聊得愉快,可他实在有些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他想,钢琴师专门下来肯定也不是就为了和他聊音乐的吧,他已经察觉到太多含着羡慕嫉妒的视线落在他身上了。

  “其实相较钢琴,我更擅长的是唱歌。如果以后有机会……”钢琴师突然住了嘴,目光落在他身后,沐盛随着他的视线扭过头,看到一个黑衣保镖站在他的身后。

  “看来我们的聊天得结束了。”钢琴师语气中不无遗憾,忽而又狡黠地笑了起来,“冒昧问一下,你对我的外表怎么看?虽说交谈时注视着对方是聊天礼仪,但一直看着我的脸,目光也太热切了些吧。”

  “很可爱。”沐盛怔了一瞬,笑着回他,这次怔愣的轮到他了。

  “不对吧,对男x_ing外貌的夸奖怎么说也应该是帅气才对。”钢琴师斜了他一眼,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放下杯子,站起身来。

  在与沐盛擦身而过时,他忽然停下,微微弯腰,侧过头,呼吸几乎打在沐盛耳边。

  “差点忘了自我介绍。沐盛你好,我是白谨,今年24岁,在校大学生兼职酒吧钢琴师,暂无恋人。”

  

  ☆、二

  沐盛的x_ing向在他的好友圈子里是个公开的秘密。

  依旧是那间酒吧。

  “人家都那样撩你了,还不上等什么?”

  “上什么上,赵秀的事都忘了吗?他和沐盛不也是他主动的。”

  “谁能想到他小小一个人想做上面的啊,而且他不是分手之后才找的那什么姓肖的吗?”

  “分手才多久就另结新欢,肯定是还没分的时候就好上了啊。也不知道赵秀怎么想的,姓肖的就一玩电脑的,怎么比得上我们沐盛年少有为。”

  “你别这么……”

  “好了你们两个消停一点,沐盛让我们来聚不是讨论赵秀的。”

  谢寻一句话让闹腾着的梁涛和周逸都安静了下来,两人不约而同地看向了沐盛。

  “那沐盛你是这么想的呢?”

  “我也不知道。”沐盛一直看着台上弹着钢琴的白谨,左手无意识地一下又一下轻轻敲击桌子,这是他烦躁的表现,“他实在是太符合我审美了。”

  其他人面面相觑,他们都是知道沐盛口味一直都是那种小只又白净类型的,于是便都看向了台上。白谨穿着白色的西装长裤,坐在钢琴前倒是看不出身型。他的身体随着乐曲起伏微微有着晃动,神情认真专注,柔光打在他身上,白皙的面容似乎也带上莹光,衬得他像是不属于这尘世间的精灵一般。

  “若只是符合审美,他特意下来和你交谈还知道你名字,说明肯定是对你有意思啊。”谢寻是第一个收回视线的,他扣了扣桌子,把所有人视线收回到他身上,“追他个几天应该就能在一起了,谈个恋爱而已,不像当初还要你为赵秀向家里出柜,何必还把我们约出来。”

  “现在公司发展稳定,也算是立业了,我想成个家。”

  “你的意思是你想和他长久,谈到结婚那种?”谢寻声音大了一些,引得周围的人都看了过来,他却丝毫不在意,只盯着沐盛,像是带着点讽刺地笑了起来,“行啊,我还不知道我发小是这么看着样貌的人,人家长得和你口味了,撩你两句,你就上赶着想和人家长长久久了?”

  几人都静了一瞬。沐盛有些吃惊地看着谢寻,他长得便是一副贵族样貌,一向是个宠辱不惊的偏冷x_ing子,朋友聚会有什么问题参谋的都是他,向来冷静自持,今天这话说的实在是有些不像他了。

  “哎哎怎么说话的,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周逸笑着出来打圆场,手搭在谢寻身上似是带上了些力度,“咱们几人这么多年兄弟了,相处自然都实诚些,这不沐盛一有什么新情况就和我们说了。”

  “我主要是想听听你们的意见。”沐盛觉得周逸这话说的似乎有点奇怪,可又好像没有什么问题,于是便继续说道,“我是真的挺喜欢他的,不能单说外貌吧,他给我一种很舒服的感觉,看着他就能感觉到开心。”

  “呦呦这形容还真是不得了。”梁涛戏谑地笑起来,拍了拍沐盛的肩,“以我多年情场经验,沐盛,你栽了。”

  “如果他只是撩撩而已,你就意思意思谈谈就好;如果他也想认真了,那你便也认真吧。”谢寻恢复了平日那副微冷的样子,站起身来,“就这样,我还有事先走了。”

  沐盛几人都还没反应过来,就见他直接转身离开了。不知是不是错觉,沐盛觉得他的背影透着落寞的感觉。

  “他今天这是怎么了?说话感觉怪里怪气的。”说话的是梁涛。他们几人本身便是大学舍友,但相处时长却还都是有些不同。沐盛和谢寻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周逸本来是两人初中学长,生病休学了一年,于是和两人同级了,后来成了舍友。周逸是个温和的治愈x_ing格,恰好中和这对竹马的相处模式—谢寻面上看着冷漠,可一说话便怼地沐盛这个话痨没话讲,而沐盛是个快嘴快舌的,要是说了什么谢寻不爱听的自己也不知道,谢寻又只会闷在心里。而周逸便很好地中和了两人,三人当时便相处的愉快,高中周逸读了和两人不同的学校,后来大学却又成了舍友再续前缘。而梁涛便是三人的另一个舍友,他是个大大咧咧的x_ing子,人很好相处,朋友也多,只是家里有钱有势又是独生子,x_ing格未免有些傲气,但他一向佩服有本事的人,和三人很是处得来,四人感情都很好,倒是大学宿舍不常见的。

  “好像和他哥哥起了些矛盾,前不久还吵了一场。”周逸说完,三人都沉默了,谢寻的家庭情况他们都略知道些,父母因病去世,哥哥虽然是收养的但待他极好,两人也算是相依为命。若是两人吵架了,那他今日这态度倒也情有可原。

  “你那心上人钢琴水平委实不错,就着这钢琴声我们聊聊我们做的那音乐剧如何?”周逸说道,四人毕业后合伙开了家经济公司,梁涛出资,沐盛出人,周逸和谢寻管理,也是蒸蒸日上。

  两人颔首,讨论起来。

  燦柏小区。

  沐盛回到家已经差不多十二点了,他离开酒吧时钢琴师已经换了位。站在房门前打了个哈欠,他拿出钥匙准备开门。

  后面传出些声响。

  “你好呀新邻居,日后还请多多关照。”

  声音带着笑意,有些熟悉。

  沐盛转过身,看见白谨倚着门框对着他笑。

  “竟然是你?”沐盛有些诧异,他以为对门新搬来的会是谢寻。因为先前谢寻在得知他住这后,说了很久一定要搬到他对门,后来对门装修,他问谢寻是不是要成为他的新邻居,谢寻也是笑着不说话,一副默认的样子,没想到现在却成了白谨。

(书本网:www.bookbenw.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