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小六他有个伟大梦想+番外 作者:斯文有料

时间:2019-06-12 08:29 标签: 花季雨季 市井生活
文案 小六一直梦想当个称职的职业混混,偏偏事与愿违,有个穷讲究的混子老大,不让睡姑娘,不让打群架,不让收保护费。 小六最讨厌穿西装打领带的社会精英,看一次捉弄一次,某日遇到个戴眼镜的,遭到了人生第一次滑铁卢 季琛:我给你报了个学校,过几天报道

  文案

  小六一直梦想当个称职的职业混混,偏偏事与愿违,有个穷讲究的混子老大,不让睡姑娘,不让打群架,不让收保护费。

  小六最讨厌穿西装打领带的社会精英,看一次捉弄一次,某日遇到个戴眼镜的,遭到了人生第一次滑铁卢……

  季琛:“我给你报了个学校,过几天报道去。”

  小六摔桌:“什么破玩意?!你让我西街一霸去啃铅笔头?”

  季琛两眼一横,小六立马吓得腿脚发软。

  “你好好接受改造,再不听话就送你去北方当兵喝风吃沙子。”

  “……”

  “我现在是条咸鱼,因为我被人剥夺了梦想。”

  季琛:“……”

  禁欲精英男(误)VS江湖小痞子

  1V1

  背景架空架空再架空

  内容标签: 花季雨季 甜文 市井生活

  搜索关键字:主角:小六 ┃ 配角:许多混混 ┃ 其它:

第1章 西街一霸(修一下)

  入了夜,大胡子带着小六去西街巡街,西街灯红酒绿,处处是歪倒在地的醉汉和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站街小姐少爷,大片大片的白胸脯和r_ou_大腿,直晃得人眼花。

  大胡子冷哼,从鼻子里喷出一股粗气,“像这种街边站街的臭老娘们大爷我是碰都不屑碰的。”身后没人应。

  大胡子回头就看见小六这臭小子正冲着一群打扮得花花绿绿的姑娘流口水。

  大胡子气结,上前一把揪住小六耳朵:“混小子,没见过好东西!”

  “嗷!”小六吃痛,嗷嗷大叫。

  大胡子筛了筛全身肥r_ou_,语重心长对着小六说道:“人分三六九等,咱们做混子的也一样,你眼光高点,以后看你的人眼光也高,身价!身价!知道吗?”说罢恨铁不成钢似的恨恨给小六头上几下。

  小六吃痛,哇哇大叫,他越叫大胡子下手就越恨,后来渐渐的他就不叫了,仗着自己身小灵活,大胡子抬手还没落下他就蹿出三米远。

  这个时候大胡子只能啐口唾沫,骂声:“混小子!”拿他没办法。

  这是小六刚入行的时候,这个肥头肥脑留着络腮胡子的人是西街这一片混子头,一个整日喜欢把仁义道德挂在嘴上的混子,算小六半个师傅,小六没名字原是西街一个弄堂里吃百家饭长大的,户口虽然挂在大胡子下,但大胡子也只叫他小六,手下的人就叫他六哥亦或六爷。

  胡同小巷打打闹闹,楼与楼之间拉的长绳子上挂满了住户的衣服,胡同下狭长的小路两旁堆满了各色花盆、一排排歪七扭八自行车和各什用具让胡同口显得更加逼仄,一群花花绿绿的杂毛怪突然冲出来,穿梭其间挥舞着衣叉子、烧火棍大喊大叫追赶着一个穿西装打领带提着公文包的人。

  “救,救命!”西装裤脚下一绊,一个趔趄。

  “逮着他!嘿!”杂毛怪纷纷纵身一扑,用了一招叠罗汉将镇压。

  西装裤被一左一右夹着胳肢窝架起来,早上出门打了摩丝的发型现在乱糟糟结成一缕缕,精英男瞬间变成了灰头土脸的丧家犬。瑟瑟发抖。

  “六哥!逮着了!”

  人群分开,小六嚼着口香糖趾高气扬的一步一顿脚走过来。右手拿着根烧火棍,耍帅似得上抛下接,一个不留神没接住砸了身边小弟的脚。

  “咳,”小六捏了捏嗓子,一扬下巴示意西装裤,“抬头!”

  小马仔立刻抓着西装裤的头发迫使他抬起头来。西装裤抬头就看见咧着嘴角,尖牙白得反光,笑得渗人的小六步步逼近。

  “喂!西装裤……”小六笑容渐渐消失,“爷还没说话呢!你哭个几把!”

  顿时鼻涕眼泪横流的西装裤:“嘤嘤嘤。”

  “……”小六生平有两大克星,一是女人,二是像女人的男人,前者自不必说,后者就是西装裤这款的。

  而他最讨厌的也是整天穿着西装打领带的人。

  “嘤嘤嘤。”

  小六冲着手下的摆摆手。

  “哭个屁,交钱!整个弄堂就你小子逃保护费!”

  “交钱!不给揍你!”

  西装裤哆哆嗦嗦掏出自己的钱包,“我交,我交。”

  一个绿毛劈手夺过,烦躁粗暴的扯开和西装裤一个模样的德行的黑皮钱包。手脚轻柔的数了五十块钱出来,扣上钱包,扔还给西装裤,临走还不忘冲着他啐了口唾沫。

  “……”

  “六哥吃冰棍去?”

  “随意。”

  一行人喜滋滋的谈论着下午茶还未走远,被身后震天响哭声吓得齐齐回头。

  西装裤:“啊!呜呜呜呜!”

  小六倒吸一口凉气:“你们把人给打残了?”

  众小弟摇头。

  “什么臭毛病?”小六唾骂,回头,正巧遇见从楼道出来扔垃圾的季n_ain_ai。

  “扔垃圾啊,季n_ain_ai?”

  “小六啊,收保护费呢,来,这个给你。”季n_ain_ai慈眉善目是整个弄堂明星人物。

  小六没收钱,只接过季n_ain_ai的手里的垃圾,“不了,一个月收一回,您这月已经交过了。”

  “那你晚上来家里吃饭吧,n_ain_ai今天炖了j-i。”

  “好嘞!”小刘爽快答应。

  西装裤:“啊!!呜呜呜!太欺负人了!”

  和小伙子们吃完冰棍回西六时,恰好日落西山已经是晚饭时间,小六脚下一溜转弯就去了季n_ain_ai家,他自小在弄堂里蹭吃蹭喝长大,脸皮也就比城墙拐子薄点。自然不会跟谁客气。

  “季n_ain_ai!我来咯!”这弄堂里最高的楼也就三层,季n_ain_ai住一楼,老人方便行动,门没关小六大喇喇推门,进屋就见着季n_ain_ai拿着电话在抹眼泪。看见他进来了,连忙扯了围裙擦擦眼角。

  “哎,小六,开饭了。”

  “季n_ain_ai,怎么哭了?谁的电话啊?”小六疑惑,一脚一个脚印踩进来,他穿得一双人字拖,西街门口十块一双,他提前预支鞋户家十块钱的保护费换的,新鞋爱得不得了想显摆显摆,没曾想就把季n_ain_ai的地板给踩脏了。

  “嘿嘿。”小六抓了抓后脑勺,好在他脸皮够厚,跟个没事人一样跟着季n_ain_ai在厨房客厅之间进进出出。

  “是你二哥要回来了,估摸是在大城市里吃了苦。”季n_ain_ai叹了口气,把锅里汤端出来,j-i汤滚烫散着浓香,小六赶紧伸手接过来。

  “嗨,这好办,您让季哥回来,西街十三巷我罩他!”

  季n_ain_ai被她逗笑了,拿了碗筷出来,正好抓住企图偷吃的小六,“洗手!”季n_ain_ai笑骂。

  “好嘞!”

  小六净了手,二人在桌上吃饭,他话多,一个人就是一戏班子,席间尽是他在胡吹海侃,只把季n_ain_ai逗得前俯后仰。

  末了,季n_ain_ai在厨房洗碗,小六闲着没事就帮她把地板给拖了,回头就看见季n_ain_ai在厨房门口笑着看他。

  “n_ain_ai?”

  “小六啊,你是好孩子听n_ain_ai一句劝,找个正经工作……”

  “n_ain_ai。”小六打断她,“我自小就在西街长大的不想离开,放心吧,过两年西街老大就是我了,大胡子把我当半个儿子呢,谁敢惹我啊不会有事的。”小六拧了帕子搽桌子,一脸老子天不怕地不怕。季n_ain_ai心里犯怵,总觉得这小子迟早闯大祸。

  季n_ain_ai:“n_ain_ai听说前几日西街又和东街的打架了。”

  作为西街的头号交椅这事小六当然是知道的,他将手里的帕子重重一摔,“我呸!东街的那群杂碎,早该收拾了,犯到我六爷的头上,迟早一锅端了他们!”说罢,拧干帕子,往小窗栏上一搭。

  “季n_ain_ai,我走了啊,j-i汤您喝了,r_ou_给我留点就行。”

  不等季n_ain_ai回应,一溜小烟,玄关处没了人影。

  季n_ain_ai愁,愁完亲孙子,还要愁小六。

  ————

  六爷也愁,他这刚出季n_ain_ai家走到胡同口,就被一群臭小子给堵了。

  臭小子们戴着无颜六色的假毛,列成长长一排人墙,将不足三米长的弄堂过道给堵了个结实。

  绿毛:“六哥!带我们闯江湖吧!”

  黄毛:“六哥,我们也想去西街。”

  彩虹色:“六哥!”

  “得得得,你几个白天没玩够是吧?明儿周一,作业写完了吗?”小六厉声恐吓,一堆彩色小j-i立马阉了一半。

  还有那么一两个不泄气的,“六哥,我早不想读书了,我不读了,我想跟着你混!”

  小六炸起:“我混你个王八羔子!你老子知道我带你去了西街不得刮掉我一层皮?”

  “你以为西街是黑社会啊?臭小子西街干得都是正经生意!还闯荡江湖,武侠剧看多了是吧?”

(书本网:www.bookbenw.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