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游竞技 >

道长,镇山河!+番外 作者:一袭白衣(四)

时间:2018-05-21 16:14 标签: 强强 游戏网游 现代架空 重生
射精的时候感觉自己要死了。 我也是。 迟惟抱着顾书白的手臂收得更紧,他微微支起身体,不让顾书白负担自己的体重,再次压下去一个吻。 午夜十二点一到,城市公园炸开了绚烂的烟花,巨大的烟花升空于顶,五颜六色,流光溢满天际,轰的一声,一朵巨大的烟花炸
射精的时候感觉自己要死了。”
  “我也是。”
  迟惟抱着顾书白的手臂收得更紧,他微微支起身体,不让顾书白负担自己的体重,再次压下去一个吻。
  午夜十二点一到,城市公园炸开了绚烂的烟花,巨大的烟花升空于顶,五颜六色,流光溢满天际,“轰”的一声,一朵巨大的烟花炸开,染得黑暗的天空如同白昼,星子与月亮的光辉都被一并掩盖。
  绚烂的颜色从窗帘的夹缝之中挤进房内,也一并照耀了床上赤裸相拥的两人。
  第二天,顾书白毫不意外地起晚了,醒来后,顾书白一看手机,愕然发现已经十点多。他急忙下床去给顾书怡准备早饭,却不小心牵动了腰,疼得倒吸一口凉气,难以启齿的部位火辣辣的疼,顾书白抿了抿唇,回想起昨晚上自己的一时冲动颇有种自找罪受的无奈感,头也一并跟着疼了起来。
  迟惟晚一步从床上爬起来,伸出一条肌肉线条漂亮的胳膊,在床边摸索了下没找到顾书白,不满地嘀咕了一声,翻了个身看到顾书白光着身子在柜子里翻找什么,忙爬起来从背后抱住顾书白,亲吻着他光裸的后背,一路顺势吻下去,造出了很多新的吻痕。
  迟惟的手心很热,让一向体温偏低的顾书白感觉很舒服,但顾书白还是推开了迟惟,说道:“我该去给小怡做饭了。”
  “你躺着。”迟惟站起来,拉着顾书白躺回床上,自己套上衣服,随手拉了一条裤子就往客厅走,顾书白看他内裤都不穿,更感觉头疼地敲了敲额头。
  迟惟就这样大喇喇地走出了卧室,一出卧室就看到顾书怡坐在沙发上玩平板电脑,迟惟笑嘻嘻地走过去,说道:“小怡,早啊,想吃什么?”
  “我都做好早饭啦。”顾书怡嫌弃地说,“两个睡懒觉的大懒虫!”
  “哎呀。”迟惟表扬道,“小怡真棒,做了什么?”
  顾书怡得意地说:“我煎了鸡蛋,还热了牛奶,怕凉,都给你们放在微波炉里啦,迟惟哥哥我哥哥起了吗?没起的话就让他再睡一会儿,午饭小怡也能做!”
  “真棒。”迟惟说着想去揉顾书怡的头,结果回想起来昨晚爽了一晚上手还没洗,迟惟尴尬地咳了咳,说,“那迟惟哥哥先去洗澡,你要是肚子饿了的话就随便吃点什么,等下迟惟哥哥给你做大餐。”
  “好!”顾书怡欢天喜地地应了。
  迟惟想了想,先去把手洗了,回卧室对顾书白说:“书白你先去洗吧,小怡在不方便,我在外面等你,那里……咳咳,一定要检查一下,如果出了问题,我、我我去给你买药……”
  顾书白抬头瞪了迟惟一眼,迟惟委屈地摸了摸鼻子,说道:“是、是你先引诱我的,你知道我在你面前没什么抵抗力……啊,我错了,你快去洗澡吧。”
  顾书白站起来,随便批了个衣服蔽体就进了浴室,等他洗好澡出来后,迟惟已经将卧室收拾好了,床单被套卷在一起堆在地上,窗户大开,房间内的异味散去不少。
  迟惟正在把垃圾丢进垃圾桶里,顾书白看了一眼上面的两个安全套,眯着眼问道:“你怎么会随身携带这种东西?”
  “以防万一啊……”迟惟小声说,“我怕我兽性大发……”他害怕顾书白误会,立马澄清道,“我是在你家楼下的便利店买的,平日里我可不会带这种东西,是真的,书白,你相信我!”
  顾书白没说什么,因为他看到被垫在安全套下面的塑料袋的确是他楼下便利店的,昨晚迟惟拿安全套和护手霜的时候好像就是用这个装的。
  想起护手霜,那种化开的感觉让顾书白下意识地夹了夹屁股,顾书白忍不住问道:“你怎么会这么熟练?”
  迟惟就差跪下来了,可怜巴巴地问道:“刚才的理由我能再用一次吗?”
 
 
第192章 对战
  午饭迟惟包了,顾书白原以为迟惟这样的孩子会下面给他吃就已经不错了, 结果没想到端上桌的菜还有模有样, 而且考虑到了顾书怡的身体情况, 做得都是口味偏甜的清淡菜色,昨晚上吃那顿饭没白吃, 迟惟的细心可见一斑。
  吃饭的时候,迟惟玩着手机,问顾书白:“下午要不要去看个电影, 怪无聊的。”
  “要!”顾书怡嚷嚷着道, “迟惟哥哥, 我想要看动画片!”
  “那就去看贺岁动画片吧。”迟惟搜索着附近的影院,一边搜一边嘀咕着, “一部西游记卖了一百多年的情怀也是够赚的, 再撑个几百年第二个孙悟空都能从五指山底下出来了……”
  这句话顾书怡没听见, 坐在迟惟旁边的顾书白倒是听了个清楚, 他无奈地笑了笑,给迟惟夹了一块肉圆。
  下午三人一起去看了电影, 顾书怡一路眉飞色舞, 心情极好。电影院拥挤得像是个沙丁鱼罐头, 新的电影时代发展到全息程度, 一到开演的时候, 逼真的五感设计让观影者如同置身于一个独立的电影空间,身处电影世界,切身实地地体会着电影之中的辛酸苦辣甜。
  看完之后, 三人又去逛了商场,迟惟掏钱给顾书怡买了几套新衣服和玩具,顾书怡喜滋滋地抱着新买的洋娃娃,牵着顾书白的手,给迟惟讲着好玩的事情。
  晚上又去餐厅吃饭,还是迟惟请客,再晚点又准备去游乐园玩一玩,迟惟还要掏钱,顾书白按住迟惟掏钱的动作,说道:“我来吧。”
  迟惟不掏钱了,顺势握住顾书白的手,那冰冷的手很快被迟惟捂热,迟惟冲顾书白眨眨眼,狡猾地说:“你还没看出来,我在讨好未来的小姨子?”
  顾书怡话听了一半,抬起头对迟惟说道:“小怡不需要讨好,小怡喜欢迟惟哥哥!”
  迟惟哈哈笑着,捏了一把顾书怡的脸蛋:“迟惟哥哥也喜欢小怡。”
  顾书怡要玩摩天轮,又在路边看到了卖卡通图案的棉花糖,闹着想吃。迟惟陪着顾书怡,顾书白排队去买棉花糖。趁着顾书白不在,顾书怡拉了拉迟惟握着她的手,神神秘秘地冲迟惟勾着手指头说:“迟惟哥哥我有个秘密要告诉你。”
  迟惟低下头,耳朵凑到顾书怡嘴边认真听着:“什么秘密?迟惟哥哥保证不说出去!”
  “小怡真的很喜欢迟惟哥哥。”顾书怡的气哈在迟惟耳边,小姑娘认真地说,“自从哥哥认识了迟惟哥哥后,过得比以前开心了,小怡喜欢迟惟哥哥,迟惟哥哥能让哥哥开心。”
  迟惟听后一怔,眼眶泛红,他亲了下顾书怡的脸颊,说道:“那迟惟哥哥就让你哥哥永远都这么开心。”
  “嗯!”顾书怡伸出小指头,“那我们拉钩。”
  “好啊。”两人拉了勾,迟惟笑着把顾书怡抱了起来。
  顾书白买了棉花糖回来递给顾书怡,又把一根苹果糖球递给了迟惟,迟惟看着糖球惊喜地说:“书白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这个?”
  顾书白没说话,上一世他和迟惟去游乐园的时候,迟惟盯着苹果糖球看了很久也没下定决心买,那个时候迟惟都已经二十多岁,成熟许多,不再拥有任性的年华,即便再喜欢的东西也会考虑再三。
  他记得那时候迟惟挣扎的眼神,笑着勉强说:“我都这么大人了不该再吃这种小孩子吃的东西。”
  见顾书白不说话,迟惟蹬鼻子上脸:“你是不是早就暗恋我偷偷调查我的喜好了?嗯?”
  顾书白瞪了迟惟一眼,一口把苹果糖咬掉了一半,迟惟一怔,撤回苹果糖,委屈巴巴地说:“你怎么可以偷吃我的糖……”
  顾书怡看着他们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坐到摩天轮上,正好他们三个人一个舱,被称为城市之眼的巨大摩天轮升空,逐渐盘旋到了最顶端,恰在此时,烟花炸开,坐在两人中间的顾书怡兴奋地趴在窗边看烟花,迟惟喉结滚动,看着火光照耀下的顾书白,那张他在心里惦记了很久的面容近在眼前,细致的五官,坚毅的眉眼,被烟火染上光芒的嘴唇……迟惟抿了抿唇,终于抵不过心里头的诱惑,探过身体吻住顾书白,顾书白微微侧过头,接受了这个温柔的吻。
  春节很快过去,长云俱乐部初七恢复正式训练,但迟惟作为踏血主力初三就要回去开荒,他赖在顾书白家里不走,反正随身携带游戏头盔,在哪里都一样。
  登上游戏之后,早就做好心理准备的迟惟打开邮箱的时候意外地发现邮箱里一封来自三分的邮件都没有。
  迟惟一看排行榜,自己的排名掉到第七,和他预料的差不多。他本来都想好了三分会怎么喷他——“不勤奋不努力,过年几天都不上线”,三分炸毛样子近在眼前,可居然一封邮件都没有?
  是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迟惟深深地反省自己。
  他想了想,还是不放心,退出游戏,回到现实世界,见到顾书白躺进营养仓内,也登入了游戏,迟惟笑了笑,顿时有种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心满意足感。他上论坛搜了一圈没找到有关于吐槽自己排行榜掉下来的消息之后这才放心地登回游戏。
  过年嘛,谁还有那个闲情逸致打游戏,排行榜掉个两名情有可原,他和书白双双都掉了下来,只有“勤奋”的狼毒还在勤奋地努力着。
  现在等级排行榜第一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狼毒的王者的赞歌。
  顾书白登入游戏后,也是第一时间打开各个排行榜,他先看的是新副本镇公府的三甲榜单,都还是空荡荡的一片,随后看的是天梯的排行榜,一眼就看到了位列前茅的几个人。
(书本网:www.bookbenw.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