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理悬疑 >

邪情饲主宠物男孩 作者:凌豹姿

时间:2019-06-08 09:42 标签: 都市情缘
简介: 看雷劲因不肯上床睡而发烧、浑身乏力 让他心生怜惜 不过他是故意的,他绝不允许宠物任意使x_ing子 从没有人敢吼他 而小劲居然骂他是没理财观念的白痴? 比起那些觊觎他财富的女人,小劲确实可爱多了 尽管他破例让他住进家里 但不代表会放任他恃宠而骄

简介:

看雷劲因不肯上床睡而发烧、浑身乏力

  让他心生怜惜

  不过他是故意的,他绝不允许宠物任意使x_ing子

  从没有人敢吼他

  而小劲居然骂他是没理财观念的白痴?

  比起那些觊觎他财富的女人,小劲确实可爱多了

  尽管他破例让他住进家里

  但不代表会放任他恃宠而骄

  不服从饲主命令的宠物已没有再豢养的必要

  第1章

  

  轻柔的音乐带点绮情的味道散布在空气之中,餐桌上传来阵阵令人垂涎欲滴的食物香味,还有一瓶顶级的红酒正摆在桌上。在靠窗旁,也就是全店位置最好的贵宾席上坐着一名男子,他懒洋洋的闭上眼,似乎在这么舒适的环境里,能令他的心情全然放松。一般而言,若是一名男子是那副慵懒、无所谓的姿态,可能会让人觉得这人漫不经心的,但是在他英俊不凡的面容上,只让人更觉得他的卓然超群,尤其是他嘴角不时露出带点顽世不恭的笑容,更让女人如众星拱月般的围绕在他身旁,以崇拜的目光望着他。邵依依咬着下唇看着坐在她对面的男人——江波白,恼怒慢慢的累积起来。店里的每个男人,哪个不是目不转睛的直盯着她瞧,要不然也是偷偷的向她扫来几眼,全然没有哪个男人像江波白现在一样,竟然对她的美貌无动于衷,还视若无睹的闭上眼一脸享受的聆听着音乐。一个活色生香的美人哪里比不上音乐,他这做法简直是太瞧不起人了。她当然知道自己很美,也知道如何运用美色让她攀爬上更高的位置,享受更好的生活。而从来没有一个人——尤其是男人,就坐在她的对面还能悠然自得的闭上眼,完全不把她当一回事,为什么江波白可以?一阵惊慌涌上,为什么他今天对她这么淡漠,莫非他对她厌烦了?不可能的,她不能自己先乱了阵脚,她在他面前都是表现出最美最媚的一面,不论是在床上或在床下都一样,不可能有男人会对她的表现不满的,绝对不可能。她想要当上江太太的念头很早以前就有了。

  早在江波白从日本来台湾创设分公司时,她就已经先调查过他。这个男人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他的身价起码十几亿,更别说那些她没有调查到的,所以在第一次政商界人士办的大型欢迎舞会上,她就不断的借机与他攀谈。江波白并不难上勾,甚至过程轻易得让她觉得实在太过顺利。没几次的交谈,江波白就跟她上床了。她很高兴自己得手,却发觉江波白似乎也以看她的反应为乐,甚至还莫名其妙的笑问她一句:“你是不是觉得我太容易得手?”这句话吓得她脸上直冒冷汗,差点连脸上的妆都掉了,莫非他早知道她的意图?但他随即像没发生过任何事的又把她带上床,并且对她的身体做出没有任何男人让她享受到的高潮,她慢慢的了解到,他很了解女人的身体,这代表他以前的女人一定不少,所以自己更得小心才是。她想成为江太太,不只是因为江波白很有钱而已。

  江波白不但拥有英俊的外貌,他浅浅的一笑更是足以令女人晕头转向,他迷人的双眼一望,任何女人都抵挡不了他的魅力,何况是拒绝他呢!这样的男人让她想要抓住他的心,让他对她俯首称臣。虽在床事上他们的确是配合得很好,但是四个月来,只要一下了床,江波白若即若离的态度却让她十分恼怒。两人在床上取悦着彼此,但是一下了床,他对她一脸淡然没有重视她的举动,待她就如陌生人一般。她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她决定使出撒手锏,下这一狠招,相信男人都会被此吓得脸色发青。“波白。”邵依依甜甜的叫。

  江波白睁开眼睛,刹那间原本慵懒的模样已不复见,此时他的眼睛如带电一般,眼神带着询问的看向邵依依。他的英气十足,让看到他眼神的人都会直勾勾地盯住他不放。说哭就哭向来是邵依依的拿手好戏,因为大部分的男人最见不得女人哭,只要女人一哭,再怎么刚强的男人都会变成绕指柔,更何况是她这样的美女在哭泣。不过她的哭相已经对着镜子练习了无数次,绝对不会毁坏她近乎完美的装扮,只会让她看起来楚楚可怜,更令人疼爱而已。“波白,我怀孕了!”

  江波白向后躺椅背的身子直了起来,他的目光闪动着不知名的光芒,并没有邵依依原先以为他会有的惊慌,他反倒是不动声色的问:“几个月了?”邵依依微微一楞,没想到江波白会问得这么详细。她眨眼故意让眼泪落下来更多,“你是什么意思,你以为我会勾搭别的男人吗?孩子这当然是跟你在一起时有的,你还问我几个月?你好没良心。”江波白的嘴角上扬,略带点微笑地又往后躺靠在椅背上,轻轻说了一句:“喔!”她不懂他为何微笑又一副轻松自在的模样,既然摸不清他在玩什么把戏,戏只好更卖力的演下去。“你只会说喔,我爸妈会打死我的。”江波白似乎对这场戏快忍俊不住的笑了起来,他低沉的嗓音带点不为人知的笑意打趣道:“依依,我实在很不愿意说出口,不过我还是说好了,这个孩子绝对不可能是我的。”邵依依更加用力的哭,脑子里却在思索着,江波白凭什么认为孩子绝对不可能是他的,他为什么这么有自信?对了,他们事先都有做防范措施。

  她不惜撒谎也要把江波白钓上,否则她这四个月来所花的心思及所做的事全都白费了。“我忘了吃避孕药,而你有时候过度激动热情,没有戴套子……”她没再说下去,因为聪明人一点就通,而她绝对相信江波白是个聪明人。江波白笑意终于消失,一脸无聊的支着颊,他的视线转而看向眼前玻璃杯里的红酒。邵依依把头低下,忍不住的暗笑起来。因为江波白的脸色变了,她高兴极了,心想自己一定可以成为江太太的。拿起酒杯,江波白一口喝干手中的那杯酒。邵依依窃笑的想,对,男人都要借酒壮胆才说得出求婚的话来。“依依,跟你在一起的日子还算愉快,因为你很懂得怎么讨好男人,说实在的,对你也没有什么好挑剔的,多谢你让我在无聊的生活里增添了一些乐趣。”赶快求婚吧!邵依依在心里盼望,但她故意无辜的眨眨眼睛,以示自己的天真。绽开个令人目眩神迷的英俊笑容,江波白微笑地道:“不过,我似乎一直忘了告诉你有关我的一件事。”他脸上笑容更形扩大,“我不孕。日本的大医院开出的证明,我在成年时就知道了,我一辈子也没有办法跟女人生小孩。”他站了起来,拿起帐单,“那就这样子了,依依,希望你跟孩子的父亲可以过得很好,为了不要影响你跟他的感情,我决定我们以后最好不要再见面,再见。”邵依依终于知道自己聪明反被聪明误,她一脸惊慌失神的目送他离去,而江波白在付完帐后,依然笑得愉快。江波白对刚才发生的事,不禁有失笑的冲动,这是最近几个月来他生活中最刺激的一件事。眼见邵依依目瞪口呆的表情,他真的觉得很可笑。当然,他也是满钦佩邵依依的。这个女人有野心,也有行动力,再加上她的确长得很美,在床上也极力的想讨好他,虽然她很快就让他厌倦得想打瞌睡。但是对于这么有野心的女人,他还是会在心里赞美,只除了她的手段用得不对之外。这个女人的野心不下于男人,若是用在正途,想必她应该会成为女强人吧。雨下得很大,江波白撑起伞,准备走到他停车的地方去。因为下雨的关系,路上少有行人。他继续的跨过马路,台湾不太好停车,他将车停在离餐厅较远的地方,大概得要步行个七分钟左右,希望大雨不会把他的裤子给弄s-hi才好。他一路行来,天色暗得几乎看不见路况,何况现在又正下着大雨,视线更加不清。不过幸好他停车的地方有盏路灯,所以对他的车子的状况还看得满清楚的。而刚才整完邵依依的满足感又不见了,无聊感又占据了他的心。就在路灯几乎没有照到的黑暗角落里,若不是他的车子就停在那里,他绝对不会发现的。有一个蜷曲的物体,低着头、垂着肩,就坐在介于车子跟墙角之间的一小块地方。江波白就撑伞往前走去……

  那是个人,一直低着头,既没有撑伞,也没有穿雨衣,只穿平常的衣物,那看似学生制服的东西。本来那人是不会吸引他的目光的,但是江波白却在那里待了许久,因为那人慢慢的抬起头与他四目相对。那是一双黑亮的眼睛,恍如黑宝石一样耀眼。可眼神里却充满愤怒跟不满,在短短的几秒后又转为无望的哀伤,再化为暴怒,像是情愿表现出怒气与凶暴,也不要绝望地自我可怜。见状,江波白起了一阵j-i皮疙瘩,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感受了。远在他第一次夺得冠军之时,曾有过这般的感受,那让他心跳加速、让他觉得刺激,但在他后来知道不论他努力与否,冠军都会属于家世背景好的他之后,那种兴奋便不曾在他的人生出现。但是在眼前这个好象被抛弃的猫儿的人身上,他又有了这种感觉,原本的无聊感立刻不翼而飞。“看什么看,再看就宰了你!”

  男孩的头往上抬,注视着江波白,而稍嫌尖锐的声音高扬了好几度,而他的声音像是幼童一样带有童音。但他的眼睛像火一样的炙热燃烧着,且他的口气绝不和善。基本上,那是不良少年说话时的语气,一般人若遇到这种口气,会不想惹事生非的离去。但江波白并没有这么做。对方那像火一样的眼睛,让江波白执迷的看着他。江波白手叉腰,又笑了起来,看来最近的他应该会远离无聊一段日子。他笑道:“请问你有武器吗?例如小刀、武士刀或者是开山刀或西瓜刀之类的,最起码也要有菜刀吧?”男孩仍旧蹲坐在雨中,但他的口气比刚才更火爆,对于这个不识相的人他只觉讨厌,“你说什么?!给我滚开没听见吗?小心我宰了你。”“真奇怪,你高中毕业了吗?基本上要宰了一个人,是需要用尖锐的利器把对方分割才算宰,在这样的情形下,你应该要说你给我走开,因为我是人,不是圆形物体,不会用‘滚’的。”江波白一样样的解释。“你找碴!”

  男孩的口气已经火爆至极,他像火箭般疾速冲向江波白,一拳结结实实的击中江波白的腹部。那一拳绝对不轻,只见江波白痛得拧眉,但男孩还不只是给他一拳而已,他看似个善于打架的高手,他先击一拳,然后再抬脚揍向江波白的腹部,这样还不够,他整个身体撞向江波白,将江波白撞倒在地。待江波白倒地后,他压上江波白,抡拳要揍江波白的脸。江波白被揍了很多下,他非但没有感到害怕,还笑了起来。男孩看他笑,怒火上升的道:“混蛋,你笑什么?”

(书本网:www.bookbenw.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