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理悬疑 >

穿越种田之文恬武嬉 作者:斯源(下)

时间:2019-06-08 09:41 标签: 穿越时空 种田文 生子 近水楼台
第56章 修堤 一连下了一个月的雨,终于收了雨势。太阳却不甚明媚,只时隐时现地例行出来一晃。就是这样,也让乡亲们松了一口气,再不停,这北宁河就要泛滥了。 里正宁可贵去镇上一趟,回来拿着旱烟抽抽。 老爹?初六喊了一声。 嗯?宁可贵浑浑地抬头看自家小

第56章 修堤

  一连下了一个月的雨,终于收了雨势。太阳却不甚明媚,只时隐时现地例行出来一晃。就是这样,也让乡亲们松了一口气,再不停,这北宁河就要泛滥了。

  里正宁可贵去镇上一趟,回来拿着旱烟抽抽。

  “老爹?”初六喊了一声。

  “嗯?”宁可贵浑浑地抬头看自家小子。

  “老爹你怎么了?”初六觉得自家父亲有些不对。

  “哎!咳咳……”宁可贵吐了口烟,咳得昏天暗地。

  初六赶紧上前替父亲拍了拍:“老爹,你到底是怎么了,说句话啊”

  “初六啊……”宁可贵终于止了咳,叹了口气道,“将大家伙儿召集过来,开个会。”

  “哎。”初六看父亲的表情就知道,肯定没什么好事。

  初六拿了铜锣一路敲,一路喊:“开会了!”

  “发生什么事了?”在家做活计的乡亲们擦着手,探出来相互询问,可谁也不清楚。田地里干活的汉子们也赶紧收拾了农具,快步往家奔来。

  消息传到山脚处猎户宅院时,奚曦木着脸问:“发生什么事了?”

  “我爹回来就一直在抽烟,没有说什么事。”初六道。

  “你先去通知其他人,我们一会儿就过去。”奚曦点点头,对初六说。

  “好好!”初六忙不迭地点头。

  田恬看着初六离开后,才问奚曦:“大叔,村里发生什么大事了?”

  奚曦望了望外头,猜测道:“前一阵连日大雨,大约是与河塘修堤有关。”

  “这是上头安排下来的任务?”田恬问。

  “暂时还不太清楚,我们过去看看再说。”奚曦道,“若是真是服徭役的事儿,咱出钱就是了。”

  田恬点了点头。

  两人到村上的时候,里正家那块儿都已经围得水泄不通。有些村民是从田地里赶来的,脚上净是泥巴,手里还拿着锄头。在那儿叽叽歪歪说得起劲的大多是在家的婆娘或夫郎,手里还挽着个篮子,择菜唠嗑两不误。他们见奚家夫夫走过来,纷纷笑着打招呼。

  里正看着人来得差不多了,便站了起来:“咳咳……静一静了!”

  大伙儿闭了嘴,朝宁可贵望了过去,有些手里也不停息,还在择着菜。

  “大伙儿也瞧见了,”宁可贵道,“之前连着下了一个月的雨,渠里的水齐田埂,北宁河水也漫上了岸。”

  田恬闻言,向奚曦望了过去,奚曦安抚似得看了田恬一眼。两人顾不得说什么,便听到四周叽叽喳喳地唠开了。

  “这是哪儿受灾了?”

  “不会又是落胥河吧!”

  “难不成是要服徭役?”

  “去年加了税,今年徭役又提前,现下正是春耕时,还让不让人活了!”

  “哎,连安安心心耕两亩田地都不成!”……

  “大伙儿已经猜到了,的确是要服徭役,修落胥河堤。”宁可贵无奈道,“前阵子下雨,落胥河差点就缺了口,临近的几个村子的都冒雨去堆河堤了。大伙儿都知道,这落胥河说近不近,说远也是不远。前几年大水灾便是落胥河缺了口,一下子冲掉了好些村子,咱宁左村也是没了好些人。所以,这河堤很重要,一定得修好!”

  宁可贵的话音刚落,收获此起彼伏一阵哀叹。

  田恬拿手指戳了戳站在身边的奚曦:“这落胥河在那儿?”

  “西面。”奚曦道。

  “远吗?”田恬问。

  “走过去要一日。”奚曦道。

  田恬的眼睛眨巴了两下,没法想出用走计量的距离。

  “放心。”奚曦最受不得田恬朝他眨巴眼睛,便捉着他的小手安抚他。

  “这次修河堤,还是老规矩,一家出一个。家里年满十五,不足六十的汉子只有一个的,可以出钱代役,八百文一户。家里有符合条件的汉子,也想要代役的,二千文一户。”宁可贵道。

  “嗬!连代役钱都涨了!”

  “可不是!去年才一千二百个钱!”……

  村民们嘀咕了一阵这代役价钱之后,也没了声响,毕竟各家有各家的难处。去修吧,那活累就不说了,还得自备干粮。睡觉也没个遮挡的地儿,现下虽是春日了,可春寒料峭,露天睡着可是很容易生病的。而且,修河堤还是挺危险的,一不小心就被浪头卷下去了。有些是家里只有一个汉子,指着田地里耕种,离不得人。有些是家里有好些个汉子,派谁去便是个问题,不派的话,这二千个钱又是个问题。好些家里一年都攒不到这么多钱。

  “镇上说了,若是家里有人服役,还有汉子想着赚点钱的,也可以报名,二十文一日。”宁可贵觉得这个价钱该不会有人去的,但秉着将上头的意思完整转达到,还是与乡亲们说了。

  “二十文?奚家作坊里干零工还三十文一日呢!”

  “就是!”

  “有那个闲工夫,还不如在家多种些菜!”

  “可是,落胥河堤一旦有缺口,别说种菜了,怕是家都没了。”

  “也是,哎!”……

  “好了,大伙儿回家都商量商量,商量好了到我这儿登记一下。”宁可贵道。

  村民们叽叽喳喳地散开,田地也不去了,各自回家商量去了。

  “大叔……”田恬扯了扯奚曦,“我们是交钱还是服役?”

  “交钱。”奚曦道。

  “可是,大水冲过来,我们的房子都会被冲掉呢。”田恬道。

  “我去服役?”奚曦看着他。

  “不行,”田恬抿了抿唇道,“很危险呐。”

  “我身手还可以,恬儿不用担心。”奚曦道,眼睛却是暗搓搓地瞟向他。

  田恬想起奚曦打死几只野猪的经历,皱了皱眉:“大叔,我有些害怕……”

  “恬儿,咱家出钱。”奚曦揽了揽田恬,“我不放心将恬儿一个人留在家里。”

  田恬在大义和小我之前盘桓了一会儿,才点点头:“嗯。”

  回去的路上遇上刘奔和薛志良,又相互间询问了一下,都是打算代役的。

  “我们家小毛猴这么小,我实在不放心他们两个在家。”刘奔道,“索x_ing跟着奚当家还攒了几个钱,还出得起代役钱。”

  “我也是不放心恬儿一个人在家。”奚曦道。

  “俺倒是想去修河堤的,”薛志良抓了抓头,“可小米不让!”

  刘奔斜眼看他:“那是担心你!”

  “可是,只有落胥河好好的,大家伙儿才能睡安稳不是。”薛志良憨憨道。

  “真汉子!”田恬赞了他一句。

  薛志良两眼闪闪,既羞涩又兴奋地望了望田恬。

  “不许捣蛋!”奚曦将田恬拉回自己身边,“那是小米的汉子,去修河堤的主意得他们自个儿拿。”

  田恬闻言乖乖缩回奚曦胳膊下,薛志良也继续纠结去。

  午饭后,牛大力过来找奚曦。

  “怎么了?”奚曦有些诧异,以为造纸坊有什么事。

  “没……”牛大力摆手,又讪讪地点点头。

  “坐下来说。”奚曦指了指椅子。

  “哎!”牛大力点了点头,坐下来,过了一会儿才道,“奚当家,咱坊里上工的乡亲们让我来问问,这……月俸能不能提前几日结?就……就这二十几日的。”按照上工习惯,没拖欠算不错了,没有提前结的道理。可眼下马上要服徭役,代役钱二千文可不是个小数,都急得很。想着奚家夫夫都是和善人,便派了他过来问上一问。若是能成,倒是解了燃眉之急。

  “可以。”奚曦点头,“你去村里通知一下吧,签契的和零工的都过来领一下。”

  “奚当家,您真是大善人!”牛大力赶紧站了起来,想要磕上个头却是被奚曦扶住。

  “申时末过来,我现下去镇上一趟。”奚曦道。他想着家里的铜钱是不太够的,而且家里存的一些银子得换成银票,那夜壶怕是都塞到口子上了。奚曦汗,买个放银钱的盒子吧,老用夜壶也不是个事儿。

  “好好!”牛大力连连点头,赶紧去造纸坊上工。

  田恬去刘奔家玩小毛猴了,奚曦抓了抓脑袋进了里屋,从床底下掏夜壶。果然,夜壶里已经塞不下了,田恬将三个二十两的大银子放在夜壶后面,铜钱装到了口子上。奚曦抹了把汗,谁家夫郎会将银子放外面,铜钱藏得好好的?

  奚曦将二十两的银子都取了出来,数了数,十六个,又拿出了一个,其他十五个用布包起来,这些可以换三张一百两银票。剩下的银子奚曦拿了二十两碎银带着,大部分换成铜钱,余下还能再买点米面回来。夜壶底下还有之前换的两张一百两银票,奚曦看了一眼,将暂时不用的银子放进去,又抓起大把大把的铜钱往里灌。

(书本网:www.bookbenw.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