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理悬疑 >

穿越种田之文恬武嬉 作者:斯源(上)

时间:2019-06-08 09:41 标签: 穿越时空 种田文 生子 近水楼台
文案: 田恬瞪大眼睛,纳尼?偶和那弱受私奔? 奚曦撇嘴皱眉,点点头 田恬头顶冒烟,要私奔,偶也是得拉个你这样的私奔吧! 奚曦脸上有些不自然,咱咱们本就是私奔出来的。 田恬仓鼠脸:。。。。。。 硬汉攻没心没肺受 穿越文,男男生子,不是土著 内容标签

文案:

田恬瞪大眼睛,纳尼?偶和那弱受私奔?

奚曦撇嘴皱眉,点点头

田恬头顶冒烟,要私奔,偶也是得拉个你这样的私奔吧!

奚曦脸上有些不自然,咱……咱们本就是私奔出来的。

田恬仓鼠脸:。。。。。。

硬汉攻&没心没肺受

穿越文,男男生子,不是土著

内容标签: 生子 种田文 近水楼台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田恬(田云淡)奚曦(奚赫奕) ┃ 配角:田余墨田为砚谷梁锡谷梁钰林渊 ┃ 其它:

第1章 初来

  睫毛微颤,田恬仿佛看到金色余晖飘洒了一屋,点点光晕忽近忽远地流转。原来还在做梦,田恬的唇角不自觉地扬起。他竟然梦见与一个少年私奔,这得需要多大的勇气!要是被他老头子知道,别说一条腿了,第三条腿都要被打断了好么!

  “恬哥儿,恬哥儿……”有人在他耳边轻唤。

  “唔……”田恬轻轻哼了一声,模模糊糊地仿佛看到一双晶亮的眼眸。

  “你还来做什么!”一道浑厚的声音响起。

  “曦大哥!”身边的人声音有些委屈,“我……我便是来看看恬哥儿……”

  “你且离他远些!”那人的语气很是不客气。

  “咳咳……”田恬睡咳了几声。

  “恬儿?”沉沉的声音里带着关切。

  “恬哥儿?”清柔的声音。

  田恬眼刚睁开,便见着脸颊惨白,唇色却是血红血红的一张脸,吓得立马跃起来。“是人是鬼啊!南无阿弥陀佛!急急如律令!退散吧妖怪!”最后田恬情急之下一脚踢向懵掉的那鬼脸上。

  “嘤……”被踹到的人没想到会被如此对待,捂着脸扭头便跑。

  田恬看着那人一步三扭地踩着小内八跑开,嘴巴长得老大:“扭成这样腿没成麻花倒也是奇迹!”

  一回头,便见着一胡子拉碴的汉子呆愣愣的,田恬仰面躺倒:“偶还在做梦,还在做梦……”一面低喃着,一面闭上眼。

  奚曦想了想,伸手至他额上探了探。

  田恬瞬间跳起来,手是热的!活人?他不是在做梦?!“你是谁啊!你别过来!”

  奚曦歪头一想:“莫不是烧糊涂了?”

  “你才烧糊涂了……”田恬说到后面突然意识到,他可能穿越了!明明在一线天的时候,不小心失足跌下山崖了,怎么可能有生还的机会?

  “没事,恬儿……”奚曦正想凑上前说点什么,却是被田恬一脚抵住脸。

  “说话就说话,自重啊大叔!”田恬气势十足,收回脚的时候,赫然发现那汉子威武雄壮的脸上顶着红艳艳一个唇印。“呃……”田恬心虚地一下子收回脚,想要在床单上蹭蹭。

  奚曦捉住他白嫩的脚丫子:“别乱蹭,我去打水。”

  “哦。”田恬不好意思地抽回了脚。

  奚曦看了他一眼,转身出去打水。

  田恬掰起脚丫子,看了看脚心。嚯!除了那残留的唇印,还有些许白色的粉屑,看来没少扑粉,怪不得煞白煞白的。他想了想那扭秧舞般的步调开始怀疑,难道不是男孩纸,而是个女孩纸?

  奚曦打了盆水过来,雪白的棉帕在水里划了两道,捞了田恬的脚丫子细细地洗来。

  田恬懒懒地靠着棉被享受这汉子的服务,伸手揉了揉脑袋道:“偶这是怎么了?”

  “晚上掉河里吓的,起了热。”奚曦木着张脸。

  “晚上?河里?”田恬眨巴了两下眼睛,“偶做什么晚上要去河里。”

  “你都不记得了?”奚曦顿住了动作。

  田恬恍惚间想起那个慌乱的梦,漆黑的树林,飘忽的鬼火,奔跑的少年,以及没入湖里被缠住的绝望。

  说起这,奚曦木着的脸上才稍见愤色:“我到底是哪里待你不好了,你要与人私奔!”

  “偶?”田恬的愕然,“私奔?”

  奚曦沉着脸,点了点头。

  “和谁?”田恬一乐,没想到原主竟这么热烈奔放!

  奚曦狐疑地看了看他,不明白是真不记事还是假不记事,便道:“方才的林家小子。”

  所以,方才脸上敷了厚厚一层粉,还涂个烈焰红唇的,真是个男孩纸?田恬不可置信,瞪大了眼睛:“纳尼?偶和那弱受私奔?”

  奚曦听不太懂他话里的词语,不过大致能明白,便撇了撇嘴,皱眉点头。

  田恬差点自c-h-a双目,这是什么品位!他道:“要私奔,偶也是得拉个你这样的私奔吧!”

  奚曦闻言脸上倒是稍微好看了些:“咱……咱们本就是私奔出来的。”

  田恬顶着仓鼠脸无语。

  奚曦大概是被方才那句话取悦了,细心地替他擦干脚上的水,捞起另一只脚要往水里按。

  “做甚么?”田恬扯了脚丫子与他僵持。

  “洗脚。”奚曦理所应当答道。

  “这只脚没有弄脏,作嗲要洗?”田恬扯回了脚。

  “一只脚洗了,另一只脚不洗,多难受。”奚曦皱着眉道。

  “一点都不难受!”田恬斩钉截铁。原来是个强迫症患者,田恬笑眯眯地看着奚曦脸上越来越纠结的眉毛。

  奚曦百抓扰心,死死盯着田恬没洗的那只脚。

  田恬一看不对,收敛起笑意,警惕地看着奚曦。

  奚曦捏了捏拳头,放柔了语气道:“你看,满满一大盆水,不洗的话怪浪费的。”

  “不!”田恬偏头,想了想道,“那水里有残留的脂粉与唇脂!偶这脚本是干净的,一落这水便脏了。”

  奚曦沉默地看了看水盆,忽地端了起来往外走。

  田恬看着那耿直的背影,乐呵呵地笑了。可没笑多久,便见着那汉子端了盆水又进来了。

  “这水换过了。”奚曦容不得他说话,直接捉了脚按到水里。

  田恬看着浸泡在水里的脚,半天没回过神。因为不给他洗脚就过不去夜,所以便换了盆水过来!方才谁说的浪费水来着?

  奚曦替他擦干了脚丫,终于圆满地舒开眉头。他开始有心思说道说道了:“恬儿,你的口齿不清不是早就好了,怎现下又变成这般了?”

  田恬茫然地想了想,后知后觉地想起,他一直都不会说“我”这个字,只会发音成“偶”。田恬摇头:“偶也不知道。”

  奚曦将水盆放置在一边,纠正道:“看着我的嘴型,我……”

  “偶……”田恬无比配合地看着他的嘴,认真地发音。

  “我……”奚曦看着田恬,随着发音头微微用力点了一下。

  田恬倾听之后,也学着奚曦的样子,配合着发音,头无比认真地点下去:“偶……”

  奚曦扶额,不过看着他很是认真的眼睛,便还是有耐心地教:“我……”

  “偶……呕……嗝……咳咳……”田恬掐了自己的脖颈,无比痛苦。

  “算了算了,以后慢慢学,别着急!”奚曦立马投降,只不过回到过去的腔调,算不得什么。

  田恬手一挥:“该咋咋地吧!”

  奚曦也是同意地点点头,端了洗脚水出去。

  好不意外,才几息功夫,又见那厮过来了。田恬拄着脑袋看他手里的碗:“什么呀这是?”

  “姜汤。”奚曦道。

  “不喝。”田恬皱眉。

  “受了凉自然是要喝上两日,乖,喝下之后我给你拿蜜饯。”奚曦道。

  田恬往后躲了躲,顶着面瘫脸说这种话很违和好吗!好歹,嘴角上扬个四十五度。不过,田恬想了想,笑眯眯地说这话也不太对劲,与拐骗少男少女的怪叔叔像了十足十!他想了想,道:“你先尝一口,看看辣不辣。”

  奚曦闻言果真小小地呷了一口:“不辣!”

  “骗人!”田恬嫌弃道,“喉头都未动,尝都没尝!”

  奚曦扶额,虽然有些不记事,可这习惯却是一点都未忘。每次喝姜汤喝药,他都得连哄带骗,彩衣娱亲,十八般武艺都用上才行。他只得放开喉咙大喝一口,还没缓过气呢,便被恬儿环紧脖子,按住碗直灌下去。

  “如何呀?”田恬帮他灌完姜汤才撤手,笑得跟小狐狸般。

  “自然不辣!”奚曦面不改色,道,“早知恬儿不会乖乖喝下,我便是煮了一锅呢!”

  田恬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算你狠!

  奚曦锲而不舍地又端来一碗:“喝吧!”

(书本网:www.bookbenw.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