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理悬疑 >

向往的生活 作者:江湖太妖生(下)

时间:2019-05-15 09:09 标签: 种田文 布衣生活 生子 欢喜冤家
第55章 妯娌 施晟御携夫人静悄悄的住进落云山的山庄里, 连自己小儿子都没敢惊动。他们在山中小院子里住了几天适应了一下这里的气候, 便开始直接给岳凌霄打了电话。 岳总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山上干活。 他今天为了证明自己并不是只能做健身房小王子,所以死缠

第55章 妯娌

  施晟御携夫人静悄悄的住进落云山的山庄里, 连自己小儿子都没敢惊动。他们在山中小院子里住了几天适应了一下这里的气候, 便开始直接给岳凌霄打了电话。

  岳总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山上干活。

  他今天为了证明自己并不是只能做健身房小王子,所以死缠烂打的跟在叶逢河身后下了山。

  山下的玉米地上次掰光了几亩, 玉米秸秆已经都切碎了给牛犊们做饲料吃了,今天上来就是要把秸秆的根挖出来, 地都处理松软, 然后种上苦荞。

  叶逢河把岳凌霄全副武装起来, 这高原的yá-ng光可不是说着玩的,不适应的人说晒伤就晒伤,脱皮都是轻的。万一岳总毁了容, 还不得哭死啊。

  岳凌霄带了遮yá-ng帽,带了口罩,穿上长袖衣服, 背上还背了个蓑衣。大老远一看就跟个本地人似的, 唯一不像的地方就是个头太高了。

  “这样一锄头下去, 把根挖出来就行。累了说一声。”叶逢河有些担心的看着岳凌霄挥舞锄头的样子,生怕他会把锄头砸到自己脚面上,那可就惨了。

  叶逢海看的只想笑, “你让他捡土根算了, 轻松还没危险。”

  “他不愿意。”叶逢河又叮嘱:“我说的你都记住了吗?”

  岳凌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苦笑道:“我又不是小孩子,没事的。”

  叶逢河道:“帽子别摘知道吗?被山风吹了容易生病。”

  叶逢海:“哈哈哈哈哈。”

  岳凌霄无奈道:“好了好了, 我知道了。不摘帽子, 不脱蓑衣, 累了一定跟你说一声,行了吧?”

  叶逢河想了想应该没有什么遗漏,道:“那行吧,你从这边挖,我去旁边了。”

  挖玉米秸秆的根是需要巧劲儿的,一锄头下去,利用杠杆原理把根挖出来丢到一旁。如果只是用蛮力,估计累个半死都挖不出多少来。

  叶家兄弟用人工来清理小块的地,叶爸爸用小黄牛拖着犁耙去处理大块的地。

  小黄牛慢悠悠的走着,身后的犁耙卷起层层泥土,秸秆根直接都被翻了起来,只需要磕掉土捡起来就好了。

  岳凌霄挥舞了半天锄头总算掌握了技巧,他抬头羡慕的看着离自己不远地方的小黄牛,跟叶逢河道:“以后我们只种大的地不行吗?小的太辛苦了。”

  叶逢河扫了他一眼,道:“你以为什么地都能种粮食?这些地看着小,可都是一年年慢慢开出来的,已经是熟地了,种粮食产得多,怎么能轻易说不要就不要了呢。”

  岳总自然不懂什么地还分生熟,他看了眼小叶子手臂上绷起来的肌r_ou_,挥动锄头拧出来的腰线,难耐的舔了舔唇。

  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

  看着手机上的陌生电话号码,岳凌霄原本不打算接。不过为了转移对让自己燥热源头的注意力,他还是接了电话。

  “请问是岳凌霄吗?我是施晟御。”

  岳凌霄一愣,“施先生?”

  理他不远的叶家兄弟听见施先生这三个字,都纷纷扭头看他。

  岳凌霄做了个嘘的手势,把手机开了功放,“施先生,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施晟御笑道:“嗯,是有一些事,你已经知道我过来你的山庄了吧?”

  岳凌霄道:“是的,已经知道了。”

  “那你也应该知道我家小儿子和叶家哥哥的事了?”施晟御开门见山。

  岳凌霄看了叶逢海一眼,叶逢海点点头。

  他道:“是的,我也听说一些,但是并不是很清楚。”

  施晟御道:“我家小儿子曾经做过对不起叶逢海的事,如今他想要忏悔,我这个做父亲的,总想帮儿子一把。”

  “帮一把?抱歉施先生,我有些听不懂您的意思。”岳凌霄拧紧眉头,“而且施先生,我与您说的那位叶逢海的弟弟关系很好,以后我们是会结婚的,所以如果您这个帮一把……”

  施晟御呵呵一笑道:“小岳,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说的帮一把不是要去伤害叶逢海,而是想要对他道歉。当年我儿子没教育好,我和他母亲也对他有些放任,导致云飞那个孩子总是犯傻。叶逢海这个孩子是个好孩子,当年他突然离开,我们也帮着找了很久……既然现在知道他在哪里,我和妻子就想请叶逢海喝个茶,道个歉。”

  岳凌霄一挑眉毛,“道歉?如果是这样,您给我打电话是什么意思?”

  施晟御道:“自然有关系,如果叶逢海原谅了我儿子,那你跟云飞就是担挑儿,算是半个兄弟了,对吧?”

  岳凌霄:???

  “担挑是什么意思?”

  施晟御这才想起来,岳凌霄是半个老外呢。他中文或许很好,但是也没有好到能知道这些老方言的意思。

  “抱歉,就是……嗯,譬如说分别嫁给兄弟俩的女人叫妯娌,娶了……”

  岳凌霄立马掐断他的话,“哦,我懂了,意思我和施云飞以后就是妯娌关系,对吧?”

  叶逢河对他竖了个大拇指。

  施晟御蒙了一下,“啊,是的,就是这个意思。”

  俩人意思来意思去,目的就是想让岳凌霄在叶逢海面前说几句好话,顺便牵个线,避免夫妻俩跟叶逢海见面之后的尴尬。

  岳凌霄挂了电话,开始请示,“亲爱的,这件事要怎么做?”

  “哥,你觉得呢?”叶逢河问。

  叶逢海道:“我也不知道,我又不认识他们……再说这个道歉,我都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们的。”

  他也很无奈,面对施云飞的时候,他还有耍x_ing子的余地,可是如今要面对施云飞的父母……万一人家问:你为什么要打我儿子呀?

(书本网:www.bookbenw.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