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恐怖灵异 >

崩坏星河 作者:国王陛下(一)

时间:2017-10-27 10:49 标签: 玄幻 异界大陆
内容简介: 随着星际殖民时代的开启,人类终于将文明核心价值观散布到了广袤的星河之中。粉碎星球的战舰巨炮为漆黑寒冷的宇宙点燃了正能量之火,大炮射程之内,遍地真理!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 这是一个周游列国,行侠仗义的故事。 这是一个遍
内容简介:
  随着星际殖民时代的开启,人类终于将文明核心价值观散布到了广袤的星河之中。粉碎星球的战舰巨炮为漆黑寒冷的宇宙点燃了正能量之火,大炮射程之内,遍地真理!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
  这是一个周游列国,行侠仗义的故事。
  这是一个遍赏群芳,绝不负责的故事。
 
 
第一卷 三横一竖的王
 
 
楔子:没时间解释了,快上车
  “华夏日报记者吴凡在天通七号太空港口为您报道:天京时间凌晨三时三十分,在港口杂货仓库db201中,工作人员发现一具女性尸体,经鉴定,死者为华夏著名高等学府特聘教授桃虹。目前死亡原因正在调查之中……”
  夹杂电子杂音的新闻播报,从一款旧式微型收音机中嘶哑不清地传了出来,在空旷死寂的仓库内显得分外凄凉。
  收音机旁,有一张铜框的黑白相片,一只小小的香炉。一位年轻人神态恭敬虔诚地将三炷香插在炉上,合掌一拜。
  “桃老师,自毕业典礼后与你相别数年,本打算择一良时专程拜访,与你把酒言欢。不想今日竟已天人永隔。虽然你我师生之缘不足数月,虽然你我在学校里相顾两厌,但传道授业之恩我从不敢忘怀。你的仇我一定会帮你报,银河会牵连此事的上上下下,我会用他们所有人的狗命为你陪葬……桃老师,一路走好。”
  年轻人语气低沉落寞,一杯淡酒在唇间一抿,随手洒落。
  仓库外,夜色浓重如墨,年轻人行走期间,落步无声。寂静中,忽然有个女孩儿的声音在他旁边响起。
  “你和那个女人的关系很好?”
  仅闻其声却不见其人,女孩儿的声音空灵缥缈,在黑暗中忽然响起宛如鬼魅。
  但年轻人却见怪不怪,头也不转,边走边答:“相反,应该算很差。我是个不习惯认真的人,她是个太习惯认真的人。我混进学校只是穷极无聊,她却偏要培养我当什么国家栋梁,那几个月被她搞得鸡飞狗跳,大半夜偷偷摸摸玩个刀塔都会被她逮个正着,直接黑掉我的终端……当然事后作为报复我也黑了她的终端,把她珍藏多年的爱情连续剧都换成了同名GV,害得她大半个月失眠抑郁。但总之,那几个月里,她着实教了我不少为祸人间的真本事,授业之恩非同小可。而且,除去那些不谈,桃老师那样的人,无论如何都不该年纪轻轻就惨死于此,更不该死在银河会那些杂种手上。师父说过,这个世界上有些人纵然不讨人喜欢,却值得尊重。”
  女孩儿沉默了一会儿:“听不懂。”
  年轻人耸耸肩,叹口气:“人类的事情你当然不懂。说来,你不是一直以观测者自居么,今天忽然跑出来有何贵干?”
  “只是好奇你在做什么。你要为那个女人报仇吗?看你郑重其事的,对手很强?”
  “能让桃老师都惨死的人当然很强,她在转职任大学教授之前是华夏军方的特种兵,而且是特级水准,就连我都没把握能杀得了她。动手的人是银河会的高级干部兼王牌打手富兰克林,此人凶名显赫多年,实力应该在我之上。”年轻人说着,却泛起笑容,“不过我脑子进了水才会跟这路下三滥的货色刚正面,我在天京有个朋友最近与银河会有些矛盾,他实力高强,为人憨厚,最适合拿来作这种脏活累活。我和他自天狼星战场分别,也有段时间没见,如今正好帮他忆苦思甜一番。”
  说话间,年轻人来到仓库旁的停车场,一辆略显老旧,黄绿相间的浮空车安静地停在幽幽路灯下,车顶的黄色车灯映出“出租车”的字样。他打开车门,坐到驾驶座上,点火,启动,控制面板的光芒顿时映亮了他的脸。
  不知何时,那已经变成了一张载满风霜,胡茬杂乱的老司机的沧桑面容。
  “诶,你这是在玩什么?”女孩儿好奇地问。
  年轻人哼了一声,用沙哑的声音说道:“没时间解释了,快上车。”
 
 
第一章:这车岂是你想上就上,想下就下的?
  “近日,天京市公安机关在下城区一所廉租房内发现多具尸体,死者年龄从18岁到32岁不等,死因系煤气中毒,据悉,死者均为银河会干事,公安机关称不能排除帮派仇杀的可能。”
  摇摇晃晃的声音,从破旧的出租车收音机中挣扎着挤了出来,在狭小的浮空车内回荡。
  紧随其后,则是司机师傅颇为幸灾乐祸的感慨声。
  “这世道真是越来越乱。”
  司机看起来三十出头,仍在年轻人的行列,面容却因长期劳作而载满风霜,胡茬杂乱、发丝油腻而稀疏,眼球中遍布血丝,疲惫中却夹杂着相当的兴奋。
  车后的一男一女,用一千信用点每天的价格租车——一天抵得上寻常司机师傅半月操劳,这等肥美的生意不知多久才能遇到一次,的确让人有兴奋的理由。
  只是两位贵客一路无话,令车内气氛显得格外沉闷。好在司机身为一个合格的天京人,最擅长就是没话找话,打开收音机,听着每日新闻,他的单口相声已经讲了一整个上午。而摆在方向盘前面的一瓶浓茶,甚至没喝掉三分之一。
  对于司机的絮叨,车后的一男一女只是沉默不语,其中女子显得有些不耐烦,但还是强自忍耐,直到车载收音机中播放出一条新闻,吸引了她的注意。
  “副市长谭琦近日前往天京市高新技术园区,考察了包括茵讯公司在内的多家企业,并与企业代表进行了座谈……”
  司机冷哼一声:“这帮领导干部一天到晚就知道四处打秋风,也不见他们做什么实在事。”
  “安静点!”车后的女子皱起眉来。
  “好好。”司机笑着答应,然后顺手把收音机的音量调到了最低。
  “我是让你安静!”
  车后的姑娘非常不满,一脚踢到前排车座上。
  咕咚!
  浮空车猛地一震,车头摇晃下沉,险些剐蹭到路面上。
  司机师傅转过头,露出不可思议的震惊目光。
  年轻的男子狠狠瞪了同伴一眼,然后和颜悦色地解释道:“我妹自幼练武,身上的力道不比平常人。车子的损失我们会照价赔偿。”
  司机顿时来了兴趣:“原来这位姑娘会武?功夫真是了得!以前我一直以为武术都是骗人的货色,这回倒是刷新了三观!诶,我冒昧问一下啊,您这身功夫在业内里算什么水平?有没有个什么等级制比如武者武徒之类……”
  “没什么水平,比她厉害的人多得很。”男子随口敷衍了一句,然后在司机开口前打断道,“王师傅,前面路口左拐。”
  司机闻言一笑:“去上城区?行啊,不过您下次要去上城区最好提前说下,去年开始要通行证了,不是本地司机的话未必能开得过去。”
  天京城分上下两个城区,下城区是老城,在人类踏足星河之前,曾经作为华夏首府一度容纳了超过八千万人。而上城区则是反重力装置大规模应用以后,在下城区上空新建出来的一座新城,上下城区通过无数个天梯相互连通,极大缓解了下城区的压力。然而时至今日,随着太空殖民日益深入,华夏母星的人口压力已经不大,天京上下城区也渐渐成为了阶级的象征,上城区高昂的消费足以逼退大部分平凡人。
  当然,这一切对于土生土长的天京人来说并不是问题,就算他们承担不起上城区的高昂消费,只能蜗居在下城区,但却可以凭借本地身份自由往来于上下城区之间——只不过每次通行都会记录在案,以维持上城区的良好秩序。
  司机驾车,沿着一道反重力天梯升空到数百米的高空中,上城区如同古代传说中的空中花园,在这片造价极度高昂的空中岛屿上,遍布着维护成本极高的绿色植被,令人心旷神怡。
  “接下来您二位是想去哪儿看看?这天京上城区虽然没有明珠城的上城区来得繁华热闹,但也有不少好地方,您二位要是不怎么熟悉,我可以推荐几处……”
  “不必,去青云区。”
  “哟,青云区?”
  青云区是上流社会居住的地方,在上城区寸土寸金之地,一栋栋独立的别墅和庭院显得分外奢侈。
  王师傅闻言惊讶而兴奋地挑起了眉毛:“好。”
  简朴的出租浮空车在上城区安静地行驶着,司机王师傅一路哼着小调,悠然自得。
  没有司机不喜欢畅通无阻的路面,哪怕旧型号的浮空车也能开出惊人的速度,比起下城区的拥堵吵杂,上城区宛如天堂。
  一曲小调哼完,王师傅感慨道:“要是能天天都在这路上开车,给我艘飞船也不稀罕啊,说来我当年还真有机会去开飞船,不过我还真不稀罕……”
  “闭嘴。”
  车后座的女子终于忍不了这个司机的粗鄙无知,这乡巴佬只怕一辈子都不曾离开母星,区区一介蜗居下城区的贱民,有什么资格去鄙夷星河间的行者?早知道这家伙如此聒噪,当初还不如不租这辆车!
  不过随着车子靠近青云去,女子很快就收敛了怒容,目光转到别墅群。
  王师傅也减慢了车速,扭头说道:“在前面哪栋门口停?”
  接近青云区,畅通的道路就不再笔直,前方分成了数条岔道,通往不同的区域。
  “不必停,绕着青云区转一圈就好,我们看看此地风景。”
  “转一圈?看风景?您俩是打算在这里买房?”王师傅问了一句,理所当然没有得到回应,不过他还是锲而不舍地说着单口相声,开始以老天京人的语气点评此地风水和房价,听得后座女子一阵阵火大。
  青云区从上看去四四方方,但其实上下错落有致,宛如一座拔地而起的山峦,几十栋庭院式别墅分别坐落在景致不同处,浮空车沿着最底层的环路悠然行进。
  王师傅一边开着车,一边说:“这里的房子每一栋都价值几亿信用点,也不知住在这里的都是什么人。我就知道经营天通港的郭德明是住这里,不过这哥们儿地盘上死了个教授,估计要喝一壶。此外还有作药品生意的马红芳和影星池明。哦,据说文氏集团一家子也住在这儿,西边那栋就是。”
  听到文氏集团,车后的两人略有触动,男子微微扬起头:“你知道文氏一家?”
  “老天京人都知道嘛,一群外来的暴发户,为富不仁得很,之前他们的管家包车,最多给一天两千,抠门死了。”
  后座女子简直想蹦起来抽他,一天两千还嫌少?你们是有多贪得无厌!
  不多时,浮空车已经来到青云区的背面,恰好可以看到文氏一家的豪宅,女子抬头望向窗外,伸手扶着浅色墨镜的镜框,默然不语。
  司机在后视镜里看到了,不由笑道:“姑娘您这是拍照眼镜,想拍照留念?这上城区的别墅可不好拍,很多房子是有数字干扰的,拍出来都是马赛克。”
  女子沉默不语,只是继续抚着镜框,视线在一栋格外奢华的别墅上锁定不动,片刻后镜片上像是滑过了一道光华。
  而后,她从学生一样的背包里取出一只棍型的便携电脑,拉出光屏,上面如瀑布一般流动着各式各样的符号,女子单手在上面反快速操作,五根纤长的手指拉出一片幻影,令司机师傅连连感慨练过功夫的人就是不一样。
  片刻后,光屏上的符号越滚越多,女子嘴角则微微勾起一丝笑容,只是乘车的男子却微微提起了警惕,坐姿变得更为端正。
  过了一会儿,女子点点头,将电脑收回背包,眼镜也取了下来,露出一双清澈的眼睛。
  ……
  青云区很大,四方环线足有十余公里长,浮空车一路慢慢悠悠,足用了半个小时才绕完一圈,之后,司机将车停在青云区入口,问道:“接下来怎么走?”
(书本网:www.bookbenw.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