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恐怖灵异 >

崩坏星河 作者:国王陛下(五)(39)

时间:2017-10-27 10:48 标签: 玄幻 异界大陆
随着马里兰一步步靠近飞船,终于开始有警察忍不住后撤脚步,之后就是情不自禁地丢下武器,转过身子,狼狈逃窜。 有了第一个,很快就有第二个,第三个,警察们如退潮一般逃走,就连杰克的威慑力都不足以支撑他们留在
  随着马里兰一步步靠近飞船,终于开始有警察忍不住后撤脚步,之后就是情不自禁地丢下武器,转过身子,狼狈逃窜。
  有了第一个,很快就有第二个,第三个,警察们如退潮一般逃走,就连杰克的威慑力都不足以支撑他们留在原地。
  而在杂鱼们狼狈逃窜的时候,马里兰却看也不看他们一眼,径直来到尤拉面前,以冰冷的目光审视着她。
  尤拉此时也忍不住浑身颤抖。
  她和马里兰是多年交情了,认识她的时候就是在一场战斗之中……所以她比在场任何人都要清楚这个高大女子的心狠手辣。然而见了方才那一幕,她还是本能地感受到了恐惧。
  看到尤拉的颤抖,马里兰终于感到心中的怒火消散了少许,她叹了口气:“如约定的那样,我来救你了。”
  尤拉紧抿着嘴唇,虽然恐惧未消,却难掩心中的激动。
  “亲爱的,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就像王子与公主那样。”
  马里兰哼了一声:“接下来不用我再教你该做什么了吧?”
  “嗯,我这就走人,以后也不会再来这里了。”尤拉很是心痛地说道,“真是可惜啊,这可是许多黄金航路的中转站呢。”
  “黄金重要还是性命重要?死命贪钱这么多年,你也该收手了。”马里兰说完,便不再理会尤拉,拍了拍她的头,便要转身离开。
  虽然耽误了一点时间,但是现在出发,或许还来得及去截杀杰克,只要不惜一切代价开启超航模式的话……
  正在马里兰将思维转移到边缘星区的时候,心头陡然闪过一丝警兆。
  这是真正的身经百战的战士才能拥有的,足以救命的战场直觉,马里兰毫不犹豫地遵从直觉的警告,将自己的护盾全部激活。
  然而一道阴影却径直穿透了她的全部护盾,贴到了她的身体上。
  顷刻之间,马里兰就感到自己体内的模块开始疯狂地发送警报,火种仿佛遇到严寒,摇摇欲坠。
  “这?!”
  “啊,想不到B计划真的成了啊,钓鱼钓到大鱼的感觉真的不错。”
  说话间,月晃的身影在尤拉的影子中缓缓浮现,马里兰身躯摇摆一番,终于还是跪了下去。
  ……
  与此同时,警察局大楼前,琼斯终于得意地笑了出来。
  “王野,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增加了一个队友?我们等你这个队友等了好久!”
  被人叫破真名后,王野虽然神色不动,拳头却紧握起来。
  “马里兰,尤拉,还有师弟嘉蓉,你认识的人现在都在我手上!识相的话,现在滚蛋,我还能给你一个机会,不然的话……”
  琼斯话音未落,就听王野一声叹息。
  “既然所有人都落到你手上,我也是别无选择了。”
  下一刻,王野举起双手,庞大的舰装在手臂两旁投影成型。
  “我能做的,只有倾尽全力为他们报仇雪恨,愿他们九泉之下能得安息。”
  说完,两道炽烈的光芒自炮口点亮。
  大楼内部,琼斯目眦尽裂。
  “疯子!”
 
 
第一百一十六章:皆大欢喜
  在炽烈的强光充满视野的刹那间,琼斯终于有了一丝悔意。
  并不是后悔与王野为敌,而是后悔自己居然在这种关键时刻选择了固守家中,等敌人主动上门。
  以独眼琼斯一贯的作风,从来都是主动出击,哪怕是兵行险招,也要将拒敌于门外。杰克如此器重他,看重的就是他心狠手辣,又擅长主动出手,往往能将问题抹消于萌芽之中。如此一来,哪怕最终行动并不顺利,补救起来也还有斡旋的空间。
  然而这一次,琼斯却一反常态地将敌人放到了家门口,单只这一点来说,无论最终结果如何,都是严重失策。
  此时想来,杰克临行前曾经说过的几句话无疑是问题的根源。
  “琼斯,我不在的时候,绿洲就交给你了。”
  或许杰克这句话的本意是想要鼓舞手下士气,让琼斯能更加心甘情愿地为他卖命,但在琼斯听来,这其实就是钦点继承人。
  杰克并不甘于绿洲警长之位,他始终是想更进一步的。而他距离那一步,已经非常近了,只要这一次的事情能做成,基本是板上钉钉。
  所以对琼斯而言,只要再伺候杰克长官几天时间,待他顺利高升,琼斯就能成为他的接班人,继承大权。
  然而正是这几句话,让琼斯心态发生了变化,有意无意间变得患得患失。
  过去的琼斯是个阴险狡诈的亡命之徒,现在却成了保守怯懦的守成之主,怕死,怕伤,怕失去,所以力求稳妥,固守家中。
  于是终于酿成了恶果,对手的疯狂远在他预期之外,胁迫其好友非但没能让他退让,反而激起了凶性,让他直接出手!
  琼斯一边按下了所有防御系统的激活开关,一边陷入了黑洞一般深沉的悔恨与恐惧之中。
  这一次任务,他完全搞砸了。
  王野这两门重炮开火之后,无论警察局大楼能否在炮火中幸存下来,警察局的威信都将大受打击。
  已经有很多很多年,没人敢在杰克的地盘里如此嚣张妄为,更没有人能动摇得了警察局那座固若金汤的办公大楼——在绿洲太空站,这栋大楼被誉为不落的堡垒,哪怕整个太空站分崩离析,它也能作为一个独立模块在太空中生存下来。
  然而此时此刻,在王野的两门重型舰炮持续输出之下,大楼外围的护盾开始迅速溶解褪色,继而分崩离析。失去护盾庇护后,大楼外墙的防护涂层也开始烧焦而剥落,露出斑驳的内层合金装甲,由外部看来宛如烧伤的伤疤,丑陋无比。
  而这一幕,正发生在绿洲太空站最繁华的地区,周围不知几千几万双眼睛在看,之后就将有几千几万张嘴巴将这一切添油加醋地传播开去。
  不要两天,绿洲太空站的百万人都将清楚地了解到,副警长琼斯连他自己的老家都保不住!
  琼斯简直无法想象杰克回来以后,会怎么看待这一切……杰克从来不是宽宏大量的人,他在杰克手下多年,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一点。你可以成功无数次,但却只能失败一次。
  一时间,琼斯睁着那只独眼,瞳孔直面重型舰炮迸射出的强光,很快就被刺激得视觉全失,他却浑然无所觉。
  短短几秒钟时间,这座办公大楼的层层防御被迅速瓦解,只剩下最后一层构成建筑主体的装甲层,而若是这层厚达二十公分的合金装甲也被火炮洞穿。那么整栋大楼上百号人,不会有任何一个活口。
  而正是这短短几秒钟时间里,琼斯呆立在警长办公室里,对耳旁此起彼伏的警报声充耳不闻。
  完了,已经全完了。
  这一刻,时光仿佛变得特别漫长,而琼斯的思维,也在这一刻变得涣散飞扬。
  最开始是后悔与羞愤,如果是以前的他,就算面对绝境也不会失去凶性,王野喜欢同归于尽,那就给他同归于尽,他或许能摧毁这栋大楼和杰克经营多年的威望,但却会永远失去自己的朋友,而旁观的人们也会看到,任何人,与杰克为敌,都终将付出代价。但现在的琼斯却已经没法下达那么决绝的命令了,因为他总是会不自觉地想到,就算下令杀掉马里兰,杀掉史迪和嘉蓉又能如何?对自己又有什么好处?
  这无疑是懦弱的表现……以狠辣著称的副警长却变得如此懦弱,当然值得悔恨羞愤。
  但很快,琼斯就从这种情绪中解脱出来。懦弱是错吗?当然不是,因为对他而言怯懦其实是必须的素质!他是要接掌警长大权的继承人,而只有懦弱的人才能坐稳警长这个位置!比如杰克,这位传奇警长过去十年间几乎没有走出过这栋办公大楼,更极少亲自进入战场——哪怕他本人明明是太空站里最强大的战士。
  需要狠辣与疯狂的是永远是警长手下的人,比如副警长。琼斯为杰克做了这么多年副手,耳濡目染之下,其实早就学会了警长应该学会的一切技能,现在只是先一步进入了自己的角色罢了。所以琼斯并不觉得自己有错,一定要说的话……
  “其实是杰克的错啊,如果不是他这些年搞得仇家遍地,你又怎么会落得这个境地?”
  恍惚间,琼斯仿佛听到有人在自己耳边说话,而且直接说到了他心里面。
  说得没错,这都是杰克的错……王野也好,马里兰也罢,显然都是来找杰克麻烦的——他之前就从来没和这两人有过交集,哪里值得对方如此丧心病狂地输出火力?
  而杰克不在家,自己就成了替罪羔羊。
  “可怜啊可怜,你在杰克手下辛苦做了十几年的疯狗,功劳苦劳都已经‘罄竹难书’,好不容易熬到出头这一天,却因为前任的缘故要惨死在这里,换了我的话绝对是死不瞑目。而你,真的甘心就这么死掉么?”
  “当然不甘心。”琼斯下意识地回应,继而猛地惊醒,“是谁!?”
  这个时候,琼斯终于意识到刚刚在耳边出现的声音并非幻听,而是确确实实有人摸到了自己身边!
  “除了我还能有谁?”
  王野一边笑着回答,一边解除隐形状态,出现在琼斯面前。
  “顺带一提,时间变慢并不是什么死前的走马灯效应,而是我延缓了火力输出的节奏,造成了你的错觉……不然就你这破楼早就被我夷为平地了,哪有时间给你胡思乱想。”
  琼斯紧张地瞪视着王野:“你是怎么进来的?!”
  “外层护盾和涂层都被我清理光了,要进来难道有什么难度不成?”王野嗤笑道,“你这家伙在鬼门关前转了一圈,智商落在那边了?”
  琼斯这时候也顾不得被耻笑,又问:“……你想干什么?”
  “你说呢?”王野反问,“你说我想干什么?”
  琼斯沉默了一下,以独眼牢牢锁死对手,开始了自己最擅长的人心洞察。
  “你是想策反我么?别做梦了。”琼斯说道,“我是不可能背叛长官的。”
  王野笑道:“拉倒吧,你的内心早就已经背叛杰克了。真的忠臣应该毫不犹豫地和我同归于尽,顺便把我那些朋友杀得一干二净,最后留下一地尸体向杰克表忠心。而你在做什么?跟我谈笑风生么?”
  琼斯顿时无话可说。
  王野说得没错,他内心深处,的确已经不再有对杰克的铁杆忠诚,所以他才会与对方废话这么多。
  “理性一点来思考吧,在流浪星域这种地方,忠诚根本就是伪命题,只要代价合适,没有什么人是不能背叛的。”
  “那你打算出什么代价呢?”琼斯问。
  哈!
  听到这个问题,王野已经忍不住给自己点了个赞。
  至此,事情基本算是解决了,尽管琼斯还坚持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但王野早就把他看穿了,之后的反应也都能预料得到。
  而琼斯若是反了,马里兰等人自然也能得救,一切可谓皆大欢喜。
 
 
第一百一十七章:滚刀肉
  琼斯的挣扎,在王野看来并不比av电影里那些强X题材的女演员们更为专业。
  明明是如痴女一般渴望,却摆出一副贞洁烈女的欲拒还迎姿态,这无非是给施暴者以另类的快感罢了。
  王野早就看出此人心中动摇,反骨滋生,很容易策反。
  王野虽然不是流浪星域的土著,对此地的种种情况了解不算深入,但他对人性的认识,却是建立在长达十年的人类观察的基础上,形形色色的人他都见得多了,就如同身经百战的夜店炮王,看一眼就知道对方是什么货色。
  独眼琼斯,或许曾经的他的确是个心狠手辣,又忠心耿耿的极品忠犬,但人是会变的,任何人都不例外。
(书本网:www.bookbenw.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