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恐怖灵异 >

崩坏星河 作者:国王陛下(五)(36)

时间:2017-10-27 10:48 标签: 玄幻 异界大陆
年轻人叹了口气:那四枚已经被人征用了,我也没有办法当然,六枚有六枚的价格,我不会坑你的钱。 我现在要的是宝石!史迪有些急了,到底怎么回事?征用四枚宝石?难道是有人截留?这可是绿洲太空站,谁敢在这里欺行
  年轻人叹了口气:“那四枚已经被人征用了,我也没有办法……当然,六枚有六枚的价格,我不会坑你的钱。”
  “我现在要的是宝石!”史迪有些急了,“到底怎么回事?征用四枚宝石?难道是有人截留?这可是绿洲太空站,谁敢在这里欺行霸市?”
  年轻人意味深长地看了史迪一眼:“是啊,这里是绿洲太空站,你说谁敢欺行霸市?而且近期也不光是你一家,被截留的货物至少有十几批……所以你知道为什么我说这是不可抗力了吧?你也是懂行的人了。”
  史迪还要争执,嘉蓉连忙拉住他:“史迪!”
  在绿洲太空站生活十多年,他们再清楚不过这里的潜规则:如果你遇到任何不公或者不法现象,尽管去找警方,他们会解决一切。但如果事情是由那个人而起,那么最好就是老老实实接受现实。
  这样的事情发生的不多,警长杰克并非穷奢极欲的人,也不喜欢欺男霸女,所以大部分时候他和太空站的居民相安无事。但每一次出事,都必然伴随血的教训。
  史迪当然理解,但他的心情却不会因此好转:
  “咱们已经和那边说好了,到时候如果交货不足量……你觉得他们会接受不可抗力这种说法吗?!违约款要怎么办?”
  夫妻二人愁眉不展的时候,那个年轻人忽然开口了:“其实事情倒未必没有转机……说来,你们是从猎鸟星过来的吧?”
  夫妻警惕地看了他一眼。
  “呵,如果是从猎鸟星来,应该会经过这片星区吧。”年轻人说着,发来一个星区坐标,“现在上面对这片星区发生的一些事情非常有兴趣,如果你们能提供出有用的线索,几枚宝石真的不算什么。”
  “上面……对什么事情感兴趣?”
  年轻人的目光越发意味深长:“你们听说过法利翁海盗团吗?”
  “法利翁?”
  “又叫黑手海盗团,前段时间在这片星区莫名失联,上面有人对这件事很在意,所以如果你知道什么的话,最好说出来,一方面上面开的赏格真的很高,另一方面,知情不报的话,上面的惩罚也真的很可怕。”
  说完,年轻人站起身来:“很抱歉没法按照起初的约定和你们交易,希望以后还能有合作的机会。”
  而史迪和嘉蓉已经满心复杂。
 
 
第一百一十二章:滴滴找人
  作为半个绿洲土著,夫妻二人早就怀疑路上那次海盗团遭遇有问题。
  绿洲附近海盗虽然泛滥,但也不是任何时候都会遇到,海盗为了生存,也要讲究一个效率和经济,那些穷鬼的船完全没有动手抢劫的必要,浪费燃料和精力,运气不好遇到殊死抵抗的还会折损人手,根本划不来。
  而尤拉那条偷渡船,就是最不划算的一种。愿意偷渡到绿洲的贱民,差不多都是一无所有,而尤拉这种偷渡老油条,又格外难缠,所以除非是有私人恩怨,否则真的很难遇到海盗打劫。
  偏偏他们就遇到了,而且来的是一整只海盗团,而且一见面就升骷髅旗,显然是带着目的而来……而以商人夫妻的见识来看,这显然是偷渡船里带着什么价值高昂的货物,以偷渡为掩饰来避开那些如狼似虎的海盗。这样的事情屡见不鲜,而且成功的概率很大。
  至于为什么尤拉的偷渡船恰好被法利翁的黑手海盗团堵了个正着,那就要问尤拉的船员是不是有问题了,在流浪星域,背叛和利益是永恒的主题,考虑到遭遇海盗之后的两天里,尤拉一贯信赖的副手忽然消失不见了,事情的真相看来已经很明显了。
  而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他们夫妻其实是遭了池鱼之殃,只不过在流浪星域行走,意外和不幸简直是永恒的主题,所以他们也犯不着憎恨尤拉,但此时就有个新的问题。
  要不要出卖尤拉?
  只要将尤拉的事情说出去,就可以换回被截留的四枚宝石,甚至还能换到更丰厚的酬劳——杰克对手下人一贯慷慨。那样的话,他们夫妻或许就能从伊及普跳到自由联盟,一跃成为超级大国的国民,那可是他们从幼年开始的梦想。
  而且此事也谈不上什么违背道德,他们和尤拉非亲非故,甚至被尤拉连累过,就算出卖她又如何?
  唯一需要在意的就是,王野似乎和尤拉关系匪浅,若是出卖尤拉,会不会连累王野?那毕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但是话说回来,就算是救命恩人,他们夫妻也已经付出了几十万的代价,那原本是他们的紧急备用货源,一旦这批10枚宝石的货物出了什么差错,还能用那一批备用宝石来顶一下。
  现在备用货源被拱手送人,主要货源又出了问题……情况真的是窘迫万分。
  “史迪,现在,到底该怎么办啊?”
  嘉蓉愁眉不展,轻声叹息。
  史迪哼了一声,也是愁的脑仁生疼:“嘉蓉,咱们理性地分析一下,不考虑任何道德因素,如果咱们不说,会怎么样?”
  嘉蓉说道:“差的那四块宝石,咱们有办法补上吗?”
  “这些宝石有钱也很难买到……若非如此,自由联盟的商人也不会开天价来买。”史迪沉吟道,“警长那边,向来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而且与虎谋皮的风险太高,被截留的东西是不可能要回来的。”
  嘉蓉又问:“如果违约的话,咱们承担得起后果吗?”
  “……最好的结果也是最近五年的积累付诸流水,自由联盟那边的商人同样不好说话。”
  “五年,这五年来,咱们付出了多少辛苦,又有多少运气……你觉得咱们还能有这样的五年吗?”
  史迪痛苦地摇了摇头:“不可能了,这两年流浪星域局势变化,已经很难有商人生存的空间了。”
  “而且,你有没有感觉到,咱们其实已经被盯上了。”
  史迪说道:“那段时间经过那个星区的飞船恐怕不多……”
  沉吟了一会儿,史迪又问:“那么反过来,如果咱们说了呢。”
  “首先,之前说过的问题都不复存在……但是另一方面,咱们与尤拉的关系会降到冰点。”
  嘉蓉失笑:“咱们在乎尤拉吗?”
  “当然不……只是一次搭乘而已,以后恐怕也不会有什么交集。但问题是王野似乎和尤拉关系匪浅,而他毕竟是超级战士。”史迪顿了一下,又说道,“而且是实力异常惊人的超级战士,举手抬足间消灭一个海盗舰队,恐怕三星级战士是做不到的。”
  嘉蓉也感到有些胆寒:“四星级战士绝对不能招惹……就算只有一点可能性,也要竭力避免。应该说四星级战士并不比警长杰克更好对付。”
  史迪无奈地说道:“所以咱们其实是陷入两难了,无论选哪一边都会得罪一个咱们得罪不起的大人物,嘉蓉,你说该怎么办?”
  嘉蓉咬了咬牙:“让我想我也想不出来,但是或许咱们可以换个思路……这个两难的问题为什么一定要咱们自己来做?”
  “啊?”
  “去找尤拉和王野吧,把情况和他们说清楚,让他们来决定该怎么办……尤拉姑且不论,王野先生,我感觉还是可以讲道理的。”
  史迪沉默了一会儿:“但是,你认为咱们要付出多少代价,才能让王野先生出手相助?”
  “无论付出多少,总比咱们自己选要好得多吧。”
  两人商量定了主意,总算带着一丝苦涩放下心来,至少事情有了一个解决的方案,不至于两头都是死路。
  于是吃完三明治,史迪和嘉蓉就回到港口去找王野,然而令他们惊讶的是,王野已经不在这里了,而且问谁都不清楚他的下落。
  “王野?你是说和船长一起的那个帅哥?不知道啊,一下船就和那个高高大大的女人一起离开了。”
  史迪闻言一愣,连忙追问:“那你们船长呢?她应该有王野的联系方式吧,你们船长在哪儿?”
  一边说,史迪一边习惯性地塞过去一叠钞票,船员愣了一下却没有接。
  “抱歉,船长的去向我们也不清楚,每次靠岸她都会一个人待上几天,不允许我们任何人去找她。我劝你们也别打她的主意,船长最近心情很差。”
  副手背叛,引来法利翁海盗团,尤拉的确有理由心情很差……同时她这次偷渡还携带了足以引来海盗团的珍贵货物,也当然不希望别人打她的注意。但现在除了她,史迪和嘉蓉也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之后的大半个晚上,夫妻二人都在迷茫中度过,他们漫无目的地在太空站内行走,尝试了每一个想得到的办法去找王野和尤拉,理所当然地一无所获。
  这是一个拥有百万人口的太空城市,经过一百多年的违章扩建,地势之复杂已经令人触目惊心,除了真正在此地厮混多年的地头蛇,一般人就连找路都不容易,更遑论找人。
  两人一直忙到了当地时间的第二天清晨,尽管太空站内无所谓日夜,但长时间不休息,外加精神高度紧张,已经让他们感到极度地疲乏。
  史迪无奈道:“……先去酒店休息一下吧,这么无头苍蝇一样地找,也不是办法。”
  然而两人回到酒店时,却发现房间里多了一个人,一张熟悉的面孔。
  “是你?”史迪沉声问道,同时上前半步将妻子护在身后。
  房间里坐着的人正是昨天和他交易宝石的那个年轻人,代号蝮蛇,是个非常难缠的家伙。
  “抱歉这个时候来打扰,不过我也是被逼无奈啊,上面点名要找你们,我可扛不住上面的压力。”
  史迪一愣:“点名找我们?”
  “其实你早就被盯上了,毕竟是坐那条船来的。”蝮蛇笑了笑,“不过因为你们过去十几年来信誉良好,而且马上就要离开流浪星域,不大可能惹是生非,所以一开始也没人怀疑到你们头上。但是昨天和我见面以后,你们的行为就太古怪了,所以我就来咯。”
  史迪顿时心生懊悔,这么大的破绽,怎么之前就没想到呢!
  不过事情未必就没有转机,因为至少对方承认他们夫妻俩过去十多年的信誉,也认可他们离开流浪星域,在对方看来,他们夫妻俩是最标准不过的良民,这样的话……
  “……那么,到底是谁找我们?我是说具体上面哪一位?”
  杰克用来管理太空站的手下有很多,其中地位最高的是独眼琼斯,性情残暴不仁,但想来那样的大人物,不至于关心到他们这样平凡无奇的商人夫妻身上。所以史迪很快就想到了再次一级的几位,例如几个分局的警长,其中有几个,恰好算是有交情,如果遇到他们的话,事情就还好办。
  然而蝮蛇却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
  “你们运气不错,这次……是琼斯大人亲自招待你们。”
  刹那间,史迪和嘉蓉如坠冰窟。
  ……
  与此同时,结束了一天旅游考察的王野刚刚回到港口,就听船员告诉他商人夫妻已经找他快找疯了。
  “哈,找我?出什么事了吗?”
  这个问题自然没人能回答他。
  “那你知道他们现在在哪儿么?”
  这个问题同样没人能回答。
  王野只好摇摇头,将这个问题姑且放到脑后,那对商人夫妻虽然很和他胃口,但毕竟也只是萍水相逢。
  不过,手上的提货单,倒是可以尽快用掉了。
 
 
(书本网:www.bookbenw.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