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家里有皇位要继承+番外 作者:微云烟波(二)

时间:2019-08-19 10:42 标签: 爽文 升级流 红楼梦 幻想空间
第44章 琼林宴已经开始,圣上也就是开头讲了话,不久就离开了,毕竟,他一直在那里的话,难免要给新科进士们带来不少压力。想着司徒瑾也要过来,圣上干脆到长宁宫这边准备与谢皇后司徒瑾一块用膳,哪知道来了之后一问,谢皇后还在更衣,难免疑惑起来。 难不

第44章

  琼林宴已经开始,圣上也就是开头讲了话,不久就离开了,毕竟,他一直在那里的话,难免要给新科进士们带来不少压力。想着司徒瑾也要过来,圣上干脆到长宁宫这边准备与谢皇后司徒瑾一块用膳,哪知道来了之后一问,谢皇后还在更衣,难免疑惑起来。

  “难不成之前有茶水洒到衣服上了?”圣上坐在那里,玩笑着问道。

  司徒瑾笑嘻嘻地说道:“父皇这可就猜错了,儿子之前给母后送了几件首饰,母后想着得挑几件配套的衣服呢!”

  圣上顿时神情有些古怪起来,一般是配着衣服戴首饰,如今居然是配着首饰穿衣服了?

  等到谢皇后换了衣服出来,圣上才算是明白了,他瞧了一眼司徒瑾,笑道:“小七的眼光不错,这副头面倒是将之前那些都比下来了!江南织造那边新进了些料子上来,回头每样给梓童挑个十匹来,给梓童你做点衣裙穿!”

  谢皇后笑道:“却是我占了便宜了!”

  圣上欣赏地看着谢皇后,嘴里说道:“这也是小七的一份孝心,你尽管受着便是了!”

  谢皇后瞅了瞅座钟上的时间,问道:“圣人不是在前头主持琼林宴吗?”

  圣上说道:“都是新科进士,朕在那里,他们反而是不自在,不如叫他们松散一番!”

  谢皇后赶紧说道:“那圣人定然还没有用膳了,绣云,赶紧叫人摆膳!”

  圣上笑道:“不知道今儿个梓童这里做了什么膳食?”

  谢皇后答道:“昨儿个小七就叫人送信,说今r.ì回来,臣妾想着小七最爱原汤原味,不喜欢用过多的调料香料,因此,便叫膳房那边按照小七的意思做了些菜,吃起来也清爽!原本却是不知道圣人要过来,却是没有特意准备。”谢皇后如今对圣上也没那么殷勤备至了,因此,说话也算不得婉转,谁知道今儿个琼林宴这等r.ì子,圣上不在大明宫那边,又跑来了呢!

  司徒瑾在一边笑了起来:“却是母后疼儿子!”

  圣上也没有什么想法,他其实如今也很少吃什么重油重盐的东西了,也是御医的意思,人到了这个年纪,口味就该清淡一些,才是惜福养生的道理。另外,也是圣上对于之前香料香炉下毒的时间有了想法,而菜肴如果取其本味,里头若是不用各种调料作为遮掩的话,也不容易做什么手脚,因此如今也习惯了,当下说道:“梓童还不知道朕吗?朕如今也吃得清淡!”

  谢皇后想想也是,这大半年来,膳房送过来的菜都不是那等浓油赤酱类型的,她自个本来也不喜欢口味过重的东西,因此,即便圣上过来,也没有特意按照圣上以前的口味准备,倒是没发现,圣上的食谱也悄悄变了,不过嘴上却是说道:“圣人也就是近些r.ì子有些变化,臣妾还以为圣人是在迁就臣妾的口味呢!”

  这边说话间,一众宫人已经提着食盒过来了,悄无声息地将膳食在桌上摆好了,又悄声过来回话,圣人起身说道:“那就用膳吧!”

  桌上并没有什么山珍海味,如今还是ch.unr.ì,正巧取了一些ch.un天里的野菜菌菇,或白灼,或做成羹汤,颜色分明,颇有些赏心悦目,其他的,也做得很是清爽。

  谢皇后笑吟吟地叫宫人先各自盛了一小碗翡翠虾丸汤,慢慢喝着,一碗汤喝完,司徒瑾才问道:“父皇,听恩侯说,荣国公求父皇给他家嫡女赐婚了?”

  圣上点了点头,说道:“不错,男方正是这一科的探花林海!虽说之前无官无爵,不过也是列侯之后,他自个也是个出息的,不算辱没了贾代善的嫡女了!怎么,小七对贾家的丫头感兴趣?”

  司徒瑾摇了摇头,说道:“父皇说笑了,我就是今儿个被恩侯拉去看进士们游街,听恩侯说了这事,有点好奇而已!”

  圣上用筷子用眼睛示意了一下,侍膳的宫女赶紧夹了一块清蒸鳜鱼,去掉鱼刺送到了圣上碗中,圣上嘴上说道:“代善一直是个通透的人,他啊,也不想让女儿高嫁,林家其实正好!”

  司徒瑾点头说道:“嗯,父皇,我听恩侯说过了,贾家想要从下一代开始转文了,林家虽说之前也是侯门,不过原本便是文臣出身,却是子嗣不茂,林海上头没了父祖长辈,也要借贾家的势,算起来也是一拍即合了!”

  圣上轻笑起来:“按理,勋贵与国同休,只是,他们大多数一代比一代不争气,朕再如何宽容,也不能养着这些人家一辈子,所以啊,不管他们想要继续挣军功,还是想要转入文途,朕都是乐见其成的!朕不怕他们太出息,就怕他们没本事!贾家还好,恩侯嘛,也是朕从小看大的,大本事没有,不过许多事情,他看得通透,难得的,又有一颗忠心,朕就取他这一颗忠心!至于之后如何,还得看他们自己的!”

  司徒瑾又盛了一碗酸笋j-i皮汤,嘴里说道:“不管是读书,还是习武,都是苦差事,习武其实更苦一些,富贵人家出身的,又有几个吃得了这样的苦头!最重要的是,如今也没什么仗要打了,想要挣得什么军功,谈何容易啊!”

  圣上摇了摇头,说道:“其实只要乐意,还是可以打仗的,但是不划算,如今天下这么大,远一点的地方发生什么事,快马加鞭将折子送过来,起码都要大半个月的时间了,若是国土再大一些,边境上要是发生什么事,别搞得光是传个信都得一两个月啊,那时候,什么都晚了!如唐时,倒是设置了都护府,最终也不得不撤掉,正是因为如此!”

  说白了,就是一句话,距离太远,通讯成本高,统治成本也很高,盲目扩大领土,完全是自讨苦吃。

  司徒瑾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也没有再说什么,其实他觉得,这根本不算什么事,如果直接将宗室乃至勋贵们按照功劳分封出去,将那些地方作为他们的封地的话,这些人巴不得继续征战呢,只是,朝廷已经多年没有分封之事,也担心诸侯会反客为主,因此,也从来没人往这个方向去想。

  司徒瑾自个嘛,他也懒得去管理什么封地,因此,这个建议,他还是不说了,免得到时候别人还以为他有什么异心呢!

(书本网:www.bookbenw.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