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高岭之花攻略指南+番外 作者:冷酷荔枝(87)

时间:2019-08-07 09:40 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宫廷侯爵
气氛一时间陷入死寂。 允康帝轻咳一声,不知在掩饰什么:“朕知道了,今日之事切勿……” 戛然而止是源于营帐外的小慧子朗声报道:“陛下,大殿下与邓太医求见。” 若是他一人前来,允康帝自可打发了去。若是只唤太

  气氛一时间陷入死寂。

  允康帝轻咳一声,不知在掩饰什么:“朕知道了,今日之事切勿……”

  戛然而止是源于营帐外的小慧子朗声报道:“陛下,大殿下与邓太医求见。”

  若是他一人前来,允康帝自可打发了去。若是只唤太医一人进来,到底有些说不过去。谢慎言的声线如沙石磨砺过一般,并不动听,甚至隐隐约约地教人感到恐惧。

  邓太医捧着药碗,充耳不闻地替宁淮喂着药,褐色的药液顺着他的唇角往下流淌,宁淮的眼皮轻轻动了动,并未醒来。

  郭淑妃宫中有一位极为得力的冯管事,许多年前曾受过宁家的恩惠,前些日子,爹爹递了一道口信给冯管事,寥寥几句话叫郭淑妃心头如猫抓,火烧火燎,怎么瞧谢慎言怎么不顺眼。

  她是温后殁了几年后才入宫的,对当年之事一知半解,只晓得皇帝又多了个儿子,多了个虽看上去不好惹,却病歪歪的儿子。郭淑妃想叫他身子再差些,最好是不知不觉地没了。

  这些宁淮都知道。

  那个畏畏缩缩的小太监哪里是来替主子传话的,宁淮早早地瞧见了,想找陆潇或许是真,伺机去找谢慎行身边的宫人,更是如假包换。想来大约是觉得外头不比宫中森严,暗度陈仓给上一包雪上蒿,又能够用上一阵子了。

  小太监垂头丧气踏出营帐时,对上了谢慎言洞悉一切的眼神,第一反应便是将此物立即脱手。宁淮悄悄往陆潇身旁靠近几分,那一包碾碎的粉末漏了些在他衣襟里,纸包却还在小太监的手上。

  不多时便有人按时送上了茶水果子,宁淮幼年在松子上吃了好大的亏,即便是一丁点儿,也不能叫他忽视了过去。

  见面不识旧人,谢慎言朝他客气地笑了笑。

  宁淮如他所愿,拈起那枚掺了松子碎的杏仁酥,放入了口中。

  谢慎言不疾不徐地掀开帐幕,青天白日下外头一溜排跪着五个小太监。前头四个是他宫里带来的,陆潇打眼一望,跪在最后的他倒是见过,竟是先前来找他的那个小孩儿。

  允康帝气不打一处来,绷着脸道:“你这是做什么?叫这么些人跪在这是什么意思?”

  谢慎言甚至不去理会允康帝的质问,单手提起最末那个小太监的衣领,目光深深地往陆潇处瞥了一眼:“陆大人,可还记得这个人?”

  矛头直指陆潇,三道探寻的目光同时打在陆潇身上,他心里暗骂谢慎言,极不自在地点了点头:“记得,半个时辰前才见过。”

  允康帝眯起眼睛:“陆潇,他是谁?”

  陆潇心说这是你问我的,正儿八经地答道:“回禀陛下,这是四殿下身边伺候着的,先前邀臣去一叙,但臣并未答应。”

  允康帝倒是一点儿也不觉尴尬,没事人般扭过头。

  谢慎言道:“国公爷不妨看一看宁公子的衣袖,或许能找到些什么。”

  宁国公猝不及防被点到,哪里还顾得上旁的,愤而怒道:“你的意思难道是我儿下毒害了自己?”

  邓太医将那从小太监身上搜出来的粉末置于鼻尖轻嗅,朝允康帝颔首道:“陛下,的确是雪上蒿没错。”

  “陆大人,这东西找你传话不过是个借口,起先已经鬼鬼祟祟地在营帐附近饶了许久。他一时无法将毒物脱手,便生了鬼主意,妄图留在宁公子身上。你可还记得他退下前脚步虚晃,险些撞到了宁公子?”

  陆潇皱了皱眉,确实是有这么一回事。

  谢慎言笑中带着三分诡意,轻飘飘地丢下最后一言。

  “人证物证齐全,烦请国公爷亲自在小公子衣襟里找一找,看看到底有没有那残存的粉末。”

  作者有话要说:  我乱编的(。

第51章

  谢慎言有意将涉及此事的仆从全都拎到营帐前,叫外头人人都能瞧见,是在逼着允康帝彻查,究竟是谁与谁在暗通款曲。

  方才近了宁淮身的仅有小太监、陆潇,邓太医三人,陆潇能作证,清醒过来的宁淮更能作证。邓太医不过是前来诊治,陆潇更是众所周知地与宁淮交好。况且此二人均得允康帝几分信任,相比之下,该重点审问谁,是一目了然的。

  小太监年纪不大,皮相平平,在重毓宫里向来是不怎么受待见的。好在他寡言少语,听话温驯,除了谢慎守时不时的白眼以外,倒也没受过什么苦。平常最会捧高踩低的许管事有一天忽然找到了他,说是有一件极为重要的事要交给他办。若是办好了,会将他调去娘娘那边伺候,若是办不好,便继续伺候四殿下罢。

  他二话不说便坚定地点了点头,小宣哥哥原就是在娘娘身边伺候的,现在常跟着殿下,虽不曾吃苦,但常常无意中流露出娘娘赐予他的好处。

  许管事交给他一个纸包,说他个子小不起眼,让他送去给西边宫殿的小春。他躲着旁人将纸包送给了小春哥,回来后便得了一根簪子。许管事安抚他,每半月一送,过不了多长时间,就会让他到娘娘身边去。

  他依着上回的旧例,去墙根底下等着小春哥,等了好久也没等到。回来后许管事对他破口大骂,说小春那边不可能出错,只可能是他太蠢,叫旁人看见了,小春才没按时出现。

  小太监很是委屈,但还是听着了,约着在西郊猎场同小春哥见面。他来来回回转了好几圈儿,小春哥也不知在哪里,反倒被陆大人瞧见了。

  他是认得陆大人的,若是此时离开,定会叫人觉出不对来。

  小太监难得聪明一回,想着陆大人若是听了他的胡话去见了殿下,殿下定会很高兴的。然而平常和顺的陆大人却严辞拒绝了他,小太监恨不得脚上生风地离开。

  一步错步步错,陆大人和宁公子旁边那位贵人不过瞧了他一眼,那一刻小太监便知道,他似乎将许管事交给他的差事,彻底搞砸了。

  十一二岁的孩子最为敏锐,跪在允康帝面前,弱小的身躯止住了颤抖,一字一句地将实情娓娓道来。

  他悄悄扭头看了一眼,外面带上来的小春哥早已皮开r_ou_绽,双腿打着颤,同他说了一模一样的话。

(书本网:www.bookbenw.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