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高岭之花攻略指南+番外 作者:冷酷荔枝(65)

时间:2019-08-07 09:40 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宫廷侯爵
葭月又称冬月,院内Cao木凝霜,屋里四处冰凉。子时已过许久,匆匆进了书房,炭火未燃,连烛火亦只点了一盏。齐见思临时拿的一件雪青的袍子正披在齐见慈身上,他不自觉地打了个颤。 一个无父无母的小侍卫,全副身家

  葭月又称冬月,院内Cao木凝霜,屋里四处冰凉。子时已过许久,匆匆进了书房,炭火未燃,连烛火亦只点了一盏。齐见思临时拿的一件雪青的袍子正披在齐见慈身上,他不自觉地打了个颤。

  一个无父无母的小侍卫,全副身家都是齐家赠予的,小半辈子均是落在齐家。齐见慈与孟野青梅竹马,对这么个一根筋的呆子动了心,可孟野却不能也不该回应,不管不顾地与齐见慈定情,配不配得上事小,对不起齐家事大。

  他绝不能当那遭人唾弃的白眼狼。

  不过是将这一层可有可无的罩纱撕开了一角,三人反倒不约而同地缄口不语。

  “哥哥,我想回房了。”

  齐见思“嗯”了一声,起身欲送她回去,齐见慈却朝他摇了摇头,直言自己一个人来时未被人发现,若是回去时变了两个人,反倒不好说了。

  他还不至于在孟野面前语塞,齐见思揉着太阳x_u_e,也不愿再强调些什么:“你回去歇着吧,好好想想我刚才的话。”

  孟野眼圈一下就红了,他到底是个十七八的年轻人,素日里莽莽撞撞,却不是没有心的。孟野抬手擦了擦眼侧,满眼坚定:“少爷,我定会做出一番事业来!”

  建功立业的渴望在他心里疯长,然而今后的事谁也不能打包票。齐见思疲惫地想,今日之事就到此为止吧。

  他还有许多事要做,首先要给太子府邸递拜帖,若是不成,又当如何。

  齐见思干脆利落地赶走了孟野,也不打算回房,就在这书房里枯坐到天亮。

第39章

  太子府落成近一年,齐见思只在拜贺时去过一趟,今日乃是他第二回 拜访本朝这位太子殿下。谢慎行对他十分客气,给足了齐见思脸面。

  仆从自觉地退居门外,谢慎行笑道:“私下里就不必那么拘谨了,孤亦是许久未同知予兄叙话了。”

  这说的是大实话,他何止是许久未同齐见思叙话,是从来就不曾与他亲近过。两人虽年纪相仿,稍差几岁,然x_ing子是南辕北辙,谢慎行身边从未缺过曲意逢迎之人,齐见思亦不会去凑这样的热闹,因而大周朝最引人注目的两位才俊,实际上并不熟悉。

  齐见思的脾x_ing朝堂之上无人不知,他特来拜访总不会是为了同未来妹夫套近乎。太子既愿意与他折节相交,那这事自然是有转机的。

  齐见思心头重石落下,不卑不亢道:“殿下抬爱了,臣今日一行实是有难以启齿的要事,恐会辜负殿下。”

  谢慎行八风不动,笑意维持在脸面上,示意他接着说下去。

  迂回是做不到的,齐见思一贯地单刀直入:“臣就不与殿下打机锋了,前日陛下召见一事,臣斗胆想问殿下心中可有属意之人?”

  谢慎行转了转腕子上的玉饰,也不去瞧他:“知予兄此言差矣,孤的想法并不重要。民间嫁娶尚注重父母之命,天家自是如此,怎地知予兄越过了父皇,问到了孤头上?”

  “如今民间嫁娶尚且不会盲婚哑嫁,”齐见思温和道,“想必殿下的意思并非不重要。”

  主位传来一声轻笑,谢慎行抬起了眼:“那知予兄便说说你口中的难言之隐罢。”

  齐见思道:“臣妹身子有恙,疲态难掩,恐病容不堪叫殿下瞧见。”

  这是明晃晃的拒绝了。

  谢慎行不会不懂,他也不恼,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冬日寒凉,知予兄可得叫家中仆役照顾好令妹。”

  极为标准的打太极,随口关怀一句,实际上什么都没说。齐见思眉头一动,无奈答道:“多谢殿下关怀。”

  却不知谢慎行下一刻就说了一句叫他陡然惊起的话。

  “既然孤唤了一声知予兄,那令妹自然也是孤的妹妹。”谢慎行笑意明显,轻轻触了一下淡蓝的轻裘,随口道:“这裘皮库房里还备着许多,知予兄到时捎上几件回去,算是孤小小心意,叫齐小妹穿得暖些罢。”

  齐见思仍惊异于此事竟如此好办,冷静的神情也懈怠了几分,温声谢道:“臣谢过殿下,回去定然叫妹妹牢记于心。”

  若是娶了齐家女儿,从此必然是要绑在一条船上的,多一分助力未尝不可。然齐见思当日只差将“我妹妹不愿嫁”写在脸上,今次更是主动递了拜帖,他亦是做好了求人的准备。谢慎行是个上位者,分析利弊是他的本能。

  娶齐见慈,婚后齐家绝不会撕破脸,也仅仅是维持着举案齐眉的表象。若是顺手推舟,让齐家承他一份情,今后朝中若有事,齐见思定然是要还他这份情的。

  后者较前者来说,少了几分雾里看花的纠葛,多了他与齐家正正经经的来往。据说他的祖父元武帝极为信任齐家老太爷,齐见思的父亲齐策也是少时就伴在允康帝身边。不知后来因何故,齐策渐渐退离官场,与皇家也不似往昔。

  允康帝想借婚事将齐家重新绑在谢氏的船上,不过是适得其反,谢慎行则讲究一个“放”字,叫断在上一代的关系,在他这里修复如初。

  大好机会摆在眼前,他亦是这么做了。

  正如他所料,齐见思承了这份情,掷地有声道:“臣亦会牢记殿下这份宽宥。”

  谢慎行目光一寸寸游移,好半天才道:“不必如此,孤不过是送了几件冬衣罢了。”

  谁也不曾挑明来说,齐见思知晓这便是太子松口了,接下来的事情便好办了许多。他甚至破天荒地留在太子府上用了午膳,一举两得,两厢情愿,这餐饭自是吃得宾主尽欢。

  齐见思当然无从知晓,在他走后,健谈的太子在房中静坐了许久。

  谢慎行满脑子想的都是那一日勤政殿上允康帝遣散众臣,唯独留下了他,却没有在同他商量太子妃人选。

  熏香缭绕,伺候的宫人往炉子里加了两勺白芷,依着允康帝的脸色不声不响地退了出去。

  允康帝叫他到屏风后来,谢慎行一步一步挪了过去,心中并无旁的想法。只听允康帝问道:“太子,你觉得齐家女儿如何?”

(书本网:www.bookbenw.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