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高岭之花攻略指南+番外 作者:冷酷荔枝(60)

时间:2019-08-07 09:40 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宫廷侯爵
即便如此,他也不曾将此物从脖子上取下来,而是攥着长命锁,指着那一行模糊但仍然可见的刻痕,笑得眯起了眼睛:“你看,这是我爹娘留给我唯一的物件,上面刻着我的生辰。” 齐见思皱了皱眉,陆潇愿意同他敞开心扉固

  即便如此,他也不曾将此物从脖子上取下来,而是攥着长命锁,指着那一行模糊但仍然可见的刻痕,笑得眯起了眼睛:“你看,这是我爹娘留给我唯一的物件,上面刻着我的生辰。”

  齐见思皱了皱眉,陆潇愿意同他敞开心扉固然是好,可此刻他是不是清醒的都未可知,齐见思不愿套一个醉鬼的话。

  “……听话,你醉了,我叫人进来扶你去歇着,好不好?”

  闻他此言,陆潇反倒晕乎乎地直起了身,一巴掌拍在他的小臂上,张牙舞爪道:“我又没喝酒,怎么会醉。”

  说罢,他还定睛瞧了瞧,方才吐出了一个名字:“齐知予,你不许胡说八道!”

  齐见思抬头望天,看见的只有屋顶,他不知道该不该夸奖陆潇有长进,同样是醉了,这一回倒是能认出他是谁。

  说话间,他在心间思索着,随即唤了孟野进来搭把手,一同将这醉鬼拖进房里去。

  孟野闻声而至,手掌刚碰到陆潇的肩头,这人就宛如一只被踩到尾巴的猫儿般一声哀鸣,瞪起眼睛后退不止:“你是谁啊,怎么长得这么凶!”

  “……”孟野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爹娘给的皮相,我也不想这么凶啊。

  冷风直直灌入衣襟,陆潇原是站到了齐见思身前,被冷风刺了一下,登时转身手脚并用地缠到了齐见思身上汲取暖意。

  那主仆二人脸上俱是如出一辙的惶恐,齐见思较孟野则多了几分尴尬,他试着推了推身上的人,陆潇两条手臂死紧地揽着他的腰,乖乖地窝在他颈窝里避风。

  孟野的眼神里除了不可置信以外,渐而衍生出名为果然如此的痛心。

  面无表情变成了有口难辩,自认看破真相的孟野眼泪往心里流,盘算着他该怎么装作无事发生,万一旁人也瞧见了怎么办。少年孟野带着无穷无尽的忧虑退出门外,徒留罪魁祸首和受害者留在堂内。

  齐见思半拖半抱地把人带进了卧房里,认命地立在榻边看着他:“能认得我吗?”

  更深露重,陆潇绝不会亏待自己,早早地扯了一床湖绸做被面的被褥铺到了榻上,现下整个人陷在一团柔软中,听见有人在同他说话,极不情愿地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缝。这一看,就没能挪开眼睛了。

  再怎么有力,抱一个同自己差不多体量的成年男子走了这么一段路,也叫齐见思脸色红了几分。他几度怀疑陆潇平日里吃的东西都长到哪里了,现在才发现分毫不少全在他身上,只是看不见也摸不着。

  陆潇曾经思索过酒后吐真言这句话的真伪,他很笃定地认为这是假的,醉酒后说的多是胡话,亦或是倒在席上唤都唤不醒,如何还能与人交谈,除非是有心装醉想要套话。

  直到今日方才推翻曾经的想法,当你三分醒七分醉时,话是来不及在心中打腹稿的,想着什么便大剌剌地宣之于口。

  于是他便说了——

  “好面熟的姐姐啊。”

  胆大包天的小陆大人此话一出,是以齐见思一时间竟哽住了,怕是等陆潇彻底清醒之后还不知怎地又得罪了齐见思。

  齐见思今日罕见地穿了一身红衣,原不是正经上朝,也并未束冠,鸦发半散,面颊透着微红,同他锐利的眉眼极为相衬。陆潇不觉又多看了几眼,这下好了,终于叫他察觉到了怪异之处。为着满足自己的好奇,他随手一拽,齐见思不曾防备就欺到了陆潇身上。

  “怎么会有喉结,”陆潇一手覆在他的喉管处,抚摸着轻薄皮肤下微颤之物,困惑地仰着脸,“你是男子吗……”

  只顾着将他安置好,齐见思甚至尚未来及点灯,幸而他的床榻正对着窗户,银辉寻着缝隙照了进来。

  陆潇生得标致,一双眸子尤为明亮,如今这双漂亮的眼睛里满满地盛着他一个人,齐见思鬼迷心窍地捉住了他不安分的手腕,并未着急起身,而是就着这么个微妙的情势问道:“陆潇,你是不是借着装醉故意戏弄我?”

  “我没有,你生得这么漂亮,我喜欢都来不及,为什么会戏弄你?”陆潇眼中是浓浓的不解,他自觉说的是肺腑之言,不曾有一丝难为情,反倒格外诚挚。

  齐见思心里那根名为克己复礼的弦“嘭”地一声裂开了。

  于情,他知晓陆潇所言喜欢,是喜欢他漂亮的皮囊。

  于理,一个醉酒之人说的胡话是信不得的。

  顿了顿,齐见思的语气毫无波澜:“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齐见思还扣着他的腕子,他下意识地扭动着手腕,发现挣脱不开之后就老老实实地任他握着,逻辑清晰地仿佛真的如齐见思所言是在装睡一般:“我说我喜欢你啊,你对我好,生得漂亮,除了x_ing子硬不听劝以外,样样都是好的。”

  一簇火苗在齐见思心头燃起,偏还有人不知死活地添上一把火。

  他很是头痛地垂下了眼睫,突然仰起脸在齐见思的唇角蜻蜓点水般碰了一下。齐见思第一反应是躲,他慌张地偏开头,那个轻柔的吻印到了他的侧脸上。

  “现在相信了吧。”

  他的语气颇有些得意,却忽然发现齐见思正呆立在一旁,根本没在听他说话的样子。

  陆潇不高兴地唤了一声:“齐知予!”

  齐见思瞳孔一缩,停在原地问他:“你知道我是谁?”

  这个问题在陆潇看来极其多余,他怎么会不认识齐知予呢,天底下独一份的大美人,对他是一等一的好。浑浑噩噩的小陆大人揉着脑袋试图站起来,一不留神跌回了柔软的被褥中央,终是沉沉地睡过去了。

  从背脊处生出了密密麻麻的战栗感,齐见思不由自主地半跪在榻前,目不转睛地盯着陆潇熟睡的侧脸。

  他的睡相很不好,四仰八叉地倒在烟罗软帐里,但却安静得很,连小呼噜声都没有,惟有轻轻浅浅的呼吸声。

  齐见思勉强定了定神,勒令自己不去看陆潇,艰难地踏出了卧房的门。

  小叶子坐在院里的石凳上打着呵欠,孟野不做声,只起身站到他后面。

(书本网:www.bookbenw.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