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高岭之花攻略指南+番外 作者:冷酷荔枝(45)

时间:2019-08-07 09:40 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宫廷侯爵
他整日叽叽喳喳吱哇乱叫的,最终也没落得什么好处。陆潇想都没想就让那姓董的先顶上了,若是钱忠斌捡着这个漏了,还不知他会捅出什么篓子来。钱忠斌很是沮丧了一阵子,陆潇也不忍打击太过,还是给了他颗甜枣吃,终

  他整日叽叽喳喳吱哇乱叫的,最终也没落得什么好处。陆潇想都没想就让那姓董的先顶上了,若是钱忠斌捡着这个漏了,还不知他会捅出什么篓子来。钱忠斌很是沮丧了一阵子,陆潇也不忍打击太过,还是给了他颗甜枣吃,终是消停了。

  若说还有什么未竟之事,那就是逃脱之人仍奔逃在外。正如陆潇所料,封了城门也找不着人,他不可能挨家挨户地扯百姓脸皮去,一人一口唾沫星子都得给他骂死。

  日头宛若流火,后厨备了时鲜瓜果,小叶子挽起袖口端进房里,陆潇捧着块瓜瓤吃得好不快活。陆潇不紧不慢地撕开漆印,慢慢地睁大了眼。

  齐见思在信里说得很简练,大概意思就是他在永州也发现了同样的事,当然没有云州这么大的阵仗,皇帝收到密函后先是辱骂了一通,后又对陆潇这个临时下放的知州生了几分兴趣,叫他与齐见思一同回京详述此事。

  真是吃饱了撑的。

  这话他也就在心里说说,自然是不可宣之于口的。

  二月末离开长安,至今连半年都未满,他带着一大群人赶路来了,皇帝心念一动,他就得乖乖地收拾行李再回去。

  陆雪痕对此倒是没表达什么意见,只问了一句是述职还是回长安任职。陆潇无奈,他也不知道皇帝端的是个什么心思啊。陆雪痕便说自己留在云州等他来信,若是有了准信,他再动身也不迟。

  陆潇也不愿让他来回奔波,应了他的话。转身将手头上的事转交予穆通判,含糊不清地说是去长安述职。

  穆通判面露不解,述职一般都放在年尾,哪有这会儿就去的。他转念一想,怕是云州城这些日子闹的事传到了允康帝耳朵里。老人呵呵一笑,满口应承下来。

第28章

  两三日后,齐见思的车队复返至此。

  陆潇CaoCao地收拾了几件换洗衣衫,点了几个看着靠谱的侍从同行。小叶子自然是不会骑马的,陆潇只得套了辆马车,将小孩儿和行李一同囫囵塞进车厢里。

  驾着一匹高头大马在前头的是孟野,陆潇笑吟吟地同他打招呼,险些闹了个红脸。马夫下马拿出个脚凳,陆潇迅即登上车厢。

  “怎么又见着你了呢?”车内宽敞,陆潇独占西侧,看向居于正中的齐见思。

  在云州时,他二人在一间卧房里住了许多天,起初的尴尬早已消失殆尽,此时齐见思倒是不自在的扭过了头,别别扭扭地问道:“你的伤养好了吗?”

  陆潇拍拍腰腹,故作正经道:“早就好啦,你打我一拳试试,看看伤的是你的手还是我的骨头。”

  “……”适可而止吧,知道你恢复能力强了。齐见思决定以后他若是再c-h-a科打诨,或是傻里傻气的,一律装作听不见。

  陆潇直接切入正题:“你那信写得文绉绉的,有些事儿都没交代清楚。……比如,陛下为何突然召我回长安?这一去是只说事,还是有别的打算?”

  “宁淮亲启,二郎须知国公……”陆潇理智上应该堵住自己的耳朵,但感情上他选择由源头解决问题,齐见思的话直接被他堵在掌心里了。

  陆潇松开手,收回胸前抱起拳来,朝着他作揖道:“我错了,求你别提这事了。”

  齐见思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心中暗自窃喜,不动声色道:“我在信中只是如实将云州一事写了下来,陛下具体是怎么想的我也不清楚,但回函写得很简略,只说要我回程时带上云州知州一道回去,兴许是想与你面谈罢。”

  ……行吧。

  车马匆匆,一晃四个月,陆潇当长安是半个故乡,估摸着这也算是荣归故里了。进城经过他的家,陆潇将人先给搁在院子里,马不停蹄地跟着齐见思进宫了。

  往日里都是一大群人挤在太清殿里,陆潇还是头一回单独受到皇帝召见。也不算单独,这旁边还有齐见思,但这勤政殿确确实实是第一次踏足。

  殿前摆着个方形的青铜冰鉴,一旁伺候着允康帝的人陆潇认识,可不是那个鬼精灵的小慧子。陆潇规规矩矩跪在殿前,像个精心雕刻的木头人,允康帝不碰他身上的机关,他是怎么也不会开口的。

  允康帝心情似乎很好,唤他二人起来的声音十分缓和:“知予,这就是你说的那个陆知州?”

  原来允康帝私下里是叫齐见思的表字的。

  齐见思道:“回禀陛下,正是陆大人。”

  “陆卿,说说你是怎么看出云州一事的端倪的,”允康帝似有期待道,“让朕瞧瞧齐家公子极力夸赞之人,究竟有何才能。”

  陆潇来不及和齐见思计较,只得利落开口,将账本、仓库、地牢三件事和盘托出,最后只遗憾说道叫一名从犯逃脱,绝口不提那血字布条。他一口气说了好些话,说完后也不低头,就这么坦坦荡荡地站着。

  齐见思轻咳一声,在关键之事上他总是不容他人置喙,但日常觐见皇帝的礼仪还是要遵守的。可惜媚眼抛给瞎子看,陆潇只当他有喉疾还差不多。

  允康帝并未在意微末细节,温声道:“年轻人,有朝气。若是换了朝中那群老东西过去,朕许是还要再被蒙骗下去。

  陆潇道:“陛下谬赞,这是做臣子的本分。”

  他才不接茬,只顺着允康帝的意思自谦了一句。好在允康帝也没有在这上面为难他,忽又问道:“知予,你可有什么瞒着朕的?”

  陆潇顿时心中打起鼓来,又不敢扭头看齐见思的表情,只好竭力维持着镇定。

  “陛下眼明心亮,知予那点小把戏自然在陛下眼中做不得数。”齐见思毫不畏惧,从容说道:“知予与陆大人信函来往时察觉到云州有异,又无证据在手,担心打Cao惊蛇,这才自请巡盐。未曾提前禀报陛下,实是知予的错,恳请陛下责罚。”

  允康帝道:“好话都给你说去了,事也圆满办成了,你叫朕怎么罚你?”

  齐见思不语,半晌,允康帝豁达一笑:“行了,起来罢,朕说了不计较就不会再治你的这点小错了。”

(书本网:www.bookbenw.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