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高岭之花攻略指南+番外 作者:冷酷荔枝(42)

时间:2019-08-07 09:40 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宫廷侯爵
齐见思眼睑颤动,从齿缝中泄出一丝闷哼。陆潇险些喜极而泣,丝毫不敢大意,就着他的皮r_ou_又磨了几下牙。 齐见思凤目微睁,瞧见陆潇唇齿流连在他唇下,惊得僵住了脸:“……陆潇,你在做什么?” 他一开口牵动了下

  齐见思眼睑颤动,从齿缝中泄出一丝闷哼。陆潇险些喜极而泣,丝毫不敢大意,就着他的皮r_ou_又磨了几下牙。

  齐见思凤目微睁,瞧见陆潇唇齿流连在他唇下,惊得僵住了脸:“……陆潇,你在做什么?”

  他一开口牵动了下巴,陆潇自然察觉到他已从昏迷中解脱,无辜的黑眸里闪着喜悦:“你终于醒了!不许再昏过去了!马上就有人来救我们出去了!”

  这说的是大实话。他能感受到前来营救的侍卫脚步离他们越来越近,再坚持一会定能离开这鬼地方。

  齐见思仍在惊诧中,一时半刻没说出话来。

  这边陆潇却又仰起脸,凑到他肩颈处蹭了蹭,声音艰涩道:“第二次了,明明疼得要命却什么都不说,你的事不过三在我这里可不管用,我会生气的……不对,没有下次了,你不会再涉险。”

  “……嗯。”

  一线极细的火光照入石缝,陆潇不由自主闭上了眼。轰隆轰隆不断作响,顶上石块应运而起,照进来的的火光越发得亮,赵有宝憨厚的声音从未这么动听过,陆潇难掩激动道:“赵侍卫,我们在这!”

  一群灰头土脸的侍卫围在边上,领头的正是哭丧着脸的赵有宝,旁边呆站着的是一脸恨不得自裁谢罪的孟野。一条哭成泪人的的小尾巴拨开人群冲了过来,抱着陆潇的腿掉眼泪:“公子,是小叶子的错,连公子什么时候从房里出去的都不知道!”

  府里闹得兵荒马乱,j-i飞狗跳,陆潇二人被搀扶着歇下,忽然有人握住了他的手。

  陆潇抬眼,浑身的气焰顿时消了下去:“哥……”

  陆雪痕低眼瞧着他,淡淡道:“别乱动,我先给你和齐公子处理皮外伤,请的大夫就要到了。”

  陆潇呆愣愣地应声,直到掀开衣衫处理伤口时,才低低地说着痛。陆雪痕手上一顿,复又继续给他清理血迹,仿佛那停滞的一刻从来没有存在过。

  另一边,孟野跪在榻沿,深吸了口气,欲言又止,只沉默地守在一旁。

  衣衫褴褛,血污凝结,齐见思倒是没什么内伤,就是被碎石压得有些喘不过气,在地牢中才晕了过去。他浑身穿着狼狈,却一点不失气度,宛如一株历经霜雪的白兰。

  他并未理会孟野的自责,而是问道:“杜子修身在何处?”

  陆潇闻声扭头,孟野立即起身,瞬时将那五花大绑的假杜子修拖了进来。他口中塞着碎布,手脚皆被捆得严严实实,眼里是让人琢磨不透的风平浪静。

  孟野扯掉他口中破布,立在一旁盯着此人。

  “里面那个才是杜子修,对吗?”

  陆潇甫一开口,众人皆是惊诧地望向这边。他叹了口气,缓缓地吐出下一问:“你是从何时起替代了他的,是从我赴任那一日起,还是今夜?”

  他目光灼灼,似乎断定能够得到答复。

  “你足够聪明,但也很愚蠢。”假杜子修笑了笑,仿佛只是随口说了一句什么。

  齐见思倏然立起,快步向前,指尖点着他的下颌与脖颈交界处,撕下来一片薄如蝉翼的东西,露出了一张截然不同的脸。

  “杜子修”神色依旧,毫无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揭掉画皮的窘迫。他的目光在屋内逡巡一周,最终不知落在了何处,下一刻嘴角骤然淌出鲜血,直直地倒在了地上。

  离他最近的孟野顿时起身向前去探他鼻息,人已然没气,从活人变作一具还冒着热气的尸体。

  陆潇一愣,难以置信地怔住了。

  火光熠熠,夏风习习,宽敞的屋内竟无一人开口。一种难以言喻的心绪堵在陆潇胸口,带着大夫来通报的侍从给他解了围。

  “赵……有宝,你带些人回到原处,再往南继续找,废墟底下还有一个人,将他带出来。”

  齐见思轻声吩咐,众人纷纷退去,忍痛的嘶声接连传来,他麻木地闭上眼,任大夫将他新旧叠加的伤痕上的血迹擦去。

  不知是不是缘分使然,给陆潇瞧伤的正是上回那位张掌柜。陆潇对这位老者的印象很不错,与他聊了几句,用来转移疼痛的注意。

  陆潇诚恳道:“又麻烦张老一回,夜里还叫您来这么一趟。”

  张老眼皮也不抬,似是将他视作家中的顽皮晚辈训斥道:“小陆郎君也是真能忍,肋骨断了还能和没事人一样,老朽若是再晚来一刻,不知你还得晕过去几回。”

  “陆潇!在地牢时你为何不说?我明明压着了……”齐见思凤目微狭,眼里布满了难言的情绪。

  张老手下有些重了,陆潇“啊”的一声叫了出来,连忙解释道:“没有没有,疼的是这边,你压着的是另一侧。”

  齐见思沉默不语,两人各自不知在想些什么,俱是没有再开口。

  一折腾又是过去了一个多时辰,自二人子时抵达中堂,再到勉强处理好伤,外边的天已经亮了起来。

  那真的杜子修杜主簿自然是找到了的,这倒霉鬼竟还有些气运,被侍卫挖出来之时还有一口气。先是放在榻上好生安置着,不知哪个胆大的侍卫一桶水泼到他脸上,杜子修咳嗽着呸了好几声,终于醒了。

  这真杜子修见到府衙是熟悉的府衙,围着一圈的侍卫却都是生面孔,两眼一翻差点又晕过去。

  陆潇马不停蹄命人提了他过来审问,那杜子修好不容易才明白,堂上正中坐着的两个清隽年轻人,一个是新任知州,一个是皇城派来的钦差,当时腿就控制不住的发软,打着哆嗦道:“两位大人救我!”

  陆潇盯着这张熟悉的脸看了一会,就在数个时辰前,顶着这张脸的一个人才死在他眼前。陆潇微微勾唇,皮笑r_ou_不笑道:“救你?这不是已经将你救出来了吗?”

  场上一片尴尬,唯有杜子修在颤抖着膝行向前,直至陆潇脚下。陆潇静默片刻,问道:“你有什么要说的?”

  杜子修匍匐在地,仰起头时眼里满含仇恨:“他就是个疯子!”

(书本网:www.bookbenw.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