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高岭之花攻略指南+番外 作者:冷酷荔枝(28)

时间:2019-08-07 09:40 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宫廷侯爵
允康帝当即拍板定论,大肆嘉奖了户部尚书。并设立一律法名开中制,由云州为试验地,云州知州掌“盐引”,商贾将粮Cao运输到边陲,即可从知州手中换取盐引用以通商。亦或交予真金白银,也可领得盐引。 云州前几年风

  允康帝当即拍板定论,大肆嘉奖了户部尚书。并设立一律法名开中制,由云州为试验地,云州知州掌“盐引”,商贾将粮Cao运输到边陲,即可从知州手中换取盐引用以通商。亦或交予真金白银,也可领得盐引。

  云州前几年风光无二,开中制施行得红红火火,几乎越过平州,繁华之势直逼长安。后允康帝又分划几地施行此制,云州复才泯然众地间。如今的云州则不比当年,但也未沦落到百姓叫苦的地步,前任知州便这么无功无过的卸任了。

  陆潇一目十行地浏览着案几上的书簿,悠然翻到下一页:“原是如此,那本官此行可谓是一身轻松。”

  杜子修笑道:“云州百姓日后全得仰仗大人,陆大人少年英才,定能得云州百姓交口称赞。”

  这一顶高帽子结结实实地戴到了陆潇头上。陆潇并不作声,继续看着手中籍册。他到了云州第二天,就拉着陆雪痕在街上转了大半日,美其名曰故地重游,实际上他二人当初一直住在小镇上,极少进城。

  这里虽不比长安热闹非凡,但绝不能称作是亟待整改。卷宗更是只记录着琐事,甚至连开堂次数一年间也未有几回。云州城很好,好的几乎有些不正常。长安身为国都,每月间都不乏j-i鸣狗盗之事,云州竟是个夜不闭户的地方吗?

  然当陆潇拿起记载盐引交易的账本时,他心中疑虑达到了顶峰。

  这册账本,数目完全能够对得上,全无差错。按照账面收入,与云州城现状亦是完全相符,任谁看了简直都要称赞前任知州是个两袖清风的好官。

  然账本中近几年记载了许多送粮换取盐引的部分,这便是账面外不清不楚的暗账了。

  陆潇反复翻看着那册账本,纸张微皱,显然是翻看多次造成。下一刻陆潇垂首轻嗅纸张,亦是闻不到墨汁气息,唯有室内淡淡熏香。种种迹象表明,这账本并非临时伪造,更是替手中账本做了佐证。

  三日后,风清日朗,鸟啸林间。陆潇手握扇柄,身后跟着一小童,正是允康帝送他的人中其一。陆潇瞧着这小童生了一副机灵相,便将其收作贴身小厮,还嫌弃人家本来的名儿太难听,给改了个名叫梧叶,天天唤着小叶子小叶子。

  陆雪痕问他怎么给起了个这样的名,陆潇抬眼笑道:“宁淮身边那俩一个青竹一个小棠的,那我这个也得叫个差不多的。萧萧梧叶送寒声,一听就知道是我身边的小厮。”

  小叶子家里穷,听说宫里正收新的宫人,寻了门路送到宫里卖了钱,险些就做了小太监。小叶子在家中动辄被兄姊打骂,养成了低眉顺眼的习惯,现下出了宫且不用净身,只用伺候这么一个人,将陆潇视作再生父母了都。

  府衙又是无事的一日,陆潇带着小叶子穿过偏厅,掠过后堂,立在了仓库前。门前守着两个正c-h-a科打诨的侍卫,见了陆潇立刻站直身子,毕恭毕敬道:“陆大人。”

  陆潇应了声,命其中一个去取钥匙打开仓库,心里随便从那账本上记了个名字,轻描淡写地问那另一个人:“何员外上回过来是什么时候?”

  那侍卫竟脱口而出:“回大人,还是去年的事了,何员外腊月二十差人来了一趟。”

  陆潇默然,与账本上记下的日子分毫不差。

  开仓进门,里面齐齐地摆着十几匹缎子,银两剩的不多,翡翠玉石也有一些。陆潇细细看了一遍,大致也与账目无差。四下查看,并无任何机关,他往外走了出来,佯装满意地点点头,朝那两个侍卫道:“行了,落锁吧。”

  陆潇眼睛紧盯着那两个侍卫,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小叶子,前日让你去寻个木匠来,木匠寻到狗肚子去了?”

  陆潇作势拍了两下门板,门板颤颤巍巍地晃了晃。

  小叶子委屈道:“公子,你日日都在书房看书,小叶子明明前日就让木匠过来修了,几间屋子里的桌子板凳都瞧过了。定是那张木匠瞧我是个孩子,糊弄了事。”

  陆潇一扇子敲到小叶子脑门,斜睨他:“我瞧着就像是你在偷懒,还敢糊弄我了。”

  小叶子眼珠子转啊转,望向陆潇原先询问的侍卫:“侍卫大哥,前日张木匠来的时候你也在这,对不对?”

  那侍卫顿了一下,含糊道:“好像是来了个木匠,在门口敲敲打打的。”

  陆潇顿时明了,随口道:“乖,回头我去寻那木匠来训他一顿,叫他光收钱不做事。”

  主仆二人一前一后跨出门,一进到书房,梧叶急急忙忙凑到陆潇跟前,小身板刚到陆潇腰上一点点,讨好道:“公子,我刚刚做的对吗?”

  陆潇抬手摸摸小孩儿的脑袋,缓缓地弯起嘴角:“对,小叶子很聪明。”

  木匠是真的来过,不过却是在陆潇搬进府衙的第五日。

  能清楚记得数月以前准确日子的一个人,竟然会混淆近几日发生的事情。

第19章

  然而破绽从来都不能作为证据,陆潇如往常一般过着日子,尽心尽力地扮演着一个初来乍到年少稚嫩的新官。

  陆潇算着日子,提笔写了两封信,一封报平安,寄予宁淮。另一封除却报平安,隐晦地提了自己前几日的疑虑,寄予齐见思。

  不过数日,小叶子怀里揣着信笺递给他,陆潇伸手接过,问道:“只有一封回信?”

  小叶子乖巧点头,陆潇摊开信笺,一手稚嫩清浅的小楷,正是出于疏于练字的宁淮之手。信中内容中规中矩,无非是宁小公子抱怨京中无趣,没了他作伴,爹爹更是寻了由头将他拘在家里念书,好不伤心。

  陆潇手中握着笔杆发愣,不紧不慢地下笔回信,又抽出一张花笺。此次他亲自去了驿站,身边仅带了三两侍卫,将回信递与信客,只字未提另一封信,含笑道:“麻烦阁下再跑一趟了。”

  甫一回府,便招来小叶子询问:“赵侍卫可已离府?”

  昨日他在那花笺上不过三言两语写下近况,封入蜡丸,接着唤了一憨厚侍卫,命他在明日自己出府时自侧门离开,务必送至长安齐府,由齐公子亲自收下方可回来。

(书本网:www.bookbenw.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