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高岭之花攻略指南+番外 作者:冷酷荔枝(2)

时间:2019-08-07 09:40 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宫廷侯爵
非进士不入翰林,而当朝状元偏就对这翰林院提不起兴趣。崔太傅敲打了他多少回,最终虽说只得了个从七品的闲职,却是落在了弯弯绕绕最多的户部。 也不知该说陆潇运气太好还是怎得,在朝中盘根错节的户部尚书在他上任

  非进士不入翰林,而当朝状元偏就对这翰林院提不起兴趣。崔太傅敲打了他多少回,最终虽说只得了个从七品的闲职,却是落在了弯弯绕绕最多的户部。

  也不知该说陆潇运气太好还是怎得,在朝中盘根错节的户部尚书在他上任那年就乞骸骨归了乡,人人都在觊觎着户部这块肥r_ou_,最后偏是渔翁得利,落在了一个背景平平的官员身上。在各方势力交手的两年里,反而让更无甚背景的陆潇捡了漏,升迁的速度饶是他人拍马也赶不上,继本朝年纪最小的状元后又将年纪最小的正五品官员收入囊中。

  从七品和正五品间差着整整五级,在陆潇看来最大的好处不过是终于能换下一身青色官服,改穿他喜欢的红色了。

  背对着的人正在修剪多余枝叶,素白衣袍下挺立的背脊,宛如坚韧的竹,又比竹多了几分清俊。这人总是一副宠辱不惊的模样,如兄如父地教导他,时刻保持自我,切勿愚忠,切勿被他人影响。他从未谈及让陆潇做一个好官,只让陆潇做任何决定前三思,不徒留遗憾即可。陆潇看不透他,也并不想看透他。

  陆雪痕仿佛并未意识到院子里进了人,直到宁淮的声音响起:“陆大哥,我来找阿潇玩儿。”

  他放下手中微颤的枝叶,道:“宁小公子拜访,潇儿,过来。”

  宁淮是宁国公府的二公子,算是纡尊降贵与陆潇做了朋友,旁人都道陆潇攀上了宁国公一门,殊不知陆潇拜访宁府的次数屈指可数,与宁国公和世子见面也只在朝堂。宁淮倒是时常往陆潇家跑,陆雪痕待他如晚辈,但在称呼上一直是宁小公子。

  陆潇遇上了陆雪痕,是只有乖顺听话的份。他快步走到陆雪痕身旁,听他冷冽的声音说:“进里间,有你喜欢的东西,和宁小公子进去说话罢。”

  陆潇点点头,宁淮跟着他一溜烟儿钻进了里间。案几上放着个描金的食盒,陆潇眼睛亮了亮,低眉揭开食盒,一分三层。

  最上边的是蜜饯海棠,汁液清透,表皮金黄;里层放着双色马蹄糕,绵软小巧;最下面是一碗糖蒸酥酪。陆潇小时候不爱进食,又生过一场大病,陆雪痕常常拿这些小玩意儿哄他,陆潇嗜甜的毛病就从这扎根了。

  宁淮捧着线装的话本子,只差将脑袋埋进去了。陆潇捻起一枚蜜饯海棠,糖霜裹着绵软的海棠,酸酸甜甜,又随手往宁淮口里塞了一枚,得到对方不遗余力的赞叹与感慨。

  晚些宁淮托小厮递了信,夜里就宿在陆家的小小宅院里。十七岁少年的困意说来就来,宁淮揉揉眼睛,不多时便坠入梦乡。

  夜沉如水,陆潇轻掩木门,掠过一截绯色衣裳,足下使了三分力,一纵越上瓦片铺就的屋顶。青瓦坚硬,陆潇手心向内,缓缓将脑袋压在苍白瘦削的手掌上。另一只手,掌心向内摩挲着藏于胸口的长命锁。

  乌黑的眸子望向沉沉夜幕,宁淮白日里不经心的话适时浮了出来。

  “阿潇,陆大哥对你可真好呀,我哥要是有陆大哥三分用心就好了。”

  ……宁淮何曾知晓,他是宁国公嫡亲的儿子,世子宁渡一母同胞的亲弟弟。而他陆潇,与陆雪痕一文钱的关系都没有。

  更小的时候,陆潇喊陆大哥,喊着喊着将陆字给摘了,再大些,便只有一声哥了。认识了宁淮之后,宁淮倒是替他拾起了陆大哥这个称呼。陆潇心中藏着些说不出的微妙感觉,近两年更是连哥都不愿意叫了。偶尔蹬鼻子上脸直呼陆雪痕的名字,陆雪痕也不和他计较,一如既往地唤着他潇儿。

  陆潇从袖里拿出那余下的双色马蹄糕,精致小巧的点心已有些发硬,含入口中,芯子却还是软的。

  也不是全无关系,至少陆潇这两个字,是陆雪痕给他的名字。

第2章

  宁淮身为世家子弟,自小被府里的嬷嬷教导不可贪眠,一如既往地起了个早。他推开轻掩的木门,斑驳碎光散落在屋前。秋日渐凉,宁淮揽了揽衣袖,便抬脚朝陆潇房中去。

  “宁小公子。”一道冷冽的声音蓦地出现在他身后,宁淮对上陆雪痕时而会感到没由头的怵,明明对方不过同他一样是个手无缚j-i之力的读书人,身上却充斥着令人心悸的气息。宁淮看着有些傻:“陆大哥,早啊。”

  陆雪痕仍是一身白衣,腰间点缀了一条墨蓝色的锦带,身形挺拔,脸上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静。他微微颔首道:“潇儿嗜睡,让宁小公子见笑了,难得休沐,让他多休息会吧。”

  宁淮笑得没心没肺,小声道:“好。”

  “大清早的在聊什么呢?”那嗜睡的人倚在门框边上,今日倒是换下了他最常穿的红衣,身上松松垮垮地罩着一件素白衣衫。昨夜万籁俱寂,心不静的陆潇躺在青瓦屋顶与圆月大眼瞪小眼,直到回房方才CaoCao歇了两个时辰。

  陆雪痕眼底难得蕴了一丝笑意,陆潇看直了眼,不好意思道:“就不兴我早起一回吗。”

  陆潇抽条快,眼见着长成了翩翩少年郎,可身量却始终差着陆雪痕一截。此刻他倚在门边,更是无故矮了几分。陆雪痕眼底笑意不减,顺手抚上了他的发端,如同安抚无知孩童一般。陆潇一怔,人已经往前院去了,只余带着凉意的声音:“潇儿,你眼下有些发青。”

  这边宁淮叉着腰调侃他,口中直道:“阿潇,你昨夜做贼去啦?去偷了哪家姑娘的锦帕呀?”

  陆潇回过神来,沉默一瞬,双手直接捏住宁淮的脸颊,往外一扯——

  “疼疼疼!阿潇,我错了我错了!”

  陆潇冷笑:“出息了,陆雪痕笑我也就罢了,你跟着凑什么热闹。”

  宁小公子圆乎乎的眼睛里浮了层层水汽,识时务者为俊杰,疯狂点头。

  今日陆潇休沐,却还起了个早。思来想去不愿荒废了好时辰,陆潇一拍案几,走,去街上转转。

  陆家落在长安巷尾,旁的好处谈不上,惟一占的就是一个静字。而唯有陆雪痕最喜静,陆潇和宁淮搁一处玩儿时,没一回不往热闹二字里钻的。

  陆潇一路买了不少甜腻的小玩意儿,每每小贩随口问起,公子好吃甜口啊,陆潇毫不犹豫地指向了宁淮,笑眯眯道:“不,舍弟喜甜,小孩子嘛,吃了甜的就会开心些。”

(书本网:www.bookbenw.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