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高岭之花攻略指南+番外 作者:冷酷荔枝(114)

时间:2019-08-07 09:40 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宫廷侯爵
齐策沉声道:“无数双眼睛瞧着,旁人只会说你温家跋扈至此,谁人会去过问传言究竟从何而来?你二哥露了这第一个把柄,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谋逆一事虽是无中生有,却硬生生地变作了空x_u_e来风 此言掷地有声,温

  齐策沉声道:“无数双眼睛瞧着,旁人只会说你温家跋扈至此,谁人会去过问传言究竟从何而来?你二哥露了这第一个把柄,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谋逆一事虽是无中生有,却硬生生地变作了空x_u_e来风!”

  此言掷地有声,温肃霎时间脸色颇为难看,神色恍惚地盯着地面。

  “侯府是勋贵人家,理应交予御史台审理。我已安抚你二哥,叫他千万莫冲动,我去同陛下交涉,此事尚有转圜余地。我前脚刚回府,你二哥便大摇大摆地杀出了御史台的门槛!戴罪潜逃这一罪名被他坐实了,这便是任人宰割!”

  齐策道:“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只知侯府蒙冤,却不知其中的百般纠葛!”

  温肃怒道:“住口!”

  石破天惊的一声震醒了昏迷的允康帝,他二人却都不曾发觉一旁的人悄悄抖动了睫毛。

  “这便是你要的真相,我齐策自认绝无一句谎言,信与不信全在你一念之间。”齐策平复了心情,高悬于喉的一颗心回落进腹中,缓缓道:“至于我为何远离朝政,你若想知,我便说与你听,只盼你听完后,莫要再将火气撒在我儿身上了。”

  温肃目光森然,紧紧地盯着他。

  “圣旨上明明白白地写着,查抄侯府,一个不留,而我身为人臣,却有违皇命,即便此事是出于本心,我也违背了齐家的祖训。”

  温肃瞳孔一缩,颤声道:“你……”

  “弟妹与内子是至交,我与林兄的交情也不算差。恳请他配一丸药,收留一个配药小童,于我来说还算不上难事。”

  齐策平缓地说完了这一番积压于他心头多年的话,心中积郁清减不少。

  天旋地转,温肃猝然跌坐于椅间,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举手之劳,我从未想过要你铭记于心,为温家留下血脉是我为臣的过错,亦是为人的私心,不想隐瞒至今反倒害了我的思儿。”

  鸟鸣绿荫,绵延了大半夜的雨声骤歇,温肃仿佛置身于冰窖,浑身冰凉。

  瓷碗扫落地,一阵碎裂的响声为他转移了注意。抬眼望去,允康帝竟是醒了,颤颤巍巍地翻过了身,指着他与齐策的方向,念经般嗫嚅道:“苏文、温肃……”

  温肃凛然起身,扭头教允康帝看见了他的面容,咒骂声顿歇,允康帝两眼瞪视前方,不可置信道:“陆,你是陆……”

  他的情绪找到了发泄地,冲着允康帝冷冷道:“苏文,温肃,陆雪痕都是我,老匹夫,你看着潇儿那双眼睛认不出他是谁也罢,居然连我都忘得一干二净。”

  “你们联合起来骗朕……”

  温肃微微一笑:“是啊,把你当傻子一样玩弄于股掌,真是大快人心。我不妨再告诉你一件事,李万钧给你进献的药丸,全都是我配的。”

  眼见允康帝又要晕厥,温肃陡然上前为他灌下了一碗备好的药汁,生生吊着他最后一口气。

  “慎言不知去哪里了,你得清醒着等他回来,他还有一句话要亲口同你说。”

  多亏宁淮手绘的地图,齐陆二人自密道竟来到了韶明殿,躲于逼仄的暗格中听完了这一段别开生面的戏。

  陆潇大气不敢出,期间惊地睁大了好几回眼睛,艰难地扭头望向齐见思,见他也是一副毫不知情的模样。

  陆潇正欲开口,这边声音又起,他乖觉地闭上了嘴。

  头顶上气氛冷凝,温肃沉默良久,用轻地不能再轻的声音说道:“你走吧,我待会便叫人将他两送回齐府,决不食言。”

  说罢便唤了小慧子进来,当着齐策的面吩咐他:“去放了齐见思与陆潇。”

  齐策长舒一口气,拱手道:“如此便好。”

  踩在韶明殿脚下的陆潇眨了眨眼,无声道:“可是我们已经逃出来了……”

  齐见思:“……”

第66章

  另一边宁淮从密道内探出脑袋,一抬头便对上了谢慎言深邃的双眼。

  谢慎言伸出了手,将他从入口拉进了怀里,眯起眼道:“你去哪里了?”

  “我去看看阿潇,”宁淮掐着指尖镇定道,“现在回来了。”

  谢慎言轻抚他散乱的鬓发,擦去面上汗水,似是毫不在意:“想见他同我说就是,吓我一跳,还以为你……走了。”

  一身热气,还要靠在怀里,宁淮往一旁挪了挪,当即被抓着脚腕拽了回去。谢慎言冷了脸:“你躲什么?”

  “我没有,挤在一处热得难受。”

  “你想要什么,我都会满足你,只此一条,宁淮,你永远不准有想逃的心思。”

  静了静,宁淮道:“我想要慎言哥哥。”

  谢慎言笑了:“慎言哥哥只会是你的。”

  宁淮面上神情难辨,瞳孔失去了往日的亮色,摇头道:“我想和慎言哥哥在一起,但是我不想做皇后。”

  笑意凝滞在谢慎言脸上,他神色怔忪,哑太监在外头咚咚敲着门,谢慎言猛然起身,打开门见他手上比划半天,道:“舅舅让我过去?”

  哑太监点了点头。

  谢慎言回身,步至床前捧住了宁淮的脸,怜惜道:“我同谢安不一样,你别怕,我绝不会叫你受委屈。”

  他很快便赶到了韶明殿,温肃眼中闪过一丝不明朗的情绪,道:“慎言,他方才就要咽气,我用药吊住了。你想说什么便说罢。”

  短短半日,允康帝遭受了轮番羞辱,心中早已生不如死。身旁群狼环伺,如今不论谢慎言说什么,似乎都没有多大意义了。他只盼着这一切早早结束,好叫他早日投胎,来生再惩治这大逆不道的小畜生。

(书本网:www.bookbenw.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