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高岭之花攻略指南+番外 作者:冷酷荔枝

时间:2019-08-07 09:40 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宫廷侯爵
文案: 御史台的高岭之花齐大人最恨旁人指点他的皮相,新科状元胆大包天偏向虎山行。 脚在琼林宴上写诗调侃,后脚又被齐见思逮了个正着。 三年后两人莫名其妙破了冰,陆状元日日哄着齐大人, 哄得齐大人不知不觉着了他的道,惊觉被这人套牢时已经来不及抽身

  文案:

  御史台的高岭之花齐大人最恨旁人指点他的皮相,新科状元胆大包天偏向虎山行。

  脚在琼林宴上写诗调侃,后脚又被齐见思逮了个正着。

  三年后两人莫名其妙破了冰,陆状元日日哄着齐大人,

  哄得齐大人不知不觉着了他的道,惊觉被这人套牢时已经来不及抽身了。

  -

  陆潇生辰之日酩酊大醉,揽着齐见思的脖颈说了些不着四六的话。

  一会喜欢一会心悦,惊得齐见思落荒而逃,躲闪不及。

  第二天醒来后,陆潇摸着后脑陷入沉思——

  齐见思为何在躲我?

  齐见思又惊又气:“你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陆潇:“……?”

  -

  外冷内热护短美人攻X没皮没脸撩闲颜狗受+1V1+HE~

  食用指南:

  1+无数朝代风俗官职大融合

  2+不坑

  内容标签: 强强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潇,齐见思 ┃ 配角:宁淮,陆雪痕,谢慎言 ┃ 其它:

  ==================

第1章

  长安城内长安街,直通着往皇城去的路。

  秋深露重,漫天月华悄然散落,身着绛色锦袍的少年缓步行于路上。

  直到站在金碧辉煌的大殿中,陆潇才稍稍回过神来。允康帝年近半百,仍以少时的起居作息要求自己,日日天不亮便要朝会。年纪大些的官员在家中叫苦连篇,在外面照样端得一副人虽老志仍坚的模样。陆潇嗜睡,家中从无人要他晨昏定省,总要昏睡到红日高升。此刻他微微垂着脑袋,身旁一水儿的云纹锦缎官靴,将j-i毛蒜皮的事拿到朝堂上各抒己见。

  陆潇勉强挺直腰板,七分困倦三分无奈,直到顶上的人也同他一样厌烦,拉上戏台大幕,打道回府。

  殿前规规整整站着一排侍卫,陆潇抬头望天,朗日不知何时击碎了墨蓝夜空,层云重重叠叠,约莫已过辰时。他快步朝奉天门走去,绛色衣袂翻飞,全然不顾下了朝也在虚以委蛇的各路同僚。陆潇心里惦记着事儿,便也未注意到身后悄悄跟着的人。

  “阿潇,走那么快作甚,我都快追不上你了!”

  来人面色微红,话未说完先喘了一声,就差把等等我三个大字刻在脑门上了。圆脸圆眼,墨发如鸦羽轻垂肩上,少年懵懂一览无余。陆潇停下脚步,笑道:“宁淮,今日怎地这个时辰就出宫了?”

  那唤作宁淮的少年弯起了笑眼,道:“二皇子还有半年便要加冠,现下忙得很。”

  陆潇心下了然,不做他谈。于是慢下了步子,循着宁淮的脚步与他一路闲聊。

  “阿潇,你也快要加冠啦,”宁淮眨了眨眼,似有懊恼,“为何爹娘不早几年生我,好叫你也唤我一声哥哥。”

  陆潇抬手,细瘦的指节掐住了宁淮还存着三分r_ou_的脸颊,笑眯眯道:“是呀,小淮弟弟。”宁淮吃瘪,也不知他为何对年纪有着异乎常人的执念,伸出了r_ou_乎乎的手掌便往陆潇的脸上去。陆潇今年也不过十九,与那二皇子是同岁。两个半大少年在长安街头肆意笑闹,路人只道是兄弟俩感情好。

  “不闹了不闹了!”宁淮率先偃旗息鼓,向他服了个软。陆潇微凉的手在他脑门上轻轻弹了一下,旋即朝宁淮勾了勾手指,小声说:“市面上似乎又流出了一册问渔先生的旧迹,想不想看?”

  问渔先生,一位不知年岁几何的墨客,最爱写些不入流的市井怪谈。连真名都未知的市井文人,但架不住宁淮就爱看他笔下的零散故事。

  宁淮二话不说,乖巧地牵起了陆潇的衣袖:“阿潇,我们快走吧,兴许陆大哥正在家等你呢。”

  身后冷不丁响起一道嘲讽。四下喧闹,陆潇耳力极好,面不改色地朝声音的来源望去。

  那人身着玄色外袍,脚踏流云锦缎官靴,墨发齐整地束在脑后。堪堪露出的半张脸轮廓分明,鼻梁高挺。那人将脸转了过来,凤眼一挑,眼下的红痣顾盼生姿,冰冷的脸上存着三分不屑,扫向陆潇的腰际。

  陆潇本人爱极了鲜艳之色,有时仍会想,该穿红衣的分明是眼前这人。他顺着眼前人的视线垂下眼睫,宁淮r_ou_乎乎的手掌还拉着他的衣袖。

  前朝一位闲散王爷不爱巾帼爱须眉,与一江湖人士纠缠多年,甚至起了结为夫妻的念头。朝野上下由起初的震惊到见怪不怪,倒也潜移默化地让后来者默许了男妻的存在,高门大户也不乏养了一两名脔宠的,只是到了年纪,终归还是要娶妻生子的。

  陆潇也不恼,误会了他与宁淮关系的人不在少数,心知眼前这人多半也是如此。本想开口解释,又想到此人对他的态度一贯如此,陆潇扯了扯嘴角,按着东张西望的宁淮的脑袋将他转了过来,随口说了一句,小淮,走了。

  齐见思看在眼里,只当是陆潇已然放肆到对别人的眼光视若无睹了,冷笑一声,拂袖而去。

  宁小公子弱弱地问:“阿潇,齐大人怎么了?”

  “别理他。”陆潇在心里啐了一口,什么脾气,白瞎了那一张艳若桃李的脸。

  长安巷尾,陆潇推开院门,林叶间Cao木清香袅袅地缠绕在他周身。

  他糊里糊涂地读了几年书,对家国天下的看法以及为人之道全都来源于一个人的言传身教,十七岁那年跟着隔壁的李书生凑热闹去参加春闱。陆潇自觉不过是将那人的教导嵌入了文章中,不想深得允康帝心意,御笔朱批钦点了个状元。

  待到殿前见着衣着朴素却不掩容色的陆潇,允康帝硬生地改了主意。状元就是个名头,探花郎这样风流的称号才配殿前这刚满十七的俊朗少年。

  天上落下来的馅饼不偏不倚地砸在了陆潇脑袋上,他是不在意究竟是状元还是探花的,总归是要入朝做官的。

  立在一旁的太傅不乐意了,那崔太傅乃是两朝元老,原先也曾教习过皇子时期的允康帝。崔太傅开口,允康帝还是要给他三分薄面的。至于陆潇拜入了崔太傅门下做了关门弟子,那都是后话了。于是陆潇的状元名头,便又稀里糊涂地保住了。

(书本网:www.bookbenw.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