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同人 >

(全职同人)镜面成像 作者:楠枝煮酒

时间:2019-08-26 08:58 标签: 游戏网游 原著向
文案:喻黄原著向 内容标签: 游戏网游 原著向 搜索关键字:主角:喻文州,黄少天 ┃ 配角: ┃ 其它:全职高手 第1章 转校生不稀奇,长得好看不稀奇,成绩拔尖不稀奇,恰好分到他班上不稀奇,被班主任指到他旁边坐着也不稀奇,可这一堆东西加在一起就特稀奇

  文案:喻黄原著向

  内容标签: 游戏网游 原著向

  搜索关键字:主角:喻文州,黄少天 ┃ 配角: ┃ 其它:全职高手

第1章

  转校生不稀奇,长得好看不稀奇,成绩拔尖不稀奇,恰好分到他班上不稀奇,被班主任指到他旁边坐着也不稀奇,可这一堆东西加在一起就特稀奇了。

  以至于在转校生乖乖走到黄少天旁边坐下时,他从嘴里前后不着调的吐出几个字:“真他妈巧啊!”

  “嗯?”喻文州端端正正坐在位子上,好像幼儿园的小朋友,看起来恨不得把手规规矩矩背到身后才行。黄少天冷不丁一句话,他分析了下情况,应该是对他说的。

  “没什么没什么……”

  黄少天把手摆了摆,趴桌子上,准备用睡觉应付老班的又一节枯燥英语课,可惜被新同桌特别没眼见力的戳了起来,看那张清秀的脸上堆满不好意思的表情,他就生不出气来,只能瞪着对方。

  “我明天才能拿到课本……”

  喻文州话还没说完,黄少天已经麻溜的从课桌屉里抽出英语书拍到了他桌上,并飞速瞄了一眼课表,一本一本把剩下所以课本都一块儿拍了上去。没多看对方一秒,继续往桌子上一趴,他昨晚没睡好,今天得补,一节英语课不一定够用。

  没能一眼识人,不过这么多眼之后喻文州算是识了——黄少天肯定不是个好好学习的主。中途偶而有老师用眼神示意他把这个睡到不省人事的同桌叫醒,喻文州都选择装傻躲过。既然大人都不愿主动出击,他这个新来的同桌何必多管闲事呢。

  黄少天倒是准时醒来吃午饭,看也没看他一眼就抬脚走了,这时班上有些女生才靠过来问他需不需要什么帮助。喻文州笑得很暖,也很官方,客套几句便从缝隙里擦出去了,他不太擅长和女生打j_iao道,尤其是花枝招展的那种。

  下午黄少天就不睡了,连午休时间都是脚瞪桌子把椅子立着摇,噘嘴顶住一支笔,一动不动往窗外望。喻文州特别怕这个招式,一个不小心就是铁凳子刮大理石地板,和指甲刮黑板一个程度的吓人,惊得r_ou_发麻,好像每一寸肌肤都布满老式电视收不到信号时的黑白麻点,从头到脚的不舒服。然而一个中午过去了,喻文州也没被心有余悸的声音吓醒,黄少天的姿势也变成了撑头转笔。

  看长度是专用的笔,神似金箍木奉,在五个指头之间飞檐走壁,上蹿下跳,蓝笔身渲染出一片色彩。黄少天大概是分神看到了醒来的喻文州,将笔往上抛来了几个高难度花式动作,他也就会这么几个,毕竟华而不实。结束时将笔往抽屉里一扔,一气呵成,帅得喻文州差点鼓了个掌。

  “你喜欢转笔?”

  就算看得出黄少天不是什么好打j_iao道的人,但喻文州还是决定稍微拉近些关系,毕竟是同桌嘛,而且对方还好心借书,看来是不反感他的。

  “一般。”

  “无聊才玩的?”

  “练灵活x_ing和手速。”

  上课铃打断了没什么营养的对话,喻文州发现他可能判断失误,黄少天居然在认真看黑板,而且时不时在空白纸上写写画画,看了几眼公式,解题思路都是对的。他不声不响的把书推到两个桌子之间,既然对方有心学习,独自占着书显得很没公德心。

  黄少天本想说不需要,然后把书推回去,却看见他这半边书里夹着一张纸条,抽出来就两个字,字如其人,隽秀大气——谢谢。总的来说,他是个吃软不吃硬的刺头儿,喻文州好死不死就对他胃口,一胳膊肘戳软肋上,到底还是没把书推回去,将就着把下午的课边转笔边发呆地听完了。

  如黄少天所料,喻文州回家的j_iao通工具是一辆跑车,标志四个圈,还不是本市牌照。他们这虽不算穷乡僻壤,也难得扒拉出几辆豪车。这车开他们路上就和警车没啥区别,能开路用,谁都离他远远的,追尾擦碰得吃大亏。

  “嚯,奥迪呀。”

  不知道是谁过路砸了咂嘴,黄少天闲来无事也就随手一搜,找到长相相同的那辆,照着价格笑了笑。估计这还不是喻文州家最好的车,反正他就跟他的自行车相依为命,辐条上装了反光片,晚上车灯照着反光还挺炫酷。

  喻文州并不觉得有豪车接送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或者说他看别人惊讶的眼光已经习惯了。从未得意洋洋过,他x_ing格淡得跟杯水一样,就那么放在那,波澜不惊。回家就把自己摔进床里,打开手机,信息栏空白白一片。也是,他爸必须忙得连问儿子习不习惯,和同学关系能不能处理好这种小问题的时间都没有,不然怎么管理一整个市呢。他倒也清净,很快从床上打滚起来,却又想起没有书没有作业,只能愣愣站着。管家帮他把房间收拾得很好,一尘不染,绿植葱茏,他都不用费心再多扯一下床单,这也间接造成他的无事可做。

  洗漱完毕他就坐在床上,打开背单词的软件开始读,读到眼皮打架才给他爸去了条晚安信息,钻进被子,一夜无眠。

  他醒得比闹钟早,爬起来拉窗帘的时候天灰蒙蒙,看不到太yá-ng会从哪个方向起来,只能感觉云层后的一片亮光。牙刷含进嘴里时手机才开始叫他起床,和很多人铃不惊人死不休,吵不起自己也得吵起全家的闹铃声比起来,喻文州的太有亲和力了。是个女声,很清亮但不尖锐,很温柔的在说,起床了哦,就算后面再加个宝贝儿也不会有一点违和感。

  漱口水在喻文州喉咙里打了个圈,接着顺池而下,他擦干净嘴边泡沫,对手机说了句早安才关掉铃声。短信那一栏还是没有回复,喻文州又确认了一下信息确实是发出去了,毕竟他爸再怎么也是会跟他说晚安的。大概是真的忙过头了,他灭掉手机屏,管家应该已经发车在门口等他了。

  他去学校算早的,所以没接受全教室人一同目光洗礼,但是每个人进来时都不由自主望了他一眼,除了黄少天——他从进教室到坐上椅子一直都望着。

  倒不是因为喻文州昨天放学回家被什么车接了,是因为他手上捧着一堆属于喻文州的课本。班主任美其名曰是为新同学服务,让对方感受家的温暖,实际上就是谁都不想当苦工。初中生知道什么叫有钱有权,但实实在在要上去巴结的却不多,理所当然的都装聋作哑,而体育委员黄少天就得肩负重任了。

(书本网:www.bookbenw.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