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同人 >

(综英美同人)爱妻狂魔 作者:鬼龙院(下)(16)

时间:2019-07-11 11:21 标签: 甜文 天作之合 英美衍生 超级英雄
莫里亚蒂随手拿起了一本书,又放在了桌子上:“能麻烦你去盥洗室里避一避吗,贝拉?我想看看你的房间。” “你应该直接去搜索那个婊子的房间,侦探。”贝拉冷冷地道,“我的房间没什么好看的。” “但过去的两个月

  莫里亚蒂随手拿起了一本书,又放在了桌子上:“能麻烦你去盥洗室里避一避吗,贝拉?我想看看你的房间。”

  “你应该直接去搜索那个婊子的房间,侦探。”贝拉冷冷地道,“我的房间没什么好看的。”

  “但过去的两个月里,她几乎每天都和你在一起。如果事情的确和她有关,我想在她的房间里恐怕是找不到太多线索的,反而在这个房间里,她可能无意间留下了什么讯息。”莫里亚蒂以一种专业的口吻道,“我想看看你的房间。”

  罗宾斯显然觉得很有道理,半含哀求地叫了一声:“贝拉……”

  贝拉沉默着走进了盥洗室,关上了门。罗宾斯再三确认她已经躲藏好了,才打开了日光灯。明亮的灯光立刻洒满了整个房间,有些刺眼。莫里亚蒂眨了眨眼睛,慢慢地摘下了红外线眼镜。

  贾维斯也在四处观望。这是个很大的房间,墙面上漆着墨绿和浅淡的灰色,地毯和家具也大多都是浅灰、墨绿和深红的颜色,很有种冷硬的风格。书架上几乎没有灰尘,上层的角落里放着只很小的手电筒,旁边还摆一副宽大的墨镜。衣架上挂着一件黑色的罩袍,很厚,口袋里折着一副全指手套,袖子上和右手的指节上都有磨损。书桌上是一摞文件夹,莫里亚蒂随手翻了翻,里面是篇涂改了很多次的论文Cao稿和一些文字摘要。书桌下面有个垃圾桶,扔满了纸团。莫里亚蒂把它们都倒了出来,一一展开,又开始关注其他地方,每个角落都没有放过,甚至用放大镜观察了一些细小的痕迹。

  贾维斯低头按起了手机。罗宾斯也在观察女儿的房间,却没能看出什么端倪。等莫里亚蒂结束完查探走回来的时候,他忍不住问道:“有什么发现吗,吉姆?”

  “喔,你女儿很有趣。”莫里亚蒂漫不经心地道,把放大镜放回了口袋里,“我想你肯定不知道,她其实是喜欢安吉丽娜的吧?”

第62章

  罗宾斯一开始并没有反应过来莫里亚蒂在说什么。他呆呆地看着莫里亚蒂,等着他继续下文,莫里亚蒂却关上了灯,通知贝拉可以出来了。这时候他才迟钝地回味起了刚才那句话的意思,结结巴巴地道:“什——什么?”

  “——所以这就是当咨询侦探的坏处,总得耐心地去解释问题。”莫里亚蒂拖长了声音,“安吉丽娜是不是记x_ing不太好?”

  “……你好像什么都知道。”罗宾斯道,“可你是怎么得出这种推论——贝拉喜欢——”

  他看着自己的女儿,有些说不下去了,显然受到了打击。

  莫里亚蒂抬起头来,在房间里环视了一周。

  “把戏拆穿了就没有神秘x_ing了,所以我不会向你解释得太过详细。”他慢吞吞地道,“这个房间属于一个聪明又强硬的人……她很理x_ing,习惯于压抑自己的感情,为自己制定了一套标准,善于观察而思路清晰。即使受到了突如其来的重大打击,她也没有因此而乱了条理。你觉得安吉丽娜帮忙照顾了贝拉?可在她入院几天之后,房间里依然保持得干净有序,床单和被子都打理得整整齐齐……”

  “……我没有关注过这些……以前一直都是女仆收拾的。”罗宾斯道。

  “她还是个善良的女孩,尽力克制着自己嗜血的冲动,甚至以自残来制止难以遏制的本能。”莫里亚蒂道,“我想在第一次袭击别人之前,她就意识到自己不同寻常的冲动了。床单是经常更换的,但床脚、地毯和地板缝隙在黑暗的环境下就没那么容易注意到了,血迹也并不好清理。我还在房间里找到了杯子的碎片、木头的碎屑,枕头下面藏着电击木奉,但那不是用来攻击别人的,而是你用来克制冲动的——对吧,贝拉?不过人在意识模糊的时候总会难以控制自己,有些东西又越是压迫就反弹得越厉害,你很少失去理智,但六周以来你每次失去理智的后果都会非常严重,而且随着你越来越努力的压制,它也发作得越来越厉害了。”

  贝拉抬起了头。

  罗宾斯又是惊讶又是担忧地看了女儿一眼:“但这和……”

  “和她喜欢安吉丽娜又有什么关系?”莫里亚蒂不耐地道,“首先最明显的一点,她病了六周时间,安吉丽娜也呆在了这座房子里六周时间,在这么长的一段时间里,安吉丽娜是离她最近也和她交集最多的人,可不管是在最初还是在安吉丽娜隐瞒身份照顾她的一个月里,她都宁可选择更难搞定的对象也没有对她造成任何伤害,当然啦,除了最后一次,但这反而能够证明她对安吉丽娜的袭击是有原因的,而不仅仅是出于冲动。哦,接下来你又要问她怎么可能认出安吉丽娜的了——她当然认得出安吉丽娜!因为她聪明、孤独、知觉敏锐而且一直都是对安吉丽娜旧情难忘的前女友!”

  罗宾斯尴尬地张了张嘴,识趣地又把嘴巴闭上了。莫里亚蒂y-in恻恻地道:“你再多发问一句我就拿你的下巴去钓鱼,罗宾斯。”

  贝拉忍不住笑了一声,在黑暗里注视着莫里亚蒂。

  “安吉丽娜的确对贝拉有种特殊情结,就算换了种身份也没忘记施展魅力。她假装自己是个文学专业的大学生,用共同的爱好去接近贝拉。贝拉却在一开始就知道了她的身份,而且看出她另有所图。但是出于某种特别的心态,她并没有揭穿安吉丽娜,而是配合她进入了圈套——待会再问我是什么心态,贾维斯。”莫里亚蒂拍了下贾维斯的脑袋,“她还帮她写了论文,哪怕她知道照s_h_è 光源会让她自己受伤。看那身衣服,全指手套,书架上的手电筒和墨镜,那些都是她的工具。安吉丽娜并不知道她已经看穿了自己,为了避免穿帮,她一直都在用右手写字,但她没发现这间屋子里的大多数物品都是按照左撇子的习惯摆放的……”

  “左撇子?”罗宾斯还是忍不住发问道,“这和左撇子有什么关系?”

  “——这就是为什么安吉丽娜不爱你。”莫里亚蒂讥讽道,“你和她上床了一年,却不知道她是个左撇子?”

  罗宾斯:“……”

  “聪明人往往习惯于归纳整理自己的思维,安吉丽娜也不例外。她用来哄骗贝拉的论文Cao稿就清晰地反映了这一点,可她在学校的时候成绩却只能算是勉强。”莫里亚蒂继续道,“贝拉在论文上为她改正了不止一处前后冲突或重复的地方,她总是会忘记自己写了什么,证明她的记x_ing非常之差。但她却又有归纳整理的习惯,所以她一定会随身带着手机方便理清思路,进行备忘。可是电子产品往往没那么安全,而且贝拉会愿意为她而不惜打开手电伤害自己,也就有可能会出于好奇翻看她的手机,所以她只能另外寻找办法。备忘录是个不错的选择,但也容易遗失和被人发现。她想到了一个好办法,越是危险的地方就越是安全,贝拉经常会把一些Cao稿废纸团起来扔进字纸篓里,而这个房间里的垃圾都是她负责处理的,所以她无论写下了什么,只要把它混进这堆纸团之中,就不用有任何担心了。”

  “可是这种猜测还是有些牵强,她被封闭在这座房子里,基本不会有常常整理思路的需求。至于怎么对付自己的仇人,过去的十几年里她一定都计划过无数遍了,不需要再写下来以坚定信念。而且她也不会在纸团上写什么露骨的话语,导致贝拉被她激怒。你说过贝拉袭击安吉丽娜的地方是在这座房子的门口,而这一路都没有什么追逃搏斗的痕迹。”莫里亚蒂举起了左手,食指和中指之间正夹着一个小小的纸片:“——有人收拾了现场,但雨伞架上还是遗落了一片纸。和论文用的是相同的纸质,却用了不同的笔。房子里到处都是监控,她想用这种方法瞒天过海地向外传递消息,却被你发觉了,对不对?”

  以太粒子赋予的视觉中,罗宾斯父女身上正缓缓流动着一层墨绿色的雾气。贝拉身上比罗宾斯还要更深一点,牙齿上最为显眼。

  罗宾斯脸上闪过了震惊和思索,喃喃道:“这么说,‘厄运’果然是人为的?”

  “发挥点想象力嘛,罗宾斯。”莫里亚蒂轻柔地道,“如果一点超自然因素都没有,故事岂不就太无趣了?”

  ——

  安吉丽娜·格雷正坐在自己的病房里安安静静地看书。她脸上现在缠满了绷带,只露出了眼睛、鼻孔和嘴巴,深褐色的漂亮头发被剪掉了,从绷带的缝隙里零落了几缕。她被送到医院的时间还算及时,但手术也只来得及挽救了她的x_ing命,而没能保住她的容貌。医生说就算再经过多次的整容,恐怕她也难以恢复原本的美貌了……她配合地表现出了伤心和绝望,可内心一点特别的情绪也没有。只有她自己知道,她被毁的容貌还是可以恢复的,但罗宾斯父女即将被彻底摧毁的人生,就是永远也无法去恢复的了。

  大仇得报的感觉将会是多么愉快啊,现在安吉丽娜就已经感到十分得意了。她曾一度押错过宝,险些陷入绝境,还好亚当找到了她,告诉了她那个秘密。

  那对耳环的秘密……

  安吉丽娜不由得摸了摸耳朵。没有在打斗中失去它还真是万幸。她能感觉到珍珠里所藏的那股力量……戴着它的时候,她感觉自己前所未有地强大。凭借着它,她轻而易举地就完成过去那么长时间都没能实现的目标,当然了,还多亏亚当出的主意……

  昨天亚当还来看过她,承诺会恢复她的容貌,让她得到自己应得的。他以前提到过“再生摇篮”,安吉丽娜想办法查到过一点,知道它的神奇功效。她的手指停在了那一页书上,迟迟没有翻动。等到事情结束以后,她就可以拥有崭新的人生了……也许她会嫁给一个有用的男人,或者成为一名心理医生,凭着她的能力……

(书本网:www.bookbenw.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