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同人 >

[怪化猫]道长今天也在捉妖 作者:云雀久奈

时间:2019-05-14 09:22 标签:
文案: 知天知地不知人世处,算命改天难断人心面。 谢晨是一个道长,他的r.常,捉妖捉妖捉妖,直到某一天,人们发现向来独往独来冷冷淡淡的谢道长,多了一个同行人,而这个人,同样不简单。 独自徘徊人世间百年,不老,不死,不入轮回。 为何来到这里,将要

文案:

知天知地不知人世处,算命改天难断人心面。

谢晨是一个道长,他的r.ì常,捉妖捉妖捉妖,直到某一天,人们发现向来独往独来冷冷淡淡的谢道长,多了一个同行人,而这个人,同样不简单。

独自徘徊人世间百年,不老,不死,不入轮回。

为何来到这里,将要往哪里去。

不知,不知

何须知晓呢,曾经如何又怎样,我现在,只不过是一个会除妖的道长罢了。

道长设定曾经的纯yá-ng宫咩,现会各种稀奇道术鬼术的捉鬼道长,内容出现纯yá-ng招式的情节应该不会多。内含综漫,嗯,cp卖药郎,有些灵异神鬼传说和原著会不符合有自改

综各种,目前,剑三,y-inyá-ng师,犬夜叉

此文完结

内容标签: 综漫 灵异神怪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晨 ┃ 配角:卖药郎 ┃ 其它:综漫,灵异,y-inyá-ng师

==================

  ☆、第一章

  y-in沉,潮s-hi,于此地。

  不甘,悲愤,于此人。

  淅淅沥沥的小雨渐渐转化成倾盆大雨,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少了,天空越发的y-in沉,在这种情况下,桥上站着的那位白衣公子越发显得突兀起来。

  这是志乃第一次见到谢晨时的场景。漂泊大雨中站着一个s-hi漉漉的长发俊俏道长。

  他似乎感觉到了女子看向自己的目光,微微扭头看了她一眼,随即不知道从何处抽出一把伞,将伞挡在自己面前并将其撑开,那伞面上纹画的诡异图案让叫她看的愣住了,待她回神,那个白衣道长连带伞一起消失不见了。

  “哎…哎哎?奇怪,刚刚…”她伸手用力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发现自己面前并没有什么人。

  莫不是,见鬼了?不不不会的。志乃忽然感觉腹中一痛,不由得转移了想法,半跪下身子抚摸着自己隆起的小腹。

  “宝宝乖,不闹,妈妈马上带你去温暖的地方…”过了片刻后,她直起身子看向了桥对面的旅店。

  の

  这里的楼层每个都可以在靠近大门的走廊上看到大厅的情况。

  谢晨已经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现在正靠在二楼靠门处的廊柱上,看着刚刚在桥上遇到的孕妇被老板娘领上了楼,波澜不惊的瞳孔中难得泛起一丝波澜,但也是仅仅一瞬间的功夫,便消失殆尽只剩严寒,他看着紧闭起来的大门,仿佛透过它看到了什么令自己不悦的事物,那眼神让人觉得都要结冰了。

  虽然身与心都已经经过了百年的打磨,但是有些事情,虽面上不显但内心始终无法平定,比如这次。

  “这位先生,要,买药吗?”

  他认得这个声音。谢晨看向那个刚刚和他同样在观察大厅情况,面纹妖艳的青年,缓缓摇了摇头。

  “不用。”

  卖药郎听罢,收回打量谢晨的视线,再次往大厅看去,这次,和刚刚谢晨所看的地方完全一致。

  “看,先生的样子,似乎是知道些什么,关于这个地方,和那个女人。”过了片刻,卖药郎再次不急不缓的开口询问。

  “只不过是富家人弄出一场闹剧,随之牵连出的事情罢了。”真的是,可悲的女人,连带着自己的孩子也要遭受苦难。

  “哦…”

  “卖药的先生,你不是普通人吧。”谢晨曲指轻敲了下廊柱,转头盯住卖药郎的药箱,卖药郎之前因为向老板娘推销药品,将药箱放在了一边。从这个卖药郎刚进来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这个人身具强大的力量,不仅仅是他本身,还有他的药箱,里面放着的东西也散发着大量的灵气。

  “强大的灵力…似乎还混杂了别的……”一边说着,谢晨把视线转回到卖药郎身上。

  “哦…你看的到啊,再一个问题,先生是y-inyá-ng师,吗?”卖药郎思索了片刻,走到自己的药箱边上,再次向谢晨询问。

  “不,我只是一个道士罢了。”一个,活了上百年的普通道士而已。

  

  ☆、第二章

  谢晨喜欢孩子,可也不喜欢孩子,虽然听起来很令人感觉困惑矛盾,但确实如此。

  当然,喜欢的是听话的,不给人添麻烦的孩子,至于其它类型的,恕他直言,遇到了不听话的孩子不会给什么好脸色的。

  “……吵。”装饰的华丽诡异的房间内,抱着剑匣靠墙假寐的男子不悦的皱起眉,睁开了眼。

  刚刚在他耳边徘徊的声音,统统远去,不论是孩童的嬉笑声,还是脚步声,亦或是…物怪鬼神的低吟声。

  他看向天花板,在普通人眼中平平常常的白净房顶,在他眼中确实另外一个模样,无数小巧的,形状不一的血色脚印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整个天花板,这些脚印虽然杂乱,但是却让他明明白白的看出这些脚印的主人通向了何处。

  “啊……”似乎是那个怀孕的女人离去的方向啊…是把全店的座敷童子都吸引过去了吗。

  他想着,站起身,白色的袍袖随意在剑匣上一拂,不知令其去了何处,只留下一把黑柄的唐伞。

  “似乎,这次用不到拂尘啊……”他喃喃着,将伞撑开挡在头上,推开房间的门向着那些脚印的目的地前行,红色的楼梯,室内撑起的黑柄红伞,红色的伞面画着诡异的纹路,映衬着伞下之人灰白相间的道袍,十分诡异,无论是人类还是世外之物,此时,都不愿靠近他半分。

(书本网:www.bookbenw.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