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同人 >

天策 作者:长辰(上)

时间:2017-11-19 11:27 标签: 穿越时空 天之骄子 虐恋情深 遥远星空
文案 乱CP,乱攻受,各自淡定。 如果你从来没有从梦中醒来,如何知道,你就是在梦中呢? 天策,天,不可辨认,诡异莫测,意料不到的最后结局。 如果已经在梦中得到了幸福,你还会醒来面对残酷的现实吗? 白鸿飞:顾长辰?那是个英雄。哪怕刀剑架颈,我也要说
 
    文案
    乱CP,乱攻受,各自淡定。
    如果你从来没有从梦中醒来,如何知道,你就是在梦中呢?
    天策,天,不可辨认,诡异莫测,意料不到的最后结局。
    如果已经在梦中得到了幸福,你还会醒来面对残酷的现实吗?
    白鸿飞:顾长辰?那是个英雄。哪怕刀剑架颈,我也要说,那是个英雄。
    顾长辰:呀,白鸿飞又死了啊,这都十五回了。
    赵肃:顾长辰不是英雄,是个伪君子!
    他拿一千个无辜将士的命,换了宝藏。
    顾长辰:升级太难了,我的新手大礼包~
    朱邪执:顾长辰居然真的因为被自己的国家出卖而死了?我不信!
    顾长辰:我勒个去!眼看就要到四十级了,居然死了!我的工资,呜呜呜……
    《天策》:狼烟骤起,天下纷乱,英雄辈出……
    啊,不好意思,这是游戏广告。
    在烽烟狼起的世界,是谁建立了功业?是谁辜负了真情?
    爱与恨,情与仇交织;在这《天策》的世界中缓缓展开。
    一个叫做顾长辰的游戏测试员,在一次测试游戏的时候,进入了游戏。
    从此,那些他从未放在心上的爱恨纠葛,进入了他的现实世界。
    友情诚可贵,基情价更高,若为工资故,两者皆可抛。
    谁让……他们是NPC。
    谁让……他顾长辰是个游戏测试员。
    谁让……他们的生活是他的游戏,他们的现实是他的虚拟。
    顾长辰从来没想过,当他拿别人当NPC的时候,他也会有一日成为NPC中的一员。
    当游戏变成生活,当虚拟变成现实,
    顾长辰又要怎样披着零级新手的血皮,成为那个人人敬仰的顾将军。
    白鸿飞:这位瘦弱公子好生眼熟。(抱起,运回家……)
    顾长辰:我要回去 %>_<%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遥远星空 虐恋情深 天之骄子搜索关键字:主角:顾长辰 ┃ 配角:赵肃,伍不凡,白鸿飞,朱邪执其它:穿越,耽美,架空,雅拉,科幻
    
    第1章 引子 …
    
    你是否常常觉得,会在现实生活中,遇到某个场景,似曾相识。却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出现过?或许是在梦中,或许是在未来。
    如果你从未曾梦中醒来,你又如何知道,自己是在梦中?
    你觉得,我们这个世界,真的是我们所看到的这个样子吗?
    还是,它根本就是其它的样子?
    它所呈现给我们的,不过是它所希望我们看到的…
    半夜三更胡思乱想胡言乱语,顺带说一句最近书荒,求好书推介。
    
    第2章  珠玉俱毁 …
    
    “顾长辰这次,死定了!”
    “大人为何如此笃定,顾长辰,可是手握十万大军的镇边大将,有万夫不当之勇。”
    “因为,我们手里有一个人,一个对顾长辰来说,算不上朋友的朋友,他会帮我们。”
    大理寺地牢的甬道阴暗冰冷,仅容两个人并肩通过,大理寺卿王铸笼着手,他身旁的一名主簿帮他提着灯笼,两人借着昏幽的灯光,踩着石阶向下走去。
    “可是,大人,你确定这个人,会出卖顾长辰吗?”
    大理寺卿王铸在地牢门口站定,他的面前,是两扇厚重的,紧闭的铁门,由于年深日久的缘故,上面满是深红色的锈迹,好似人身上的伤疤一般,狰狞可怖,却又描述着过往的一切经历。
    王铸胸有成竹:“到了大理寺,兄弟可以残杀,夫妻即刻反目,更何况,是朋友?”
    地牢的门缓缓的从里面打开,血腥冰冷的味道,扑面而来,王铸抬脚,走了进去。
    这里,是王铸的战场,烧红的铁烙,倒钩的皮鞭,细密的银针,是他的武器。
    在这里,他从未失手。
    王铸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特有的牢狱味道,和刑犯身上腐血的味道,让他觉得自己犹如上帝。
    而当混着腥味和铁锈的空气充满了他的肺部时,他立刻感觉到了安全和舒坦。
    然后,他随意问了句:“招了没?”
    四五名施刑的小吏垂首站在一旁,一名领头的上前,朝王铸躬身道:“回大人,还……没有!”
    王铸道:“都用了哪些刑了?”
    那名领头的府吏道:“十指穿心,倒挂金钩,大鹏展翅,火烧铁泥,请君入瓮,烈焰焚心,现在正准备铁烙冰魄……”
    王铸朝施刑处看去,一名小吏翻着炭火中烧成暗红色的铁烙,另一名则在往一个盛了水的木桶中倒一寸见方的冰块。
    王铸挥了挥手,示意所有人停下手中的事情。
    整个刑室顿时安静下来,没有一个人说话,甚至连呼吸都沉默。
    沉寂了两秒钟后,铁链相碰的声音响起。
    哐当,哐当,声音微弱,却清晰异常。
    王铸顺着声音看去。
    那是一条碗口来粗的铁链,铁链因为久浸鲜血,生出斑斑铁锈,铁链的一端,铸在囚室的石墙上,另一端,则将一具身体,捆在十字形的木桩上。
    那是一个血肉模糊的身体,头发披散,遮住了那身体的整个头部,身上未着片缕,仅有被铁链困住的手腕脚腕处血红色的布片,表示着这个人,在受刑之前,是穿着衣服的。
    那个身体从脖颈,胸膛,小腹,大腿,一直到双脚,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每一处,或被打的皮开肉绽,或施着刑具,或被炙得焦黑。
    就连双手和双脚的指甲缝中,也插了逼供用的铁针。
    哐当之声,就是从锁着这个人的铁链上发出。
    这个人,正在不受控制的剧烈抽搐着,抽搐传到了铁链,竟带动沉重的铁链相撞,发出声音。
    这已经是用肉刑的极致了,如果这样都还不肯招,那只能,换另外一种方法。
    王铸挥了挥手,对左右的小吏说道:“你们都出去,本官要同这位风华绝代的状元郎,说两句掏心窝子的话!”
    众府吏应了一声是后,放下手中的刑具,都出了囚室,主簿最后出去,将刑房的门关上。
    王铸伸出手,随意的玩着火盆中的铁烙,拨了两块白炭,道:“白状元,白侍郎,白县令,白鸿飞!”
    捆在木桩上的身体从喉咙中发出一阵“嗬嗬”声,绑着他的铁链也随之而响,低沉的“哐哐”声不绝于耳。
    王铸却并不着急,他丢了手中的铁烙,信步踱到那句血肉残躯面前,将那人上下打量。
    乱蓬蓬的头发上凝结着血茄,胸前的伤口朝外翻开,露出黑色的铁钩和猩红的血管。
    “白大人,本官真是不明白,顾长辰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你到了这种地步,还是不肯说半个字!”
    一声好似野兽般的呜咽从那具身体中发出,抽搐的四肢引起铁链更巨大的碰撞声。
    王铸知道自己的话起了作用,他缓缓的细数白鸿飞的辛酸官路。
    “白大人寒窗十年苦读,进京赶考三次,好不容易考中状元。成为云州县的父母官。年纪轻轻能做亲民之官,本来有着大好前程,可惜啊,却跟反贼顾长辰勾搭上了!”
    王铸一边说,一边去观察白鸿飞的反应,当提到顾长辰三个字的时候,王铸透过对方蓬乱的头发,看到了他的瞳孔猛地收缩了一下。
    王铸在心中笑了笑,继续道:“白大人你家中有年迈老母,难道你就忍心让她一把年纪还要流放千里,吃尽苦头?”
    白鸿飞的身体开始不受控制的抽搐,王铸又道:“白大人尚未娶妻生子,享受人间至乐,何必为了一个认识不到三个月,交情平平的顾长辰断送一生?他顾长辰通敌叛国,阴谋造反,罪无可恕……”
    王铸的话尚未说完,便被“呸!”的一声喝断。一直被困在木架上的白鸿飞大声怒骂:“卑鄙小人!别说……别说是十大酷刑……就是……就是一百……一千……一万!也休想让我出卖顾将军!”
    王铸抬手,那袖子擦了擦自己唾在自己脸上带着血的痰,最后一次尝试:“白鸿飞!只要你写个折子,把顾长辰如何强逼你和他一起谋反的事情说了,你就能出去!就还有锦绣前程,不要忘记了,你娘还在云州县等你回去!”
(书本网:www.bookbenw.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