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爱上虫族女王(gl)+番外 作者:终身不婚(下)

时间:2019-09-10 10:54 标签: 穿越时空 生子 女强 星际
第82章 荼靡 近r.来, 阿恒突然喜欢上了一种花。 与阿恒花园里其他颜色艳丽、姿态鲜妍的缤纷花朵相比, 这种花显然平庸多了。 这种花是重瓣花,花朵形似牡丹,但只有孩童手掌大小, 花瓣雪白, 芳香扑鼻。 事实上,阿恒作为楼宇阁阁主只要一个命令,就有众多的人

第82章 荼靡

  近r.ì来, 阿恒突然喜欢上了一种花。

  与阿恒花园里其他颜色艳丽、姿态鲜妍的缤纷花朵相比, 这种花显然平庸多了。

  这种花是重瓣花,花朵形似牡丹,但只有孩童手掌大小, 花瓣雪白, 芳香扑鼻。

  事实上,阿恒作为楼宇阁阁主只要一个命令,就有众多的人将她需要的一切送到她眼前。可她显然更加沉迷于自己亲手种植, 种植后每r.ì自己亲自照看, 直到等待三个月后, 花朵这才次第开放。

  远远看来,这种花就像是漂浮在云端之上, 洁白而纤尘不染,比起其他花朵, 更有一种纯净的美丽。

  月慕棠曾好奇, 问阿恒:“这是什么花?”

  这种花在这个世界只是一种没有名字的野花, 她轻笑:“在我的前世,这种花叫佛见笑, 它是天上开的花, 见者恶自除,它还有一个名字,叫荼靡。”

  月慕棠已经习惯了阿恒时不时冒出的奇怪话语。

  阿恒疯了之后, 她自称自己是带着前世记忆转世之人, 细细问她前世有什么记忆, 具体她又说不出所以然,上辈子有家人否,经历过什么,她都记不得了。

  除了轩辕志,所有人都认为这只是她的疯言疯语。

  阿恒道:“其实这种花和荼靡也不相同,荼靡从不会开在秋天的。”

  荼靡之花,曰末路之花。

  月慕棠难得清闲的时候便会来看望一下阿恒,听阿恒说说话,阿恒如今在众人面前如非必要,说话的时间已经越来越少了,而且因为y-in晴不定的x_ing子和残忍的心x_ing,即使是她的心腹属下都对她敬而远之。

  阿恒无所谓,她平r.ì里闲暇下来除了种种花,捡捡受伤的野生动物,大多数时间都沉浸在所谓的识海中修炼,沉默寡言,只在她和铃兰面前是个话痨。

  阿恒的食指在嘴唇上轻轻点了点,突然凑上前去,对月慕棠道:“慕棠姐姐,在我的前世,很多花都有各自的花语,牡丹是富贵,兰花是高洁,而荼靡则被誉为末路之花,它的意思,是即将消失的爱,你觉得适合我吗?”

  阿恒的爱已经消失了。

  无论是爱情还是亲情。

  月慕棠握着她的手,突然感到一阵无力,过去她对阿恒不无怨恨,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如今对她只剩下怜悯。

  j.īng_神错乱后,面对着化魔池水年复一年的折磨,月慕棠道:“阿恒,你不必这样折磨自己的,当年的事情,很多都只能说是……命吧。”

  这世界,本就是生者折磨生者,死者折磨生者的世界。

  “经历了这么多,我才发现,以前的那个我呀,是多么的惹人厌。”

  阿恒黑不见底的瞳眸中,满是惆怅:“我一直在想,当年的我要不是那么天真,兴许就不会家破人亡了。”

  在这一年多的时r.ì里,她终于肯动动脑子,去想,她是怎么一步一步走到如今这条绝路的。

  等一切都梳理清楚了,她才发现过去的她是多么的懵懂,愚昧。

  世界已经不一样了。

  这里不再是前世那个和平的世界了。

  杀人犯法,犯罪为社会不容,即使存在不公,大多也藏在和平的底层,隐晦而见不得光。

  这里呢?杀人不犯法,底层只能是蝼蚁一般存活,杀人可以明目张胆、合法的杀,而且还会被赞扬,阿恒道:“其实我心里也有怨恨的,怨我为什么是弱者,怨我为什么生在那样一个家,当年更怨恨我为什么要胡乱救人,结果一个把灾难带到了我好不容易才有的家,一个做叛徒毁了我的家。”

  “可是当时我又想,婕铃姐姐待我那么好,她也不是有意将灾祸带来的,而且那些青楼中的衣冠禽兽也该死,这些年,是她一直保护我,让我在楼宇阁中能好好长大,不被其他人刁难欺凌,更成就一流高手,实现了我可以飞天遁地的愿望”

  “可是我还是有恨,”阿恒的喃喃,“因为我看出了,她在意我,可她从来没有在意过我的家人,无论是我爹,还是二叔四叔,在她眼里都只能算是过客,可是他们本该安安稳稳的过活的,而不是像之后那样,东躲西藏。”

  阿恒也不是没有提过去找亲人,可那时候楼宇阁还不若如今这样强大,而且当时拦下她们去找亲人的,就是前阁主轩辕志。

  轩辕志认为,阿恒和婕铃找人的消息一旦透露,就代表暴露了弱点。

  当时的阿恒在面对轩辕志的时候,连据理力争都不敢,只能讷讷应诺。

  “直到最后,我才发现,我最恨的人,是我自己,”阿恒微笑,“婕铃已经死了,再多的恨我也没办法恨一个为我死去的人,我承认,我是爱她,可我也恨她,因为她死了,带走了我所有还未对她倾诉的爱和恨。”

  阿恒摘下一朵荼靡花,别在鬓角,她侧过头,问:“慕棠姐姐,我是不是很漂亮?”

  阿恒继承了夏氏的七八分美貌,她样貌应该是楚楚可怜,惹男人怜惜的类型,可相由心生,原本长开后楚楚的眼睛眼尾上挑,多了几分张扬傲慢,眼瞳中没有丝毫情感,如今的她就像一朵饱含毒汁的花朵,美丽而危险,不会让男人生出半分保护欲,当然更不会让男人生出半分爱欲。

  月慕棠低声说:“是很美。”

  人都喜欢美人,无论男人女人,食色,x_ing也,可食人花再漂亮,那也是食人花。

  阿恒低声笑道:“有一样东西可更美。”

  月慕棠已经习惯了她的逻辑跳跃,她顺着她的思维问:“是什么?”

  阿恒摘下鬓角的花朵,食指和拇指来回搓动,将一朵荼蘼花搓成花泥,指间留着淡淡的芬芳,花朵纯洁不再,阿恒张开双手,广袖飞舞,她的双眼再次被狰狞的兴奋掩盖:“是一个帝国的覆灭呀!”

  她说完这句话后的没几个月,大炎帝国帝都迎来了兵临城下的一r.ì。

  前面急报的士兵送来的消息天人帝国的军队离帝都还有五百里。

(书本网:www.bookbenw.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