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爱上虫族女王(gl)+番外 作者:终身不婚(上)

时间:2019-09-10 10:53 标签: 穿越时空 生子 女强 星际
文案:本文又名:爱♂上虫族女王。 触手系女王攻j.īng_神病晚期弃疗受,故事结局保证HE。 小剧场:女主:我要离家出走。 女王:你走吧,让我抓到了,今晚三种形态。 食用指南:1、1V1,SC。 2、本文一开篇穿越古代,之后逐渐步入星际。 3、本文女主神逻辑,

  文案:本文又名:爱♂上虫族女王。

  触手系女王攻×j.īng_神病晚期弃疗受,故事结局保证HE。

  小剧场:女主:我要离家出走。

  女王:你走吧,让我抓到了,今晚三种形态。

  食用指南:1、1V1,SC。

  2、本文一开篇穿越古代,之后逐渐步入星际。

  3、本文女主神逻辑,剧情神发展,宅斗中带言情,言情中带武侠,武侠中带末世,末世中带科幻,科幻中带奇幻,脑洞可以塞下宇宙的小伙伴来吧。

  内容标签: 生子 穿越时空 女强 星际

  搜索关键字:主角:阿恒萧云起 ┃ 配角:铃兰、一众助攻炮灰 ┃ 其它:

第1章 万劫不复

  她从前很少做梦。

  之后梦成了她的另一个人生。

  在极深沉的梦境中,她沿着一道螺旋形的、看不到尽头又没有扶手的楼梯上一步一步攀爬而上。

  楼梯下则是万丈悬崖。

  她小心翼翼的拾阶而上,每一步都唯恐自己踩踏空后掉下去。

  成片的雪花坠落,她却完全没有冰冷的感觉。

  茫茫的白雪中,天地一片死寂。

  她已经被所有人遗忘。

  就连她自己,也被人遗忘。

  然后,她看到了她。

  隔着一段楼梯,她看到的那个女子身上散发着点点荧光。

  一如既往的美丽、温柔、强大。

  她抬起头,细细望着刻在灵魂深处的女子,胸口传来一阵无望的剧痛,唇齿间像含着一味让人欲罢不能的成瘾毒/药,着魔般重复呢喃着念出了女子的名字。

  明明心疼得无法呼吸,她的脸上依然是期待。

  她在期待什么?

  她忘记了。

  对面的女子慢慢的伸出手,那只手在冰雪的映衬下恍若通透的玉石,泛着不染尘埃的纯净光泽,女子的手落在她的胸口上。

  然后,轻轻一推。

  她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微笑。

  天旋地转。

  她已经坠落到空中,失重感让她有瞬间的恐慌。

  成片的雪花迅速离她远去,而后,螺旋状的楼梯、女子的脸、女子的手、女子的一切也迅速在她的眼中愈来愈小,直到消失不见。

  不是距离的远去,而是心的远去,她睁着眼睛,脑海却是一片空白。

  她似乎什么都记不得了。

  她沉进了一片极度深蓝、无边无垠的大海中。

  大海似乎没有底,她落入海中后也没有挣扎,海水一点一点的淹没她的脚踝,然后迅速蔓延到她的胸口,之后是眼睛,最后淹没了她的头顶。

  她悬浮在海水中,长长的发丝如海藻般散落在水中,以极缓慢的速度漂浮舞动,她的每一口呼吸都很艰难,每一口呼吸都带着痛苦的味道,然而,她无法挣扎。

  她一动不动的悬浮在海水中,看着自己不停的往下沉。

  眼眸里波光d_àng漾的海面上点点银光离她远去。

  浅浅的淡蓝色离她远去。

  淡蓝变成深蓝。

  她还在坠落。

  温暖的yá-ng光不见了。

  光线一点一点的消失。

  身体的温度逐渐降低,然后,一点一点的,变得冰冷起来。

  她还在坠落。

  最后一丝光消失在眼前。

  眼前一片冰寒彻骨的纯黑,黑到哪怕睁大自己的眼睛,也依然感觉不到一丝光线的存在。

  只剩下锥心的冰冷环绕在身体周围。

  她依然在坠落。

  永无止境。

  如果有人问她,最深的地方在哪里,她过去会回答,马里亚纳海沟。

  如今,她会回答,最深的地方,是人心深处的地狱。

第2章 我重生了

  当有意识的一刻,她听到了自己的哭泣声,小小的,像是一只小n_ai猫儿,有气无力的。

  然后,一个中年妇人的声音响起。

  “恭喜夫人,贺喜夫人,您生的是个千金呢。”

  “千金啊……”另一个温婉的声音响起,有气无力,那女子的声音里带着淡淡的失望,沉默了一会儿,这才问,“夫君呢?”

  稳婆有一瞬的嗝顿。

  大人没在夫人这里,因为姚姨娘昨晚也生了。

  “王大人去看姚姨娘了。”

  再次沉默。

  “把孩子抱给我看看。”

  夫人眉头蹙起。

  “像个小猴子,皱巴巴的。”

  “等大小姐过几天长开就会好看了。”稳婆是这样安慰这位夫人的。

  这位夫人的声音温温柔柔的,带着母x_ing的味道,她被一双温暖的手小心翼翼的抱起来。

  她睁不开眼睛。

  却能感觉到这位夫人的忧伤。

  有眼泪滴落在她的脸上,那双手紧紧的抱住了她,无声的哭泣。

  “你明明不爱我的,当初为什么要娶我?”

  女人的声音里,充满了悲伤。

  她却很茫然。

  你在哭什么?

  你的手好烫。

  你是谁?

  为什么抱着我哭泣?

  她还记得生命的最后一刻。

  全身都在疼,从身体的内里一直疼到外面每一寸肌肤,疼得她浑身都在抽搐。

  yá-ng光明媚,透过窗户外淡色的玻璃窗,静静地照在她的脸上。

  【妈妈。】

  左手被一只温热的手牵住,那只手紧紧的握住她的手掌,掌心滚烫的温度透过那只熟悉的手传过来,妈妈忍着眼泪,说:【阿恒,妈妈在这里。】

(书本网:www.bookbenw.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