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重生之出魔入佛 作者:柳明暗(七)

时间:2019-06-07 11:00 标签:
第401章 无题 可哪怕仅仅只是一笔带过,对于清显大和尚乃至妙音寺里掌寺的大和尚们而言,那也已经足够了。 信写到这里,其实基本上就已经完成了,毕竟清显大和尚希望他回复的事情净涪都已经表明了态度。但净涪想了想,还是又简单地将他自己这一路走过的几个

第401章 无题

  可哪怕仅仅只是一笔带过,对于清显大和尚乃至妙音寺里掌寺的大和尚们而言,那也已经足够了。

  信写到这里,其实基本上就已经完成了,毕竟清显大和尚希望他回复的事情净涪都已经表明了态度。但净涪想了想,还是又简单地将他自己这一路走过的几个寺庙提了一提。

  毕竟这还是自他离开妙音寺以来第一次往寺里递信。

  该说的还是得说。

  从天静寺到静和寺,再从静和寺到静礼寺乃至是静檀寺,净涪都简单地说了说。当然,净涪在这信里着重的,并不是净涪他自己在这些寺庙中的收获和作为,而是这些寺庙中的僧侣们对待他的态度。

  如此叙过一番之后,净涪又礼貌地询问过妙音寺藏经阁中诸位大和尚和师兄弟的近况,这才收尾。但净涪并没有就此停笔,他抬手又从旁边的空白纸张中抽出一张纸来铺在案桌上。

  这一封,却是给的净音,是贺信。

  给净音的贺信写得很快,并没有花费净涪太多的时间。

  写完这一封贺信之后,净涪将这两封信封口,然后他抬起头来,望向了独自一只也玩得很高兴快乐的五色幼鹿。

  几乎是净涪一抬头,五色幼鹿便转头望了过来。

  然而在双方视线对上的那一刻,五色幼鹿的目光飞快往下一瞥,望见案桌上躺着的那两封封口的信。还没等净涪示意,五色幼鹿当即便往后退出了一小段距离,眼睛或是望天或是看地,总之就是不看净涪。

  看它的模样,它似乎是认定了只要它没看见,它就能逃得了这份差事一样的。

  净涪看见五色幼鹿这副小模样,脸色不动,眼睛却是微微眯了眯。

  五色幼鹿虽然说是不拿眼睛去看净涪,但事实上,它的眼角余光却一直没有离开净涪的左右。尤其是,在它壮着胆子摆出这么一副拒绝的态度之后,它更是对净涪的每一个大动作小动作都极其关注。

  所以五色幼鹿完全没有错过净涪的小表情。

  它不自觉地往前踏出两小步。

  真的就只是两小步而已,但五色幼鹿却在顷刻间出现在了净涪身前。

  它垂着眼可怜巴巴地“呦呦”了两声,便要扬起前蹄去接那两封摆放在案桌上的信件。

  净涪看了它一眼,还是抬手拦下了五色幼鹿的前蹄。

  五色幼鹿伸出的蹄子被净涪拦下,不解地抬起眼来望向净涪。

  那双滚圆纯挚的眼睛明明带着委屈的水汽,却在顷刻间带出不自觉的欢喜和孺慕,它似乎到了这个时候才意识到了什么。

  净涪看了五色幼鹿一眼,当着五色幼鹿蹄子前方的手微微一用力,便将五色幼鹿的蹄子又压了回去。

  他不理会五色幼鹿骤然蔓延至整个眼球的欢喜雀跃,只是抬手拿起了那两封信,另一只手分别在信纸上一抹,便低头看着这两封信信封表面泛起一道金光。金光将信锁在中央,然后一个闪烁,便消失在了净涪和五色幼鹿面前,去往它们该到达的地方。

  “呦呦……呦呦呦……”

  五色幼鹿扬着脑袋欢天喜地地叫嚷了半天,整只鹿便撒欢一样在净涪身侧来回奔跑跳跃,活像一个得到了大人最大纵容的小孩子。

  净涪不理会它,他自己低头将身前的案桌、笔墨纸砚等东西收回了他随身的褡裢里,然后便领着已经从另一侧回到净涪身边的白凌重新提了褡裢上路。

  五色幼鹿到底机灵,自己疯玩了一会,见净涪领着白凌要走,急忙跟了上去。

  五色幼鹿原本就灵x_ing十足,身姿骏逸非常,更别提它这一次闭关之后,神兽血脉更进一层觉醒。神兽血脉的进一步觉醒,对五色幼鹿的提升本来就是全方位的。而这种提升效果显化在五色幼鹿体外,便自然而然地给了每一个看见它的人一种不落凡尘的脱俗之感。

  饶是白凌,也时不时地往五色幼鹿那边偷瞥几眼。

  五色幼鹿确实只要待在净涪身边便能玩得很高兴,它也确实对跟随在净涪身侧的人都很有好感,所以并不在乎白凌对它的偷看。

  但它到底机灵,很快就从白凌的目光中察觉到了什么。

  五色幼鹿滚圆的眼珠子滴溜溜地一转,又偷眼看了看净涪。

  净涪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只是侧眼往五色幼鹿的方向一扫。

  五色幼鹿“呦呦”叫得两声,脑袋一扬,它那俊奇的鹿角在空中一划,便有一道五色华光从鹿角上披散而下。

  白凌才刚往五色幼鹿那边偷看了一眼,却见原本站着五色幼鹿的地方已经没有了幼鹿的身影。

  白凌一愣,几乎是下意识地抬头左右看了一圈,却什么都没有发现。就在他即将探出神识的时候,他身体猛地一僵,眼珠子木木地一转,望向了前方的净涪。

  净涪没理会他,仍自平平常常地按着他自己的步伐迈进。山风徐徐,斯文秀气地带着净涪的袍角在空中晃出小小的弧线。

  白凌这才反应过来,他低下头,深吸了一口气,再不看两侧,双眼目视前方地面,跟随着净涪一步步的前进。

  五色幼鹿隐在虚空中,又是一扬脑袋,得意欢喜地鸣叫了一声,便再度撒开了脚丫子在虚空中奔跑玩耍。

  净涪识海之中,同时响起了两个声音。

  “这只幼鹿……”

  “这只幼鹿……”

  明明内容一样,声音音质也没有差别,但听在旁人耳里,却是天与地的不同。

  佛身的声音中带了点欣喜和纵容,而魔身的声音里却带着明显的好奇和盘算。

  然而,净涪本尊却不理会,他只往五色幼鹿所在的那片虚空中瞥了一眼,便自垂了眼睑一步步往前迈出。

  五色幼鹿却是什么都没有察觉,依旧紧紧地跟在净涪身侧,随着净涪的移动而移动。

  虽然五色幼鹿只愿意跟在净涪身边,并没接下给净涪送信的任务,但那两封来自净涪的回信,还是很快就抵达了妙音寺藏经阁,分别落到了清显大和尚和净音两人手中。

  收到来自净涪的回信的时候,清显大和尚和净音两人都禁不住一凛,再看着他们手上的那封信的时候,这两个不在同一处地方的两人脸上却是如出一撤的正色。

  清显大和尚要好一点,起码他知道这一封来自净涪的信应该是净涪对他的回信。但净音却要更懵懂震惊一点。

  净涪修的闭口禅,轻易不能开口说话不说,便连通信这样的文字间的交流也是不可以的。可这会儿,净涪平白无故就递了一封信来。

  这是出了什么事?

  净音沉着脸色,急急地送入一缕自己的气息,快速地将信封打开,拉出信封里装着的信纸,展开,一目十行扫了过去。

  可才刚看了两眼,净音的脸色就变得十分的古怪。

  急切未散,错愕初起,又有无奈弥漫,这种种情绪搅和在一起,如何称不上古怪?

  净音摇了摇头,又闭着眼睛调匀了呼吸,才算是稳定了心神,终于可以继续去看信。

  净涪给他的这封信到底简单,不过就是贺了他几句,然后简单地说了说他那边的情况,便罢了。

  净音看完,不由得扶额,但无奈叹过之后,他便又轻声笑了起来。

  他这个师弟啊……

  净音看完信心情是轻松到畅快的,但清显大和尚就没有这个心情了。

  他坐在案桌上,手拿着那三张薄薄的信纸,兀自出神。

  他是真的没有想到过,他就只是例行x_ing地给净涪送信,想要让他知道妙音寺的近况而已,完全没指望他回信,可偏偏,他居然真的就回了。

  回了!

  回了啊……

  受到信的那瞬间,清显大和尚既错愕,也忧心。

  他既担心净涪正在修持的闭口禅禅法,也担心净涪这回递信回寺里,是不是他那边出了什么他不能解决,必须要送信回寺请救兵的事。

  就接信到打开信看信的那几个呼吸间,清显大和尚已经将妙音寺里有实力够身份镇场又能分出身来的大和尚排了一遍了。就等着清显大和尚看过信,知道净涪那边发生了什么事,给净涪择定最适合料理他那边的事情的大和尚了。

  结果,净涪的信里交代的原来只是那么些事情。

  就只是这么些事情!

  虽然这些事情里的信息也很重要,但到底和清显大和尚心底的预想差得太远太大,完全就不在一个点上。

  这样的差距让清显大和尚一时都无法回神,更别说要他耐下心来分析净涪在这封信里提到的那些事情背后到底都代表了什么。

  哪怕清显大和尚终于稳定了心神,能够去琢磨这封信了,他看见净涪信纸上的笔迹,心情还是复杂到几乎不可形容。

  他只是例行去信,只想着让净涪了解妙音寺和净音的近况而已,哪怕再多,也就是算上他私心希望能够达成五色幼鹿那孩子的心愿了。他真没想过净涪会回信。

  可净涪他就是回了啊。

  甚至,他回信来说的也不是他遇到什么什么困难,需要什么什么帮助。

  他说的不是这些。

  作者有话要说:

  关于修闭口禅却能写信而前文说过不可以这件事,我翻了一下设定,当时的设定是,修闭口禅确实是不能通过文字交流的,一旦交流了,这闭口禅的功夫是废了的。

  这没错,但闭口禅这东西,它能修,也能破,如果修禅的人愿意,他甚至可以是随修随破。但这并不是没有后果的。

  修持闭口禅,除了禅定的功夫之外,它还能使人获得一种名为“金口玉言”的神通。而这门神通的威能,却又和佛修修持闭口禅这种禅定法门的时间长短息息相关。一般而言,佛修破了闭口禅,如果动用了这一门神通也就罢了,但如果没有动用这一门神通,这佛修先前为这门神通积攒下来的佛力也会一并废去。再想要为“金口玉言”这门神通积蓄威力,那也就只能重新开始修持闭口禅了。

(书本网:www.bookbenw.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