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南朝春色+番外 作者:林家成(上)

时间:2019-06-26 10:06 标签:
文案: 在经历了几十年的动乱后,南朝文帝继位,南北两地,同时出现了少有的繁华安定。 有着极美的容颜,还有着不堪又混乱的前一世记忆的女主,重生在这个繁华世间。她想,这一世,她不会是妖孽,她一定要在这外表靡华,实质却是荆棘遍地的世道,求一个最高
 
文案:
在经历了几十年的动乱后,南朝文帝继位,南北两地,同时出现了少有的繁华安定。
有着极美的容颜,还有着不堪又混乱的前一世记忆的女主,重生在这个繁华世间。她想,这一世,她不会是妖孽,她一定要在这外表靡华,实质却是荆棘遍地的世道,求一个最高贵最优秀的天之骄子也不敢求的: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正文
  
  第一章 献
  
  望着前方巍峨华丽的宫城,张绮素白如玉的手,紧紧绞着衣裙。吸了一口气,她转过头看向她的夫君。
  好几年过去了,她的夫君仍然如初见时那般俊伟。挺秀的眉毛,眯起来有点阴有点冷神光深邃的眼睛,还有那高高的鼻梁。在夏日白晃晃的阳光下,她甚至可以看到夫君鼻头上那浅浅的黯色印痕。
  见她盯着自己,夫君回过头来唇角扬起,温柔一笑,低沉好听的声音如流水一样在马车上响起,“绮娘,你看我作甚?”
  张绮嫣然一笑,摇了摇头,她收回目光,继续看向那巍峨华丽的宫城。她只是觉得,今日的他,与往时都不同,似乎格外的紧张不安,特别是他看向她的目光,总有种说不出的意味。
  夫君没有说出来,张绮也不好追问,只是不由自主的,她也跟着紧张起来。
  宫城越来越近。
  这里的宫城,论华丽自是比不上故国的宫城,不过极其高大,城墙足比故国高了一丈。是了,故国有长江天险,举国上下都相信北方过不了长江,因此修缉宫城时,便显得漫不经心。
  念到故国,张绮再次转头看向她的夫君。她与夫君少年时相识,他为了她得罪了权贵,叛出了家族。来到这里后,经过夫妇两人几年的努力,倒也仕途顺利,算得上步步高升。这不,新帝刚继位,夫君便得到了带着家眷前往皇城的机会。
  想到夫君对她的深情厚谊,张绮抿唇一笑,目光温柔得掬得出水来。她侧过头,爱恋地看着夫君,见到他鼻尖微湿,忍不住掏出手帕,轻轻拭了拭。温香拂过,软玉轻移时,男人紧紧地闭上了双眼。
  手指眷恋地拂过夫君紧抿的唇角,张绮那江南特有的,软而糯,温柔动听之极的声音在马车中响起,“夫君。”
  夫君睁眸看向她。
  对上他的目光,张绮再次嫣然一笑,她娇侬道:“无事,只是唤唤你。”这个男人呵,对她如珍似宝,这一生能与他结为夫妇,她真是值了。
  想到这里,张绮抓住他的手,手指拂过他湿濡的掌心,她樱唇曼齿,低低的,软软地说道:“不管夫君如何,妾愿共生死。”明明很有气势的话,从她天生靡软的嗓子说出,却像是娇嗔。
  她想,夫君今日这么不对劲,定然是害怕新帝会处罚他。
  夫君嘴角一扯,算是笑了笑。他没有回答,而是抬头说道:“宫城到了。”
  宫城到了。
  两人下了马车,亦步亦趋地走向皇宫。
  张绮一直低眉顺目的,她不再抬头,只是跟在夫君身后,数着自己的脚步。夫君停她就停,夫君走她就走。似乎过了一岁那么久,一个尖哨的声音响过,而夫君,已提步踏入那华贵逼人的紫金殿。
  张绮素手成拳,僵硬地放在腿侧。在夫君跪下时,她跟着跪了下来。
  堪堪跪下,她便感觉到,四下似乎安静了些,似乎有很多双目光,都向她盯来。
  她天生美丽动人,这般被众人盯视,实是寻常之事。要不是地方不对,她甚至不会有感觉。
  不知不觉中,张绮头更低了,精致的指甲,更是深深掐入她自己的掌心。
  这时,一个年轻的,轻浮的声音响起,“你就是张氏绮姝?抬起头来。”绮姝,华艳美丽的女子,这本是私下里男人们对她的称呼,这种称呼,怎么能在紫金殿上响起?
  张绮一颤,混沌的头脑不由泛出一个念头:难怪时人都说,新帝荒唐,果然如此。
  慢慢的,张绮抬起头来。
  面容一露,大殿中便响起了一阵嗡嗡声,而四面八方投来的目光,又火热了几分。
  帝座上,那个年轻轻浮的声音再次响起,“抬起头,直视朕。”
  这个命令一出,张绮的樱唇颤抖了下,她右手小小地虚抓了下,直过了一会,才鼓起勇气,抬起白净如玉的下颌,向帝座上的九五之尊看去。
  她对上了一张因为纵欲过度,而青白虚肿的年轻的脸。
  这张脸的主人,正用一双淫邪的眼,直辣辣地朝她上下打量。
  把她从脸到颈再到胸乳,从头发到外露的肌肤,细细地盯了一遍后,新帝满意地一笑。
  就在这时,张绮听到一个膝盖移动的声音传来,却是她的夫君以膝就地,挪上几步,跪到了她旁边。
  然后,她听到她的夫君,以她熟悉至极的低沉嗓音,谄媚而充满热情地说道:“拙荆肌肤莹润,冬软如棉,夏凉如玉,可抱可枕,内媚动人,实乃世间之绝色也。如此绝色,小臣不敢独受,愿奉于吾皇!”
  他特意提高的声音,在这大殿的回音中,那是铿铿作响。
  许久许久,回音还在,混在众人的嗡嗡声中,那是震耳欲聋!
  张绮只觉得脑中嗡嗡大作,似乎什么都听到了,也似乎什么也没有听见。
  她只是,慢慢的,慢慢地,转过头来看向夫君。
  她没有看到夫君的眼睛,他还在恭敬地看着陛下,他的脸上带着灿烂的笑,他的脸上的每一个纹路都在告诉陛下,他很乐意,他很愿意!
  猛然的,张绮身躯晃了晃!脸色凄白如雪!
  帝座上,传来新帝满意的大笑声,他盯向夫君,懒洋洋地问道:“听闻你夫妇恩爱,两无疑猜,当真愿意?”
  在张绮怔怔地盯视中,她的夫君朝着新帝重重磕了一个头,朗声应道:“臣愿意!”
  臣愿意这三个字,格外的响亮,激起的回音,直震得张绮喉头腥甜!
  新帝哈哈大笑起来。
  他转过头来看向张绮,因为得意,他那浑暗的眼睛微眯。打量着张绮,新帝微笑道:“张氏绮姝,过来!”他朝她招了招手,伸手在自己大腿上一拍,因带着欲望,声音于温柔中有着暗哑,“美人儿,到朕的身边来。”
  四周的笑声还在回荡。
  明明是昏沉的,明明心脏跳得仿佛要冲出胸腔,明明那口腥甜随时会喷薄而出。可张绮居然还能看到,她的夫君,正用哀求的目光看着她。如果她的感觉还能做数的话,她甚至感觉到,他看向自己的目光,依然是深情的。他是想说,她不用急,他迟早有一天,还会把她要回去吧?
  张绮慢慢的,慢慢地站了起来。
  她微微低头,任由额侧一缕吹散了的秀发披垂在眼前。
  她慢慢的,慢慢地向新帝走去。
  四周还是笑声不断。众臣都在看向她,也在看向她的夫君。
  这些目光中,没有鄙夷,只有习惯。
  是的,习惯。这种事,在这个时代时有发生。更何况,新帝的荒唐好色是出了名的,把嫔妃召出来,与侍卫大臣们裸身相戏,互相觏合,他再令画工画下,然后把画高价卖给权贵富豪以博一笑的事他都做过不少,这种取人之妻算得了什么?
  张绮慢慢的,慢慢地走向新帝。
  张绮步姿缓慢而优美。她微微低头,这一瞬间,无数被平时忽略了的事,都涌出心头,无数关于新帝的传闻,也一一在脑中回荡。
  这时,她听到新帝亲密戏谑的声音,“美人儿,何必羞臊,抬头看着朕。”
  张绮果真抬起头来。
  新帝朝她细细打量了一眼,突然哈哈笑道:“果然是个让人爱娇的,离了旧夫,都没有半点泪。你能跟着朕,心中极是欢喜吧?”
  他目光灼灼地盯着张绮,一脸的志得意满,一脸的不容违逆!
  张绮看着他,看着他,突然的,她嫣然一笑!
  在夫君身边时,她这样的笑,是清亮的,幸福的,也是妩媚的。现在面对新帝,她这一笑,只有无边妖媚!
  妖媚地笑着,张绮那细小的,不盈一握的腰肢,以一种不见刻意的韵律,极诱人心魄地扭动起来。
  大殿中突然安静下来,笑声不再,取而代之的,是种种加粗的呼吸声。
  这一刻,他们突然发现,那个刚才还显得娴静的美妇人,这一转眼便变得烟视媚行起来,那随着行走扭动的腰肢,那丰臀,那白嫩的小手,那美妙身躯上的每一个角落,都在浮日阳光下折射出一种勾人心魄的艳光!
  果然是张氏绮姝!
  美目流转中,张绮巧笑倩兮地扭向新帝。
  这是与生俱来的。
  似乎从长大成人,她的面容和身体如鲜花般绽放开始,她便每一个眼波流转,每一次挥手顿足,都可以轻而易举地做到风姿撩人。不过,她毕竟出自名门,又是个良家妇人,平素里,她的一言一行,都百般注意着。只有与夫君在床第嬉戏时,这种种惑人风情,才不由自主地流露出来。
  不然,他怎么会说她“肌肤莹润,内媚动人?”
  他怎么会想到刻意带她前来,再把她献给新帝,以媚好于上?
  随着张绮地走近,新帝的呼吸越来越急促,瞳孔也越来越扩大。
  她堪堪靠近,还不曾拢身,他已迫不及待伸出手,抓着她的手臂一扯,便带入自己怀中。
  搂着她的细腰,新帝在她胸前深深一嗅,然后闭上双眼,陶醉的,欣悦地感叹道:“果然是绝代佳人。”
  他睁眼打量着怀中肌肤如玉,饶是这炎炎夏日,却触手冰凉,让人心悦神怡的美人儿,心下一酥。搂着她坐在大腿上,灌了一口酒给她哺下,再低头看向把美人儿献出来的臣子,新帝满意地说道:“爱卿献妻之功,朕记住了。”
(书本网:www.bookbenw.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