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仙株+番外 作者:佳奇(七)

时间:2017-11-05 15:50 标签: 种田 修仙 平凡生活
上那是大打折扣,洛夕他们在这种情况下把它封入了封兽符之中,倒也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要说是连主人也一并收拾的话,那就有些令他意外了,没有人会比做为兽灵谷的老祖的他更明白,拥有金丝蟒在手的修士,在实力上,根本就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 此
上那是大打折扣,洛夕他们在这种情况下把它封入了封兽符之中,倒也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要说是连主人也一并收拾的话,那就有些令他意外了,没有人会比做为兽灵谷的老祖的他更明白,拥有金丝蟒在手的修士,在实力上,根本就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
  
  
  
  此时看到控兽器的兽灵谷老祖,看向慕容轩跟洛夕的目光已经有些变化了。这东西,想要拿到手,可比金丝蟒这个大块头还难得多啊
  
  
  
  只不过,这些事情,倒不是他应该问的事情。兽灵谷老祖干脆不问来历,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金丝蟒身上。这一次,放在他面前的,并不只是在修真界已经算是绝版的金丝蟒,还是对于兽灵谷有着非同一般的象征意义的灵兽。以及连他也有些难住的控兽方法。如果把这些问题解决了的话,对于兽灵谷来说,那收获之大,恐怕是其它任何门派都比不上的。
  
  
  
  知道一时之间不会有什么结果的洛夕,把一切托付给自家怪老头师父之后,就再一次回到了她师父的洞府,开始认真的闭关了起来。
  
  
  
  怪老头的洞府,在位于百草峰不知道哪一个位置的地方,每一次进入都是凭借着传送符的洛夕,从来都没有弄清楚过这个问题。
  
  
  
  在外表上来看,它也是一座并不算太出众的山峰,而且,还是一座看起来不算太高的山峰,但是,洛夕虽然才来一两次而已,却每一次都小心翼翼。她不知道这座山峰上的洞府里住的是些什么人,也从来都没有跟怪老头问过这种问题。但是,现在已经算是阵法小有所成的她,一路上看到的几座洞府,没有一座简单的。所以洛夕老实的缩起头来做人,对于不应该问的不问,不应该看的不看。老老实实的闭关修练,增加实力才是正事
  
  
  
  修练,对于修真者来说,几乎可是说是跟世俗界的人的睡觉一般重要,一般自然。那种灵气慢慢的滋润着身体的感觉,舒服的让人忍不住上瘾。
  
  
  
  修为的累积的过程虽然长,但是对于陷入修练之中的修士来说,根本就体会不到时间的变化。他们只是沉浸在修练的美妙之中,做了一个长长的美梦罢了。梦醒十分,带来的变化却也同样喜人。
  
  
  
  而洛夕体内那无色的真元,在这一圈一圈的流转之中,开始慢慢的增加增加再增加的过程,然后直到某一个顶点的时候,就突然间如煮沸的水一般,燥动无比,其中甚至有一丝丝轻烟从里面逸出来,等到它再一次安静的时候。才发现,那原本就无色的真元,好似更透剔了几分,只是这量,却也好似随着那逸去的轻烟,减少了十成十
  
  
  
  不过,没关系,这减轻了负担之后,真元奔跑的速度那就更快了。并且,在奔跑的过程中,还有着无数新的成员加入其中,它,又再一次慢慢的壮大了,一直壮大到足以再一次发生质变为止。
  
  
  
  如此两三次之后,洛夕的身体内再度发生了变化,筋脉内原本就是透明不可见的真元,此时更是直接消失无踪了,筋脉更是不知道受了什么样的影响,开始微微的出现变化,那种微妙的一涨一缩的感觉,就好似在随着心跳一般跳动着。这……正是突破的前兆。
  
  
  
  而丹田里那一颗孤单的纯金色小圆球,更是以一种奇妙的律动方式,不知停歇的转动着。仔细一看,它的周围好似还隐藏着什么,时不时的若隐若现之间,熟悉的阴阳八卦再现。只不过,它的影子,却已经越来越模糊,一直到完全看不见唯止。
  
  
  
  而与此同时,静坐着进入深层修练不知道多长时间的洛夕却微微睁开了双目,黑亮的眸子微微睁开,目光中好似有一道模糊的影子一闪而过。但认真看时,却并没有任何差别。甚至就是眸子中的光彩,也都完全的被掩盖了起来,如果有修士在旁观看见的话,肯定会惊讶的叫出声来。
  
  
  
  并不知道此时自己的情况的洛夕,仔细的查看了自己的修为一番,对于自己在即将突破之时还醒了过来,有些意外,也有些疑惑,但是心中,却有一种直觉,让她站了起来,决定先出去一下,再回来继续闭关。
  
  
  
  虽然,像这种小突破,并没有心魔的的考验,但是在此时,洛夕并没有想那么多,只是遵守着心中那种最直觉的冲动,就那么做了。
  
  
  
  但,当她踏出了她的修练室的时候,却看到了早就等着她的怪老头。让洛夕的心中很是意外,她决定出关也是临时的,她师父又是如何知道的呢?
  
  
  
  怪老头一看到自己的徒弟出来,正想要说些什么。可当他看清楚了洛夕的情况之后,不由得双目圆瞪,完全不敢相信的一闪身就握住了洛夕的手腕,一丝真元快速的冲进了洛夕的身体之中,那畅通无阻的样子,甚至让怪老头半点都没有注意到洛夕筋脉中与常人的不同之处。
  
  
  
  “洛夕丫头,这是怎么一回事?难道你也在海域中受了什么伤不成?怎么会这样,闭了一个关,为何连修为都没有了?赶紧告诉我老人家是怎么一回事?”
  
  
  
  “受伤?没有修为?”洛夕一头雾水的看着一向不淡定的自家师父,今天他是怎么了?怎么他说的话,她一句话也听不懂呢?她不是好好的吗?
  
  
  
  一边想着,洛夕还不忘记下意识的查探了一番自己的修为,确实,半点也没有问题啊如果真的要找出一个算是问题的问题的话,那就是她的修为,已经到了突破边缘的临界点了,就只需要那么临门一脚,那已经为她开了一道超大缝隙的下一层之门,就可以轻易的打开。虽然,按常理来说,她这个时候不修练确实是怪异了一点。可也不至于引得怪老头这样的老祖如此意外啊?
  
  
  
  怪老头不知道洛夕在想些什么,心急的他,揪着洛夕就急急的向外跑。不过,这一次,他并没有直接离开他的洞府所在的地方,而是拉着洛夕,就向峰的上面冲去。
  
  
  
  还没来得及想清楚怪老头话中的意思的洛夕,就那么身不由己的被拖着跑,甚至连满肚子的疑惑,也来不及问出来。
  
  
  第一百一十一章竟然被当做间谍了?
  
  
  
  紧跟在怪老头后面的洛夕,被怪老头拖得有些难受,下意识的为自己加了一个轻风术,仅仅是筑基期的小法术,以她结丹期的修为用起来,那速度也是难得的。在这种情况下,用起来恰好不过了。
  
  
  
  怪老头拖着洛夕,很快就来到了接近山顶处,然后就突然的停在了一条羊肠小道前面,掐起了手决,正打算发符通知里面的人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他的怪德行,赶紧转头想要给自家徒弟说道一下。嘴才一张,突然间又发现了不对,到嘴里的话立刻变成了另外的内容。
  
  
  
  “乖徒弟,你待会要……咦,不对,你这是怎么一回事?轻风术?怎么可能?你刚才的修为……不是没有吗?怎么可能用得了法术?难道是用符录了,不对啊,这分明就是法术,如里是符录了洛夕丫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赶紧给我老人家说清楚”
  
  
  
  “没有修为?我吗?”洛夕诧异了,完全不敢相信的指着自己的鼻头,在怪老头太过于凶恶的目光之下,洛夕咽了咽口水,老头的摇摇头,道:“我的修为好好的啊哪里会没有修为呢?不信,您看”
  
  
  
  为了增强自己的说服力,洛夕真元微微一转,用得其熟无比的丹火,就直接从她的手掌心冒了出来,只是,当丹火一出现的时候,就连洛夕自己,也诧然了
  
  
  
  “这……是我的丹火吗?”洛夕很不确定的看向怪老头,可是怪老头看她的目光却更奇怪,好似迷惑,好似不解,又好似震惊
  
  
  
  “那个……师父,你看得到它吗?”洛夕暗自咽了咽口水,再一次不确实的问,一边说着,还不忘催使着手心那巴掌高的丹火连续的变幻了好几个形状。可是那透明的丹火,她的神识分明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它的存在,但是她的眼睛,就是半点也看不出任何的异样,反倒她那傻傻的举起手的样子,让她自己都颇为脸红。
  
  
  
  这样的情况,让洛夕的心中,有一种非常不确定的感觉,难道,从刚才开始,她师父的惊讶,以及激动,和意外行动,完全是因为她?
  
  
  
  或许……刚才的没有修为,受伤这些话,并不是口误?也不是她师父太不着调?那么……她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在她师父的眼中,看到的她又是什么样子?难道,透明的真元,真的可以连她师父这样的元婴老祖也瞒骗过去吗?还是,只是因为她师父太大意了而已?
  
  
  
  一老一少,都是满腹的疑问,满心的惊奇。任由两人经历的再多,在眼前这种关心则乱的情况下,也一时没有整理出个头绪来,就在两人打算回去好好的讨论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两人前面的山路突然起了变化。
  
  
  
  前面的羊肠小道突破向两面扩展开来,原本只是乡间小路,瞬间也变成了整齐的青石大道,与此同时,道路两边的各种不起眼的杂草,也成了奇花异草,风中甚至还带着微微的香味。浓郁的灵气,更是飘荡在其中,让洛夕甚至的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难道,又是阵法的效果不成?
  
  
  
  这一次,还真被洛夕猜中了,不过,却也同样猜错了,这里确实是阵法的效果不假,但是,这些东西却全是真的,反倒是她最初看到的羊肠小道,才是障眼法,而且,原本距离她不算太远的山峰顶,也因为这座洞府的出现,突然变得距离她好远好远了。
  
  
  
  只是,当洛夕确定了这一切的时候,她却已经被定在了原地,除了两只眼珠可以转动一下之外,全身上下,根本就半点都动不了。而且,还有一个胡子拉杂的,看不出面貌的怪老头,围着她转圈圈,时不时的还在她身上动手动脚,神识真元更是东探探,西查查,可看了半天,却还是越看越迷惑。
  
  
  
  甚至就连洛夕都在何时已经可以行动自由的时候他都没有发现,直到好久好久之后,洛夕的手一不小心在他眼前晃过之时,他才恍然般说道:“你可以动了?”
  
  
  
  不等洛夕的回答,他又继续自言自语般的接道:“真的可以动了。那小怪物说的是真的了?真是奇怪了,这小怪物的徒弟,怎么也是小小怪物?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你的真元又藏在什么地方?为什么我就发现不了呢?难道是……”
(书本网:www.bookbenw.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