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错嫁良缘之一代军师(出书版) 作者:浅绿(上)

时间:2019-06-26 09:55 标签:
第一部分 第1节:楔子 血八卦盘(1) 楔子 血八卦盘 今夜的月亮异常明亮,却被一层血红色云雾笼着,使得原本清雅的月华,看起来阴森异常,连空气中仿佛也透着血腥味,凌晨两点的夜晚格外的寂静,只有树叶摩挲得沙沙作响,没有人会去在意夜空的诡异。 一辆本田
 
  第一部分
 
  第1节:楔子 血八卦盘(1)
 
  楔子 血八卦盘
  今夜的月亮异常明亮,却被一层血红色云雾笼着,使得原本清雅的月华,看起来阴森异常,连空气中仿佛也透着血腥味,凌晨两点的夜晚格外的寂静,只有树叶摩挲得沙沙作响,没有人会去在意夜空的诡异。
  一辆本田越野警车呼啸而来,一个漂亮的甩尾,车子在法政楼前停了下来。车门打来,一双修长的腿潇洒地跨下车,来人是一名年轻女子,高挑清瘦的身材不低于175公分,细碎的短发清爽利落,素白的衬衫有些皱。大半夜的,她的精神看起来异常的好,眼神执著坚定。
  顾云微微眯眼抬头看去,漆黑一片的大厦还有一间房间亮着灯,十三层解剖室!她唇角轻扬,卓晴不接电话,十有八九还在解剖尸体!她走进大楼,门卫大伯立刻走了出来,看清来人,大伯熟络地笑道:"顾队长,来找卓法医啊?"
  顾云点头回道:"嗯。"
  "我刚才巡夜的时候看见解剖室的灯亮着,她应该还在忙呢,你们还真是辛苦啊!"都凌晨两点了,一个还在解剖,一个还要过来等资料,刑侦这行真不好干。
  顾云微微一笑,熟练地推开楼梯间的门,迈开长腿,朝着十三层走去。一般情况下,她都不会乘电梯,她没有幽闭恐惧症,只是单纯地懒得等而已。
  看着那道清瘦的背影消失在楼梯间,门卫大叔失笑摇头,"两个工作狂。"他在这栋楼里做了十几年门卫,工作狂见多了,年轻人,能吃苦是好事,这两个娃,不用几年,一定能升职!
  走进十三层,走廊上的灯还亮着,但是所有办公室的门都已经锁上,顾云并没有去解剖室,而是斜靠在卓晴的办公室门外,思索着近日发生的连环凶杀案。
  半个小时后,浅浅的脚步声由远及近,顾云眯眼看去,卓晴一脸疲惫地走出解剖室,她身后的记录员邢蓝也是满脸倦容,抱着一箱证物紧紧地跟在她身后。
  "怎么样?验尸报告出来了吗?"才走近办公室,两人立刻被堵了个正着!看着斜靠着门框,精力充沛的顾云,邢蓝哀号,"顾队长,您也太夸张了吧!现在是半夜三点耶!"
  顾云轻轻挑眉,笑道:"所以呢?"
  挫败地垂下肩膀,邢蓝无奈地回道:"所以您稍等,我马上去整理,天亮之前一定有结果!"难怪顾队长和卓医生能成为好朋友,两个人都是工作狂!
  看着耷拉着脑袋走进办公室的邢蓝,顾云扬声笑道:"多谢了!"
  卓晴已经打开对面她的专属办公室,顾云立刻跟了进去,还没来得及开口,卓晴特有的清冷低音缓缓响起,"怎么,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啊?"
  "去你的!"白了她一眼,顾云斥道:"这一个月以来频发女性被杀案件,李局眼睛都快喷火了,现在刑侦二队的人,哪里还分白天晚上!"
  卓晴随手扯下固定发丝的钢笔,一头过腰长发立刻垂下,她疲惫地靠坐在沙发上,半眯着眼,懒懒地问道:"昨天省级散打比赛的结果有没有悬念?"
  "没有!"说起这个她就来气,案子这么多,局领导还一定要她参加省里的比赛,每年都是她拿女子组第一,还有什么好比的!看着卓晴舒服得快要睡着的样子,顾云轻拍她的肩头,低笑道:"我说大小姐,我在和你说案子!"
  眼睛轻眯着,卓晴的声音懒散,却依旧清冷明晰,"这个死者确实与前三宗命案里的死者有共同之处,都是被掐住气管,窒息而死,而且十个手指的指甲都被拔除。从杀人手法上看,属于同一种手法,如果真是一起连环杀人案,按照尸体的腐烂程度看,这个女死者是第一个受害人。"
  听着卓晴的分析,顾云也在办公室里来回走着,思考案情,忽然发现办公室门口有一个隐隐反射着亮光的东西,走过去捡起来一看,那是一面镶嵌着八卦图形的金色小盘,会装在证物袋里的,应该是证物吧。
  走到卓晴面前,顾云问道:"这是什么?"
  缓缓睁开眼睛,看清顾云手里的东西,卓晴暗骂,邢蓝这丫头,做事总是这样毛躁,这么重要的证物也能丢!坐直身子,卓晴回道:"死者衣服口袋里找到的,等检验科的同事检验之后,应该就会到你手上了。"
  一听是这宗案子的证物,顾云立刻来了精神,办公室只开了盏小台灯,顾云索性掀开百叶窗,借着今晚异常明亮的月光仔细研究了起来。眼睛专注地盯着手里的东西,顾云完全没有注意到暗黑的夜空在她拿出八卦盘对着月亮的时候,渐渐被猩红色的流云所覆盖。
  奇怪,刚才看明明是金色的,怎么现在看,就变成红色了呢?!难道反面是金色?翻过来细看,另一面也是一样的血红八卦图,整个小盘子似乎还隐隐透着红色的光芒,怎么会这样?!
  "嘶--"心里疑惑着,手上忽然一痛。
 
  第2节:楔子 血八卦盘(2)
 
  卓晴起身走到她身后,问道:"怎么了?"
  低头查看手指,只见食指上一道深深的血痕,几滴鲜红的血落在证物袋上,顾云无所谓地笑笑,"没什么,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划了一下。"
  手指上的伤口很深,血还在滴滴答答地流着,顾云漫不经心的样子让卓晴皱眉,从旁边的书架上拿来药棉,捂在伤口上,卓晴冷冷地哼道:"按住伤口!"
  顾云翻了个白眼,不就是一点小擦伤嘛!
  按着伤口的药棉,很快又被血浸湿,卓晴锐利的眼微闪,什么东西这么锋利,竟然连止血都困难?!拿过顾云手中的东西一看,卓晴大惊:"怎么会这样?!"
  什么让一向冷傲的卓法医大惊失色啊!顾云也好奇地伸过头来,一看之下,顾云也惊异地低叫道:"血……渗进去了!"
  原本滴在透明证物袋外的血滴不见了,血居然出现在血红八卦图之上!!怎么会有这种事,血液穿透了证物袋……
  "糟了!"一怔之后,两人异口同声地叫道:"这回报告难写了。"
  两人相视苦笑,头疼着如何解释顾云的血液为什么会出现在证物之上,谁也没有注意到,那滴渗入八卦盘的血迹,正沿着弧形的沟槽,流入阴阳相交的中心……当血液落入中心的那一刻,八卦盘忽然放出一道极强的红光,卓晴和顾云都没有反应过来,只觉得眼前一黑,软倒在地。
  光芒一闪而过,主检法医室里,还是那盏小台灯,地上躺着两个晕倒在地的身影。
  顾云手上血流不止的伤口已恢复如初,没有一丝伤痕。金丝八卦盘稳稳落在她们的身侧,毫无异状。窗外的天际,月华清朗,一切都是那样的平静。
  瓢泼的大雨伴着轰鸣的雷声,大风将残破的窗户吹得东倒西歪,啪啪作响!不大的破庙侧屋里,蜷缩着三个年轻女子,大红的嫁衣,在这漆黑阴森、到处透露着陈腐之气的庙宇中,显得格外诡异。
  屋里没有灯,偶尔的闪电会将破庙照亮,一道道利剑般的电光,每闪一下,都仿佛直劈入地,扎眼的白光,震耳欲聋的惊雷声,让看起来年纪最小的女子惊恐地缩起身子。
  用力拽着大姐的胳膊,青末低泣道:"大姐,我们现在怎么办?我好怕!"
  又是一道电光闪过,终于能看清几个女子的样貌,三人皆是豆蔻年华,各有风华,绝美的左脸,能让所有女人嫉妒,男人倾慕。只可惜,她们右边的脸颊,被划了两道深深的刀痕,几乎毁了整个右颊,在这电闪雷鸣的夜里,看着颇为狰狞。
  轻拍着小妹的肩膀,青灵面如死灰,低喃道:"过了这座山,就出了皓月国了,难道我们真的没有办法摆脱成为礼物的命运?"
  "我不甘心!"倔强的眼死死地盯着破庙外雷电交加的雨幕,青枫紧咬着的下唇几乎破皮流血。
  缓缓抬起头,靠着青枫的肩膀,青末懂事地小声安慰道:"二姐,你别害怕,听说你要嫁的那个楼丞相,是难得的谦谦君子,文治武功,无不出类拔萃,他,应该不会亏待你的。"最可怜的是大姐,要被送进宫里,传说穹岳王喜怒无常,嗜血霸道,温柔娴静的大姐怎么受得了!
  青枫嗤之以鼻,"谁稀罕!"转过身,一手握着大姐的手,一手握着小妹的手,青枫狠狠地低吼道:"我好恨!凭什么穹岳国主一句话,就可以为所欲为!凭什么皇上的无能,要我们青家去承担!凭什么他杀死了我们的爹娘,我们还要作为他进贡的礼物去讨好穹岳!"
  轻柔地抚摸着青枫因为嘶吼、仇恨而变得扭曲的脸,青灵低叹道:"就凭穹岳是六国之中的霸主,各国朝拜。就凭皇上是一国之君,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谁让我们只是几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命运从来都不是掌握在她们手里的。
  甩开青灵的手,青枫霍然起身,背过身去,不甘地回道:"女子又如何!我就是不去穹岳!"
  看看二姐倔强的背影,再看看大姐忧虑的脸,青末怯怯地说道:"就连这张人人倾慕的脸,我们都毁了,他们还是要把我们送到穹岳去!二姐,我们根本没有办法改变什么,不是吗?"
  手轻轻抚摸着如今仍旧痛入心扉的脸颊,青枫深吸一口气,咬牙回道:"就是死,我青枫也绝不任人摆布!尤其那个人,还是双手沾满了爹娘鲜血的昏君!"
  青灵一惊,急道:"枫儿,你想干什么?"
  缓缓转过身,青枫双手紧握成拳,坚定地说道:"姐,我要留在皓月,留在爹娘身边,即使留下来的,是我的尸体!"
  迎合着枫儿的话一般,一道玄白的闪电直劈而下,亮光照在枫儿的脸上,青灵看见了她的坚持和决绝。
  罢了,紧紧地抓着青枫的手,青灵忽然觉得如释重负,淡笑道:"好!姐姐陪你,反正活下去对我来说,已经毫无意义。"不用去想将来要面对的一切,或许是一种解脱!
 
  第3节:楔子 血八卦盘(3)
 
  半蹲在地上的青末也赶紧起身,抓着她俩的手,急道:"姐姐们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末儿无论如何,也不离开你们!"
  青灵迟疑了,心疼地看着一脸单纯的末儿,她或许还不明白死的意义,她才十五岁啊!
  迎着末儿那双清纯的大眼睛,青枫也心如刀绞,但是一想到她要许给那个据说战场上出了名的冷酷屠夫,青枫立刻打了一个寒战,说道:"大姐,末儿这样单纯善良,留她一个人在世上,也只会受苦而已,今天我们就在这破庙里,一家团聚吧!"
  看着三双交叠在一起的手,青灵忽然觉得心里暖暖的,仿佛是为了说服自己,青灵用力点头,说道:"好!一家团聚最好!"三人抬头看了一眼顶上的房梁,默契地相视一笑,这是爹娘离世以后,她们第一次笑,因为过了今天,她们再也不会分开了!
  利落地解下腰间的红绸腰带,将这身绚丽的红衣扒下来,只着一身素白中衣,轻抛红绸穿过房梁。三人站在残破的方桌之上,将脖子套入红绸之内,没有迟疑。
  青灵看了一眼身边的姐妹,闭上眼睛,轻声说道:"枫儿,末儿,下辈子,我们还做姐妹!"
  "嗯!"青枫、青末用力点头。三人手牵着手,轻踢方桌,红绸倏然紧绷,三条鲜活的生命渐渐流逝。
  押送青家姐妹去穹岳的士兵正在破庙的正殿休息,眼看着快停的雨,忽然又有瓢泼之势,闪电惊雷越见疯狂,像是要把这间本就飘摇的破庙劈个粉碎。
  其中一个小兵缩了缩脖子。现在还是春天,他长这么大,还没见过春天下这么大的雨呢!随意扫了一眼青家小姐所在的侧殿,这一看可把他吓个半死,在一道道闪电的白光下,三条直挺挺的影子在半空中荡来荡去,衣袂翻飞!怪叫一声,小兵连滚带爬地跌在李旭面前,惊呼道:"鬼……有鬼啊!"
  "什么?"李旭一怔,顺着小兵的视线看过去,三条飘摇的影子也让他惊出了一身冷汗!青家小姐上吊了!李旭急忙起身踢开侧殿的房门,只见红衣满地,三双殷红的绣鞋就在眼前晃荡着,李旭吓得后退一步,嘴上慌乱地叫道:"快快快!把她们弄下来!"
(书本网:www.bookbenw.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